“小叔,表闹~小叔身材好【完结】顾从安 江念夏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2-23 01:19:47

 
小表妹小说
  点击加入每天观看最新小说哦!
关注


【书名】一夜纵情,禁欲小叔身材好【完结】顾从安 江念夏

【文案】【486章】

“啊啊啊!我男神身材真的巨好,八块腹肌还有人鱼线~”某女捧着一张花痴脸盯着杂志封面的男模两眼直冒光~某男挑了挑眉,勾唇一笑,径直宽衣解带起来面不改色:“哦,宝贝儿你男神在这里,不就是八块腹肌,人鱼线、大长腿么?我也有。随你摸不要钱。”

某女微笑脸:“小叔,表闹~”

下一秒钟已经是男上女下了,某男得意的勾了勾唇角:“老婆,其实我不止身材好,技术更好。”

                                            

第1章


    超级豪车缓缓启动。


    冷冽的气息充斥着车厢,司机下意识缩了缩脖子。


    总裁平时就够冷的了,今天更是寒冷刺骨。


    车子驶出了别墅大门,司机小心翼翼的问道:“总裁,咱们这是要去哪里?”


    顾从安俊美非凡的脸上,一片冷凝。


    他没有回应,司机只得慢慢的向前开。


    一会儿过后,顾从安的电话响了。


    “总裁,查到了,小小姐在酒吧街。”


    电话里的声音,快速而又恭敬。


    顾从安虽然只是江家的养子,但谁都知道,江家是因为有了这个二少爷,才能拥有现在的超凡地位。


    “嗯,保护好小小姐。”


    顾从安挂断电话,对司机下达了去酒吧街的命令。


    念念是大哥的女儿,也是他一直宠溺的小侄女。


    没想到,他只是出国几天,小丫头竟然就惹下了麻烦。


    顾从安墨黑的眸中,闪过一抹担忧。


    ……


    几十分钟后。


    顾从安在酒吧角落里,找到了正抱着酒瓶,喝的烂醉的江念夏。


    他刚一走近,便看见一个染着红毛的小混混,赖坐在江念夏旁边,还冲江念夏轻佻的吹了声口哨。


    “美女,看你都喝醉了,我送你回去吧。”


    说着,那小混混便伸手,朝江念夏纤细的腰间横了过去。


    下一瞬间,那小混混的手,还没有碰到江念夏纤细的腰,便被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掌,狠狠的扼住了手腕。


    只听见咔嚓一声脆响,顿时响起了小混混的惨叫声。


    酒吧里面震耳欲聋的dj声,很快的将小混混的惨叫声压了下去。


    顾从安危险的微眯起眼眸,冲那小混混不耐烦的吐出一个字来:“滚!”


    本来还想闹事的小混混,抱着自己受伤的手腕,才刚一对上顾从安微眯的眼睛,浑身顿时一凉。


    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的对手,那小混混哪里还敢闹事,抱着手腕灰溜溜的跑了。


    顾从安气的不轻,这才将目光落在喝的烂醉的江念夏身上。


    原本白皙如玉的脸颊,因为喝醉了酒的缘故,染上了些绯红。


    如小鹿般无辜的眼睛,蒙上了层薄薄的水雾,正迷离的盯着顾从安看。


    头发乱糟糟的,就连身上的白色蕾丝边的短裙,都有些皱巴巴的。


    估计隔的老远,都能闻到江念夏身上散发出的酒精味了。


    “小叔?嘿嘿,小叔你怎么来这里了?”江念夏歪着头,指着顾从安傻兮兮的笑道。


    她顿了顿,又拿起桌上的一瓶酒,塞到了顾从安怀里:“小叔来陪我喝酒。”


    顾从安脸色冷的简直跟十二月的寒冰,有的一拼了。


    他拿开了自己怀里的酒瓶,伸手一把拎住江念夏裙子的后领,将江念夏从卡座上拎了出来。


    顾从安一米九三的身高,江念夏才一米六七,轻易的简直跟老鹰拎小鸡似的。


    被拎住的江念夏十分不满的皱着眉挣扎。


    她抬起小脸,对上顾从安那张如寒冰似的脸道:“小叔,你放开我,我还要喝酒,你快放开我。”



第2章


    “回家!”顾从安盯着江念夏,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来。


    一听说要回家,江念夏顿时像是只炸了毛的猫似的,只差没跳起来了。


    她挣扎的更厉害了,冲顾从安道:“我不回家,不回家!!!”


    顾从安拿挣扎着要跑的江念夏,没办法,索性直接将江念夏按进了自己怀里困住。


    他的眼神顿时柔和了几分,透着抹心疼,带着几分无奈安抚道:“好好好,不回家不回家。”


    听见顾从安答应了,江念夏这才老实下来。


    她像小时候一样,在顾从安的怀里蹭了蹭,找了个舒服温暖的角落,埋住了自己的小脸,双手下意识的也环住了顾从安的腰。


    感受到怀里江念夏的动作时,顾从安浑身顿时一僵。


    顾从安这一愣神间,便听见江念夏十分委屈的声音,在怀里呢喃道:“小叔,我没推那个坏女人,是她自己故意摔倒流产的,不是我。”


    小丫头嘴里的坏女人,说的是她父亲的情人林慧茹。


    母亲去世不久,父亲就带着情人回家,难怪小丫头受不了。


    顾从安的眸子里,弥散一片冰寒。


    不管林慧茹的流产与小丫头有没有关系,他都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小丫头,包括大哥江年海。


