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单身成瘾的女人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11-18 10:52:23

陈汐年
腿长两米|情商爆表|正经三观|有趣脑洞


2018年2月18日,我在一座城市的边缘开了一家【治愈店铺】,等待每一个有心灵创伤的人前来。从此我成为一名【愈心师】,帮助这些人进行心灵上的精神治愈......



01

2018年2月18日,我用自己多年的积蓄加上从朋友那里筹来的钱,在一座城市的边缘,建了一个古朴的红色房子,在房子前,是一棵长势喜人的桂花树,常年引来各种鸟类互相争鸣,也像是在呼唤我来与它们作伴,但我不是它们的同类,对于有些鸟类的配偶信息是无法识别的,这也导致我有特立独行的一面。

你可能不知道我建造这座房子的原因,但有一点,是你必须深记于心的。在屋檐之下,挂着由我亲笔写下的楷体,书法行云流水,上有四个大字:治愈店铺。

没错,我拥有着无比新兴的职业,这个职业的名字也是我独立想到的,你可以叫我愈心师。

之所以想成为一名愈心师,是因为这个世界上需要我这样的人出现,我完全不是自大,假如把每个人的身体都解剖,然后把心全部掏出来,一个一个地摆在人们面前来看,你会发现每个心上面都有伤口,当然这不是肉体,肉体的创伤会自愈,精神的创伤很难愈合,而我就是帮助人们治愈心上精神伤口的人。

治愈店铺开张当天,只有我一个人,我选择在远离闹区的城市边缘开店,是希望没有人来打扰,这样可以让我无比安静地思考。对于愈心师而言,思考无比重要,心的每一丝一缕地跳动,都与思考有关,这也是我活着的意义。当然,如果真希望有人出现,我还是希望是我的客户,准确来说,是需要治愈的人。

无人的话,我也不需要剪彩和礼炮,自己抱着吉他随着鸟鸣弹奏一曲,自然的旋律是愈心的开端,这让我的店铺更加高大和熠熠生辉。

庆祝的话,就是我用自制的竹杯饮了几杯从三里外的清泉里打好的泉水,店铺里有酒,红酒,坛酒,米酒.......应有尽有,但是我是从来不饮的,这些都是为到来的客人准备的。愈心师忌讳饮酒,必须时刻保持清醒,我可不想在饮酒后,被某些人识透我,也不想对美丽的女客人产生雄性激素悸动,从而发生一些错事。这些,都毫无疑问地会导致我亲爱的店铺关闭。所以,我必须小心翼翼。


02

治愈店铺开张,在这个城市连一点涟漪都没起。

每天有很多的店铺开张,也都有很多的店铺关闭,我所做的,就是不断升华自身,提升自己认知愈心的本领,我可不是随随便便就会愈心的,日益的钻研必不可少。

我小时候听说过一个算命的故事,他拥有算命本事的经历让我羡慕,在一个白天,他外出放羊,却突遇雷电,雷电劈到他的时候,没有致命,却导致双眼失明,他连医院都没有进,头发也没有任何小说里描写的那种起烟的异样,只是神奇的是,他从此拥有了算命的本事。这个故事是朋友告诉我的,他经常找这个神瞎子算命。

我无法到达这种境界,当然,作为愈心师,却自认为比算命先生要更神奇,我的本事在这世界上独有一份。

店铺开张之后,我经常独坐,面朝东西南北,这不是在吐息日月精华,是在等从这些方向而来的人。

一天,没有人来,一月,没有人来。

时间过去,只是没有人过来。我靠在门前看着桂花树,一只绿芽发出生机,我满心欢喜,越是深刻的香,越要经久的沉淀。我,正在深刻的经久中体会。

这个世界有很多人等待着治