    而且,顾从安太了解江念夏了。


    小丫头其实就是只纸老虎,从来做不出那些伤害人的事情。


    他轻拍念念的背,干净低沉的声音,缓缓道:“念念,我相信你。”


    “小叔,我不回家。”


    江念夏在小叔怀里挪动了一下身子,睡得更加舒服。


    顾从安见小丫头坚持不回家,只好就近找了家酒店。


    开房间的时候,酒店前台还用那种十分暧昧的目光,在顾从安和被他抱在怀里的江念夏身上转了一圈。


    顾从安比江念夏只大七岁,江念夏十八岁,顾从安二十五。


    男俊女美两人现在这幅样子,还真像是来开房的小情侣,也怪不得人家误会了。


    不过,收银小姐在对上顾从安那张冷峻的面容时,顿时吓的不敢在多看了。


    以至于让她忽略了顾从安那莫名微微泛红的耳尖。


    顾从安抱着江念夏回到房间,轻手轻脚的将睡着的江念夏放到床上,帮江念夏盖好了被子。


    顾从安这才走到了落地窗前,抬手扯了扯领带,顿了顿这才拿了手机出来,拨了江老爷子的号码出去。


    电话响了没几声就接通了,江老爷子着急的声音急急忙忙传了过来:“从安,念念找到了没有?”


    “爸,你别担心,念念已经找到了。”


    顾从安听到江老爷子长舒了一口气,这才又接着道:“不过念念现在不肯回家,我在酒店开了间房让她暂时休息了,明天我带她回家。”


    江老爷子听着忙放心的道:“好好好,念念没事就好了,那麻烦你照顾念念一晚了。”


    江念夏从小就跟顾从安的关系好,顾从安也向来很疼江念夏。


    所以让顾从安照顾江念夏,江老爷子很放心。


    顾从安应了声便结束了通话。


    刚挂电话的顾从安一回头,便看见原本在床上躺着的江念夏,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


    她正坐在大床上,一只手撑着额头呢喃:“水,张妈帮我倒杯水……”


    张妈是江家的佣人。


    江念夏醉的不轻,人都糊涂了。


    顾从安听见江念夏的声音倒了杯水过来,扶着江念夏的肩膀,将水杯递到江念夏的嘴边道:“张嘴。”


    听见顾从安的声音,江念夏这才朝声源处望了过来,对上顾从安这张俊脸时,江念夏愣了愣皱着眉:“小叔?”


    江念夏脸蛋红红的,眼神迷离,显然还是在醉酒的状态。


    顾从安皱眉,将水杯直接碰到了江念夏的红唇道:“先喝水。”


    “哦。”江念夏十分听话的,就着顾从安的手喝了一大半杯水。


    见江念夏喝够了,握着杯子的顾从安正准备起身,将杯子放回桌上。


    结果才刚一起身,自己的腰就环上了一双柔软的,像是藤蔓似的双手。


    顾从安浑身骤然一僵。


    隔着薄薄的一层衬衫,顾从安甚至能感的到,江念夏身体传来的热度,烫的顾从安有些无所适从。


    “小叔,你要去那里?”江念夏十分不满的声音响起。


    顾从安声音莫名的低哑了几分:“念念,你先松开手。”


    江念夏听见顾从安的这句话,顿时红唇一扁。


    像是受了打击似的,小鹿般的眼眸里,顿时蒙上了一层水雾。


    她委屈的道:“小叔也讨厌我了对不对?我就知道你们都讨厌我,都不要我了……”


    说到后面江念夏的声音顿时哽咽了起来。


    说着江念夏像是赌气似的,用力的拽了顾从安一把。


    本来打算转身的顾从安,被江念夏这么用力一拽,脚步一个不稳。


    只听见砰的一声响,杯子掉落在地上摔的四分五裂。


    紧接着大床又是砰的一声闷响声。


    只见脚步不稳的顾从安,直接摔进了大床上,双臂撑着将江念夏压在了身下。


    江念夏显然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


    她瞪大了湿漉漉的眼睛,傻傻的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顾从安。


    两人挨的太近了,近到两人的呼吸都交融在一起。


    江念夏那泛着诱人水光的红唇,离顾从安只有四五厘米的距离。


    只要他一低头就能轻易的吻上……


    顾从安那双深邃如星海一般的眼眸,渐渐幽深了起来。


    一直被顾从安压抑在心底深处的怪兽,在这一刻冲破了层层的束缚,暴露了出来。


    顾从安这样想着也这样做了,随即低头吻上了江念夏那诱人的红唇,辗转反侧。


    最后像是失去了控制一般,霸道无比的,用舌尖撬开了江念夏柔软的红唇,攻城掠地了起来。


    江念夏迷迷糊糊的,被吻的缺氧,脑子里面一片空白。


    只知道跟着自己身体本能的感觉走。


    她下意识的伸手环住了顾从安的脖颈,将顾从安拉的离自己更近了一些。


    江念夏的这个下意识的动作,对顾从安来说就像是邀请一样。


    顾从安再也克制不住。


    他的大掌落入了江念夏的衣服内。


    房间里面顿时一片春意盎然。


    “疼,太疼了……”江念夏搂着顾从安的脖颈,窝在顾从安的怀里,疼的眼泪都出来了。


    顾从安听见江念夏下意识的呢喃声,隐忍的皱了皱眉停下动作。


    他凑上去,一颗一颗吻去了江念夏的眼泪,等着江念夏适应之后这才继续。


第3章


    两人都是第一次,混乱的就像是战场一样。


    到最后结束,两人都是累的出了身汗,也顾不上洗澡了,折腾的实在是太晚了。


    顾从安伸手,将江念夏紧紧的搂在怀里,便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江念夏是被热醒的,感觉自己像是抱着一个大火炉似的。


    一睁开眼睛的江念夏,便对上了一堵精瘦的肉墙……


    江念夏愣了愣,这才后知后觉的感觉到,自己浑身像是碾压过一般的疼。


    尤其是腰……


    感觉像是要断掉似的。


    脑子里面顿时涌入一些断断续续的片段……


    那些暧昧的画面,以及顾从安那张挂着汗水的俊脸,性感低沉的喘息,江念夏浑身顿时一僵。


    目光一瞬一瞬的往上移,然后看见了顾从安那张安静的睡颜。


    江念夏只觉得自己脑子里面,突的嗡的一声炸掉了。


    她……她她竟然跟自己的小叔滚床单了……


    虽然……虽然并不是她有血缘关系的亲叔叔。


    但是,但是那也是跟她一直依赖着的,朝夕相处的小叔啊!!!


    江念夏回过神来后,脑子里面跳出来的第一反应就是跑!


    害怕吵醒顾从安,江念夏连呼吸都不敢大喘气,轻手轻脚的,从顾从安的怀里退出来。


    江念夏捡起地上的衣服胡乱穿上,顾不上自己身体上的不适,拿起包包逃似的就离开了酒店。


    一出酒店,江念夏的理智总算是回来一些了。


    想起昨晚上发生的荒唐事,江念夏胸腔里的心脏,莫名的就加速跳动了起来。


    已经满十八岁成年了的江念夏,虽然是第一次跟人滚床单。


    但是作为学霸一枚,江念夏的生物学的很好,离开酒店后便去药店,买了事后药吃了。


    她记得昨晚上,顾从安是没有做任何安全措施的。


    吃了事后药,江念夏刚把手机一开机,便接到了江老爷子打过来的电话。


    江念夏莫名有些心虚的,暗自做了几个深呼吸,这才接通了电话。


    她离家出走这么久,爷爷肯定很担心。


    电话刚一接通,果然便传来了江老爷子担心的问道:“念念,起床了没有?起床了的话就回家吧,我让张妈给你包了你喜欢吃的藕肉水晶饺子,爷爷等你回来吃早饭。”


    江念夏听着爷爷的声音,眼圈顿时一红,有些愧疚的低声道:“爷爷,我知道了,这就回来。”


    江老爷子听见宝贝孙女答应了,顿时连连笑了起来连声应好。


    结束电话后,江念夏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去江家主宅了。


    顾从安睡到自然醒,刚一睁开眼睛,便下意识的微微低头,朝自己怀里看了过去。


    怀里空空如也,没有看见自己意料之中的人儿,顾从安顿时狠狠的拧了拧眉头。


    从床上坐起身来,环顾了眼房间,也没有找到江念夏的身影。


    连江念夏的衣服,跟包包也都不见了。


    顾从安这才意识到,江念夏可能是跑了。


    脸色顿时一沉,顾从安有些懊恼的抬手捏了捏眉心。


    即使是睡觉的时候,他也一向来是很警醒的。


    却没有想到跟江念夏睡在一块,自己就连警惕性都降低了。


    竟然睡的这么沉,连江念夏什么时候离开了都不知道。


    想着顾从安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拿手机过来,拨通了江念夏的号码出去。


    电话接通后,却是依旧响起一阵冰冷的提示音“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在拨。”


    莫名的,听见这提示音的时候,顾从安心底升起一抹不好的预感。


    脑海里面回忆起昨晚上的那些片段,顾从安深邃如星海的眼眸中,顿时闪过一抹自责跟懊恼。


    昨晚实在是太糟糕了!


    念念还那么小,肯定是把念念吓坏了,他真的是太着急了一点了。


    顾从安穿好衣服后,连忙迈开步子大步离开了酒店。


    风驰电擎的开车赶回江家主宅。


    一走进客厅里,顾从安便环顾了眼四周。


    只见江老爷子正坐在落地窗旁边的藤椅上泡茶。


    “从安回来了,吃了早饭没有?没有我让张妈去给你做。”


    江老爷子端起泡好的茶喝了口,心情已经没有昨天的担心跟阴沉了。


    “已经吃过了。”顾从安说着迈步走到江老爷子的身旁。


    他尽量的让自己的声音不带任何异样,问道:“爸,念念回来没有?”


    江老爷子点头,随即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位置,冲顾从安说:“正好,有关于念念的事情,要跟你说一下,先坐。”


    顾从安胸腔里跳动着的心脏,蓦地像是被提到了嗓子眼里似的,拉开江老爷子对面的藤椅坐了下来。


    江老爷子给顾从安倒了杯茶,这才缓缓开口道:“今天一大早,念念就回来了。”


    说着江老爷子一顿,目光看了眼顾从安话锋突的一转:“不过,昨晚上我想了很多,最后决定最近这几年还是让念念先出国留学一段时间,这对念念来说会好一些。毕竟苏素刚去世不久,念念现在待在家里也容易触景生情,那个不肖子现在又闹着要娶那个姓林的。”


    苏素是江念夏的亲生母亲。


    三个月前,因为发现了江年海出轨林慧茹,她心情太差开车出去,结果发生了车祸当场死亡了。


    虽然是意外事故,但是,归根究底到底是因为江年海跟林慧茹。


    从这件事情后,江念夏跟江年海两人的关系,便降到了冰点。


    父女俩一见面就吵架,本来江年海对江念夏还有几分愧疚,一直没把林慧茹带到家里来。


    结果,谁知道林慧茹这么快怀孕了,跟江年海逼婚,江年海因为对江念夏的愧疚没答应。


    偏偏这么凑巧,江念夏把林慧茹害的流产了,江年海对江念夏的那点愧疚没了,行事一点都不顾及江念夏。


    今天竟然就到处发他跟林慧茹结婚的请帖了。


    想着江老爷子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声音里满是无奈:“年海坚持娶那个姓林的,这次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也没有办法阻止了,念念要是亲眼看到只会更伤心,还不如眼不见为净。”


第4章


    顾从安听着江老爷子的话,用力的握住了拳头,这才克制住自己,没有失礼的直接站起来。


    眼眸一暗,顾从安垂眸冲江老爷子道:“爸,林慧茹流产的事情跟念念无关。”


    江老爷子听着提起这个,也是一脸隐怒:“我当然是相信念念的,念念做不出来那样的事情,这摆明了就是林慧茹给念念下的套!”


    江老爷子自己看着疼在手心里长大的孙女,怎么会不知道江念夏的品性。


    可是江年海相信了,当时又只有林慧茹跟江念夏两个人在。


    江念夏拿不出证据证明清白,江年海把错全怪在江念夏身上,坚持要娶林慧茹补偿林慧茹。


    顾从安压下自己心里的怒气,看向江老爷子道:“爸,念念现在在那里?”


    “我让老赵送念念去机场了。”


    江老爷子喝了口茶缓缓道:“已经给念念联系好米国那边的学校了,虽然急是急了点,但是我让秘书跟着念念一块去了,等帮念念在米国纽约那边都安置好了在回国。”


    顾从安听着江老爷子这么一说,终于是克制不住的腾的一下站了起来:“爸,我还有事先出去一下。”


    话音刚落,顾从安已经大步离开了。


    江老爷子看着顾从安匆忙离开的背影,想起今早上,自己跟念念提起出国的事情时。


    他本以为念念会反对,结果才一开口,念念就答应了。


    并且是自己要求今天就过去米国,匆忙的像是在躲什么人似的。


    联想到这些,江老爷子微不可闻的皱了皱眉。


    总觉得,今天的念念跟从安好像有那里怪怪的。


    顿了顿后,江老爷子只觉得自己大概是多想了。


    想起念念,江老爷子心里顿时升起一抹不舍和叹息。


    要不是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江老爷子也不想让江念夏出国的。


    顾从安车速直飙两百码,车子开的飞快的往机场方向驶去。


    原本一个小时多的车程,硬是让顾从安半个小时就达到了机场。


    一下车,顾从安便大步往机场内走去。


    在看到机场显示屏上显示着时间,最近的飞往米国的客机,早已经起飞的信息时,顾从安狠狠的拧了拧眉,失控的一拳打在旁边的墙壁上。


    暗自做了好几个深呼吸,顾从安才冷静了下来,拿了手机拨了江念夏的号码出去。


    可是,回应他的只是冷冰冰的提示音“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在拨。”


    顾从安狠狠的摁断了电话,抬手揉了揉眉心,好的很,真是好的很!


    江念夏你倒是敢跑,连个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直接跑去米国了!!!


    顾从安抿了抿唇角,冷着张脸拿出手机,又拨了助理孙严的号码出去。


    电话很快的便接通了。


    “孙严,帮我定最近一班飞往米国纽约的航班!”


    孙严刚一听见自家总裁放吩咐,狠狠的惊诧了一番。


    要知道,今天公司还有个很重要的董事会要开呢。


    而且自家总裁一直都以工作为重,实打实的一枚工作狂。


    今天不仅迟到了,而且现在这情况是要准备旷工了?


    孙严忍不住小声的提醒了一番:“总裁,今天下午还有个很重要的董事会要开……”


    “这两天的工作行程全部推后!”顾从安一锤定音。


    孙严抽了抽嘴角连忙应了下来:“好的总裁,我这就去安排。”


    很快的,孙严便把定好的航班信息发到了顾从安的手机上。


    还有一个小时的登机时间,顾从安坐在vip候机室里,又给江老爷子打了个电话过去。


    “爸,我这两天正好要去米国纽约出差几天,到时候可以顺便去看看念念,我刚打念念的手机关机了,没有念念最新的联系方式。”


    江老爷子听着顾从安这么一说,并没有生疑。


    顾从安是靠自己白手起家创业的。


    顾从安公司的事情,江老爷子向来不过问,只知道最近这段时间,顾从安很忙经常出国出差。


    有顾从安去看念念,江老爷子心里倒是更放心一些。


    毕竟顾从安做事稳妥可靠,跟念念的感情又向来很好。


    这么想着,江老爷子便利落的,把江念夏最新换的米国的手机号码和学校的地址,告诉给了顾从安。


    十四个小时之后,飞机安全的降落在米国纽约。


    顾从安顾不上倒时差便直奔江念夏的学校。


    到达学校后,顾从安这才拨了江念夏在米国的手机号码出去。


    电话响了好几十秒钟,就在顾从安皱眉,以为要自动挂断的时候,终于听见手机里面,传来江念夏那没心没肺的声音了。


    “喂,您好,请问你是?”


    江念夏刚接到顾从安的电话时,还很是疑惑。


    她换了新手机跟新卡,手机上并没有存顾从安的号码。


    她这个新手机号也只有爷爷知道,就连江年海都不知道。


    她实在是有些想不出来,谁会在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


    “是我!”


    听着手机突然响起的声音,江念夏吓的浑身一僵,手机差点没被她直接给甩出去了。


    低沉干净的嗓音,莫名的就让江念夏脑子里面,想起了昨晚上顾从安那性感至极的低喘声。


    不可否认,他的声音是真的真的很好听……


    打住,打住!


    江念夏及时的制止住了自己的胡思乱想,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自己莫名有些发烫的脸颊。


    江念夏正犹豫着,要不要直接挂断电话的时候,手机里面又再次响起了顾从安好听的声音:“你现在在那里?”


    “我……我……”江念夏环顾了眼四周,正打算告诉顾从安,自己在米国纽约的学校时。


    顾从安又突的打断了江念夏的声音:“念念,我现在在米国,见一面吧,我们好好谈谈。”


    听着顾从安说起念念两个字时,江念夏连耳朵尖都泛起粉红起来。


    顾从安的音色偏低,嗓音干净纯粹。


    特别是在顾从安叫她小名念念的时候,尾音会不自觉的上扬,莫名的就带上了几分缱绻宠溺的意味来。


    一听说顾从安要谈谈,江念夏整个人顿时又慌了。


    这次她匆匆忙忙的来米国,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躲顾从安。


第5章


    发生了昨晚上那样的意外,江念夏整个人都乱了。


    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从小就疼她宠她的小叔了。


    只好当了一回鸵鸟。


    可是没想到,现在顾从安居然也跑米国来了。


    而且还要跟她谈谈,是准备要谈什么?


    江念夏从小就依赖顾从安,所以江念夏心里的第一反应就是,她可能要失去小叔了。


    江念夏太害怕失去顾从安了。


    她不自觉的就开始从心底里拒绝,跟顾从安所谓的谈谈了。


    想着江念夏立即回答道:“小叔,我现在还在酒店倒时差,我困了,先休息了。”


    说着江念夏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着手机里面传来嘟嘟嘟的提示音,顾从安皱眉。


    他幽深的目光,随即落在了十几米之外,有些慌张的娇小身影上。


    是江念夏。


    早在顾从安问江念夏在那里之后,就已经眼尖的看见学校门口,跟着秘书从车上下来的江念夏了。


    只不过,顾从安站着的地方有一颗大树,挡住了他高大的身影,江念夏没有看见他罢了。


    顾从安没想到江念夏会骗他,还会直接挂断了他的电话。


    顾从安拧了拧眉,握着手机又重新拨了江念夏的号码。


    电话拨出去之后,顾从安的目光就一直眨都不眨一下的,落在不远处的那抹娇小的身影身上。


    听着衣兜里传来的手机铃声,江念夏胸腔里面跳动着的心脏一滞,莫名的就开始紧张了起来。


    拿出手机一看,果然又是小叔打过来的。


    江念夏垂了垂眼眸,又将手机放回了衣兜里,抬步跟着秘书继续往学校里面走去。


    身旁的秘书有些奇怪的看向江念夏:“小姐,怎么不接电话?”


    江念夏轻咬了咬唇,故作镇定的冲秘书道:“没事,是骚扰电话。”


    秘书心里虽然有些疑惑,但是看江念夏脸色不太好的样子,也不敢在多问,带着江念夏进去学校了。


    不远处的顾从安,就这样握着手机看着江念夏一步一步走进学校。


    直到江念夏的身影,消失在他的视线中的时候,江念夏都没有在接他的电话。


    很显然江念夏现在并不想见他。


    顾从安有些无力的垂了垂眼眸,看来昨晚上他是真的把她吓到了。


    可是顾从安却不后悔。


    即使时间能够倒流一次,顾从安想他还是会自私的占有江念夏,完完全全的占有,让她只属于他。


    因为,他这个想法已经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扎根在他心底了。


    想着顾从安收起了手机放到了兜里,罢了,自己还是不要逼的她太紧了,她暂时不想见就不想见吧。


    他会等到她愿意想见他为止。


    想着顾从安收回了目光,转身往学校外走了出去。


    虽然有个秘书过来替江念夏安排,但是顾从安还是有些不放心,给那秘书又打了个电话。


    当得知现在暂时还没有找到房子,顾从安便又亲自在离学校很近的小区,找了个环境不错,也很安全的公寓。


    不仅如此,顾从安怕江念夏吃不惯米国这边的食物,又特地从唐人街那边,找了一个做中餐做的很好的华人,是个差不多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负责照顾江念夏的生活起居。


    不过,这一切都是瞒着江念夏进行的。


    顾从安手段雷厉风行,不过一个下午的时间,便将这些事情全部安排妥当了。


    安排好了这些,顾从安这才略微的放心了些,坐了晚上的航班回国了。


    一下飞机,孙严早就在机场外等着了。


    算起来,顾从安已经有好几十个小时没有休息了,一上车顾从安便蹙着眉闭目养神了起来。


    直到回到自己的别墅,洗漱完了之后躺在大床上,顾从安这才有空拿起手机翻看了起来。


    刚一解锁,顾从安便看见了江念夏新手机号码发过来的短信了。


    看时间已经是四个小时之前发过来,那时候顾从安还在飞机上,手机是关机的状态。


    他深邃的目光扫了眼手机屏幕上的那一段文字,顾从安的俊脸一瞬间阴沉了下来。


    周身的温度一下子降到了冰点,深邃如星海一般的眼眸里面,压抑着一丝怒气。


    好,江念夏你真的是好的很,顾从安怒极反笑。


    他握着手机的五指,骤然收紧了几分,指节处因为用力过猛泛起了白色来。


    最后,气的不行的顾从安,直接将手机丢到了旁边的床头柜上。


    只见还亮着光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文字:小叔,昨晚上的事情是我不对,对不起,是我的错,不过昨晚上就只是个意外,咱们就都只当成一件意外忘掉吧,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你依然是我的小叔。


    顾从安现在满脑子都是江念夏说的,意外,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依然还是她的小叔。


    可是,只有顾从安自己心里最清楚,他根本就不想当江念夏什么狗屁的小叔!


    他贪婪的想要更多!更多!!!


    甚至是江念夏的全部。


    顾从安压抑住自己,现在恨不得飞去米国找江念夏的念头。


    他抬手按了按眉心,做了几个深呼吸后,脸上已经恢复了一贯冷淡自持的神色。


    将所有心底深处,这几天因为江念夏而泛起的,那些不受控制的情绪。


    以及,那头因江念夏而生的怪兽,再次尘封在了心底深处最隐秘的角落。


    既然是江念夏所希望的,那么就如江念夏所言的一样吧!


    他,依然是她的小叔!


    顾从安如是的想着,只是脑海里面冒出小叔两个字来的时候,莫名的就带了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


    因为那一个荒唐的夜晚,被打乱的生活,又都恢复了正常。


    就好像,那一晚真的没有存在过一样。


    顾从安又变回了以前的工作狂模式,江念夏也慢慢的适应了新的环境。


    只不过,江念夏从那之后却没敢主动联系顾从安。


    顾从安也像是忘了江念夏这个人一样,没有主动联系过江念夏。


    也不知道是因为学业的关系,还是顾从安。


    或者,是已经跟林慧茹结婚的江年海。


    在国外留学的江念夏一次都没有回国过,就连过年春节,也只是跟江老爷子单独开个视频聊天。


    三年后。


    江念夏刚下课回到自己公寓里,便接到了国内唐城打过来的越洋电话。


    负责照顾爷爷的管家,赵叔的声音焦急的冲手机里传了过来:“小小姐,不好了,你快回来吧,老爷出事了,现在正在医院里面急救!”


    江念夏听到赵叔的声音一愣,手中握着的杯子“碰”的一声,掉在地板上摔的四分五裂。


    江念夏紧紧的握住了手中的手机,声音慌乱的道:“赵叔,爷爷身体一直很好怎么会突然出事的?”


    “小小姐,说来话长,您还是赶紧先回国吧。”赵叔急忙说道。


    江念夏六神无主,听见赵叔这话连忙道:“好,赵叔,我马上就订机票回国!!!”


    说着江念夏连东西都没来得及收拾,慌忙的拿了自己的包包就冲了出去,拦了出租车直奔机场。


    十几个小时的飞行,江念夏心急如焚,连眼睛都不敢闭上,一下飞机江念夏就急急的走出安全通道。


    在看到安全通道口处站着的那抹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身影时,江念夏浑身一僵,傻愣在了原地,半响都没回过神来。


    好像他比以前要瘦了些,也更帅气了些,就连脸上的表情也要比以前更冷酷一些。


    一身低调的黑色剪裁得体的贴身薄西装,里面搭配的是件干净的白衬衫,纽扣规规矩矩的一直扣到第一粒。


    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冷冷的禁、欲的味道……


    熟悉又有些陌生。


第6章


    就在江念夏回过神来之后,下意识的想要转身就跑之际。


    她目光顿时对上了顾从安那双深邃如星海般的眼眸。


    显然顾从安也已经看见她了。


    江念夏看着顾从安那微蹙着的眉头时,也不知道自己脑子里面那个筋抽了,直接拔腿就跑……


    身后熟悉的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近的就好像是踩在自己心上一样。


    下一瞬间,江念夏只觉得自己后颈的衣领一紧,就被来人轻而易举的从人群里拎了出来。


    动作姿势都太熟悉了,江念夏暗自下意识的紧握了握手掌心,喉咙有些发紧。


    她回头,果然便对上了顾从安那张冷淡的,不带一丝感情的俊脸。


    “小叔……”江念夏说出这两个字来时,声音微微颤抖了下。


    她有些不敢对视顾从安的那双眼眸,面上扯出一丝尴尬的笑容来,冲顾从安笑道。


    顾从安微蹙着眉,目光锐利的扫了眼江念夏,深不可测的眼眸里,翻滚着未名的复杂情绪。


    她比三年前好像要更高一些,也更瘦了,腰肢纤细的好像他一只大掌就能轻而易举的折断。


    气质也成熟很多,一身红色短裙衬的她明媚又张扬,漂亮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只是小脸上那抹尴尬的笑容,落在顾从安的眼里,实在是刺眼了一点。


    似乎这几年在米国过的很不错的样子。


    另一只垂在身侧的大掌,不自觉的紧握成拳起来。


    “你刚刚跑什么跑?”顾从安语气生硬的开口。


    她也不想跑来着……完全就是下意识的反应……


    这话江念夏不敢当着顾从安的面说。


    她顿了顿,只好故作镇定的看向顾从安赔笑着道:“小叔……我刚刚没打算跑。”


    顾从安扫了眼江念夏没在纠结刚刚的问题,语气冷淡的开口道:“上车。”


    说着顾从安便转身迈步离开了。


    江念夏看着顾从安的背影,心里悄悄的舒了口气,不得不说时间真是个好东西。


    三年了,看小叔现在的样子,应该早就已经把三年前那件荒唐的事情,给忘记了吧。


    这样想着江念夏心里轻松了几分,漂亮的小脸上总算是少了几分尴尬了。


    连忙迈开了步子跟上走在前面的顾从安。


    一走出机场,,江念夏便看见了停在外面,低调又嚣张的白色迈巴赫。


    顾从安正站在迈巴赫的旁边,伸手拉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


    他见江念夏傻站在原地,微拧了拧眉,冲着江念夏又喊了句:“上车!”


    “哦。”江念夏总算回神。


    直到迈巴赫开出去了一段时间,刚刚情绪被顾从安的出现打乱了的江念夏,这才想起了自己这次回国的主要目的。


    她小脸上顿时挂上了一抹着急,连忙看向正认真开着车的顾从安,问道:“小叔,爷爷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我们现在这是要去那里?”


    听着江念夏担心焦急的声音,顾从安脸上冷淡的神色,总算是温和了几分。


    他带着安抚道:“爸现在在医院,你不用担心,现在我们这就是去医院。”


    听着顾从安这么一说,江念夏悬着的心这才落回了原地。


    小叔说不用担心,应该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吧。


    车厢里面顿时陷入了一阵怪异尴尬的沉默之中,一路无话。


    到达医院后,顾从安将车停在地下停车场,便带着江念夏坐电梯上楼了。


    江老爷子住十一楼的vip病房。


    江念夏急忙推开病房的门走进去后,便见江老爷子正穿着病服,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江老爷子手上正拿着一份报纸,看着气色还算是不错的样子。


    江念夏看到这个样子的江老爷子时,心里总算是完全放心了下来。


    “爷爷!你吓死我了。”江念夏走过去搂住江老爷子的胳膊,眼圈有些红红的道。


    江老爷子看见江念夏风尘仆仆的回来了,高兴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朵上去了。


    江老爷子连忙宠溺的拍着江念夏的手,道:“念念,你总算舍得回来了。在不回来,恐怕你都要把我这个爷爷给忘记了。”


    说着江老爷子疼爱的刮了刮江念夏的鼻子。


    “我就是忘记我自己也不会忘记爷爷的。”江念夏讨好的冲江老爷子道。


    跟着江念夏走进病房的顾从安,安静的站在一旁,看着爷孙两人和乐融融的样子,冷凝的唇角微不可闻的,微微上扬了几分。


    爷孙俩说了半天的话,江念夏这才看向江老爷子问道:“爷爷,这次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住院了?”


    听江念夏这么一问,江老爷子也不遮掩,一下子老实的交代了:“念念,爷爷身体好着呢,没事,要不是我住进医院来了,你那里舍的从米国回来?”


    江老爷子原本只是想让江念夏去米国那边散散心,过个一年半载就回来。


    结果,谁知道江念夏硬是在米国待了三年,都不肯回来了。


第7章


    江老爷子不止一次的,跟江念夏提过回国的事情。


    最后都被江念夏含糊其辞的应付过去了。


    江老爷子也是实在没办法了,只好想出这样的方法逼江念夏回国了。


    江念夏听着江老爷子这么一说,有些哭笑不得,又有些愧疚……


    张了张唇,正要说话,江念夏便又听见江老爷子感叹的声音道:“念念,爷爷今年已经七十三岁了,这副老身子骨不知道还能陪你几年,你这次就听爷爷的话别去米国那边了,好好陪爷爷几年吧。”


    江老爷子的话,让江念夏的心里更加愧疚起来。


    她忙拉住江老爷子的手道:“爷爷要长命百岁陪我很久很久的。”


    江老爷子爽朗一笑,转而又看向江念夏,显然没以前那么好忽悠了。


    他又重复了刚刚的问题道:“念念,你就答应爷爷回国吧,爷爷已经让人跟你米国那边的学校打好招呼了,以后,你就直接做为交换生回来,在本城的a大继续念大三就好了。”


    a大是唐城有名的大学,跟江念夏米国那边的学校也有合作关系。


    江念夏眼角的余光看到站在一旁的顾从安,眼神微微有些犹豫。


    但是一对上爷爷那双满含着期待的目光时,江念夏那些拒绝的话就说不出口了。


    江念夏不想看见爷爷失望的目光。


    已经做好了决定的江念夏,冲江老爷子笑了笑肯定的点了点头,道:“好,我都听爷爷的。”


    江念夏话音落下之后,江老爷子立即高兴的大笑了起来。


    他连忙指挥着病房外侯着的管家赵叔收拾东西,去办理出院手续。


    一直站在旁边的顾从安,在看见江念夏肯定的点头的时候,克制的垂在身侧紧握成拳的五指,总算是舒展了开来。


    赵叔很快的便把出院手续办理好了,江念夏跟顾从安两人一左一右的扶着江老爷子出院了。


    虽然三年没有回来,但是江家主宅的一切都没有变。


    江念夏的房间还是三年前的样子,江老爷子每天都让佣人打扫卫生,很是干净,就像江念夏从来未曾离开过一样。


    回到主宅,江老爷子心疼江念夏坐飞机这么久没休息,一到家便让江念夏回房间去休息了。


    泡了个舒服的热水澡,疲惫总算是减少了几分。


    江念夏换上睡衣,抱着手机躺在久违的大床上,滚了一大圈这才心满意足的拥住了被子。


    回家的感觉真的还挺好的。


    想着江念夏唇角勾起,拿起手机刷起微博起来。


    刚一打开微博头条,江念夏便看见第一头条上写着“励志女神简清妍”几个字。


    江念夏微愣了下,下意识的点开了头条,便见出现的全是关于简清妍的新闻。


    比如简清妍去年去米国好莱坞发展,最近刚接了一个好莱坞大片担任女二。


    江念夏不认识这个简清妍,也没见过她,但是江念夏却听人提起过,还是听自己爷爷提起的。


    两年多前,江念夏跟爷爷视频的时候,爷爷跟她说,小叔谈了个女朋友,还是个大明星叫简清妍,性格还不错,两人的感情也很好。


    当时江念夏听到这消息的时候,还惊讶了一番,只不过两人交往了一年多就又分手了,简清妍就去了米国发展。


    看着屏幕上简清妍的照片,不得不承认,简清妍跟顾从安两人真的很配。


    莫名的江念夏心底里有些烦躁了起来,退出了微博。


    江念夏下意识的打开了手机游览器,点进搜索栏里输入了盛安集团四个字,很快的便出来一大串的新闻来。


    江念夏点开最前的一条盛安集团的百科词条,一行一行看完之后。


    江念夏才惊觉短短三年的时间没见,顾从安的公司早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江念夏记得三年前她才出国的时候,小叔一手创立起来的盛安集团才刚刚起步。


    小叔很是有骨气,创业的时候没问爷爷要一分钱。


    江家是唐城百年的名门世家,江氏集团在当时的唐城更是龙头企业。


    可是,小叔却没有依赖江氏集团,全凭自己的努力让盛安集团走上了正轨。


    现在的盛安集团,已经一跃成为了注册资金十三亿的跨国上市集团了。


    主要涉及房地产跟酒店行业,商业价值更是已经超越了江年海掌管的江氏集团了。


    只是短短的三年,顾从安就一手创立了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


    江念夏一页一页的翻着关于盛安集团的新闻,唇角不自觉的扬起抹笑容来。


    看到那些财经杂志上,把顾从安誉为商界传奇,江念夏心里莫名的也有一种与有荣焉的感觉。


    最后直到江念夏眼睛困的都睁不开了之后,这才抱着手机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睡的迷迷糊糊的江念夏,只听见耳边响起一阵低沉好听的熟悉声音:“该起床了。”


    被吵到的江念夏十分不满的,抱着被子裹成一团翻了个身继续睡。


    顾从安盯着床上,裹成一团像个蚕宝宝似的江念夏,好看的眉毛忍不住微挑了挑,冷淡的俊脸温和了几分。


    看着江念夏那张漂亮的小脸,因为睡的香甜的缘故自带诱人的粉色。


    顾从安忍不住伸手,捏了捏江念夏那泛着粉红色的脸颊。


    手感出乎意料的好,让人爱不释手。


    “唔!”被捏的有些疼的江念夏不满的咕哝了声。


    她带着起床气,不满又烦躁的一脚踢开了身上的被子,总算是勉强的半睁开了眼眸,看了眼扰她好梦的始作俑者。


    看到近在咫尺突然出现的那张俊脸时,江念夏瞪大了眼睛。


    她瞌睡一下子醒了,声音不自觉的有些抖:“小……小叔……”


    话音刚落,江念夏便看见顾从安那深邃如星海般的眼眸,一直落在她的胸口上。


    江念夏有些疑惑的顺着顾从安的目光看了过去,然后就看见了自己波澜起伏的事业线……


    江念夏昨晚上洗澡后,因为天气太热的缘故,就只穿了件吊带的真丝睡衣。


    v领的,衣领开的很低,露出胸口一大片诱人的雪白肌肤。


    而现在胸口那一大片美好,就这样暴露在了顾从安幽深的目光之下。


    不知道是不是江念夏的错觉,竟然觉得小叔的目光,好像一下子变成了莫名带着丝暧昧的暗沉了起来。


    回过神来的江念夏顿时惊的差点没跳起来,连忙手忙脚乱的扯过被子,将自己严严实实的裹了起来。


    旁边的顾从安看见这幅反应的江念夏,微挑了挑眉,眼眸中的那团幽深如浓墨般的情绪,渐渐消散。


    江念夏盯着顾从安,下意识的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这才吞吞吐吐的挤出几个字来:“小……小叔……你你怎么进来的?”


    她记得昨晚上她明明就有关门的啊。


    顾从安站直了身子,对上江念夏的目光理所当然的道:“房门没反锁,敲了半天的门没反应就进来了。”


    江念夏悄悄抬手扶额……


    这才记起来,自己在家里,从来就没有反锁房门的习惯。


    以前的时候,小叔也经常这样直接进她房间喊她起床……


    正想着,她耳边便又接着响起了顾从安,那低沉好听的声音,他道:“时间不早了,该起床吃早餐了。”


    “哦……”江念夏应了声,便见顾从安转身离开了房间。


    直到看到房门关上之后,江念夏这才莫名的长舒了口气,连忙掀开被子,跳下床跑过去将房门给反锁上。


    不反锁房门的这个习惯实在是不好!


    以后一定要改正才行!


    洗漱好了之后,江念夏换掉睡衣。


    她穿了件淡蓝色欧根纱的及膝短裙,配了双万能的小白鞋,将及腰的一头黑发,扎了个马尾便下楼了。


    餐厅里,江老爷子跟顾从安都已经落座在吃早餐了。


    江老爷子见江念夏下楼了,忙笑着冲江念夏招了招手道:“念念,今早张妈给你做了你最喜欢吃的五宝云吞。”


    江念夏一听说有吃的,也把刚刚跟顾从安之间的那点尴尬,抛到了九霄云外。


    她连忙跑过去在江老爷子旁边坐了下来,笑道:“爷爷,我在美国最想念的就张妈做的五宝云吞了。”


    说话间,五十多岁的张妈已经慈爱的笑着,将一碗香喷喷的五宝云吞,端到了江念夏的面前了。


    江念夏拿起勺子不客气的开吃了起来。


    很快的江念夏这碗云吞就见底了,江念夏还有些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


    正当她准备放下勺子时,旁边便顿时推过来一只碗,里面满满一碗的五宝云吞。


未完,点击“阅读原文”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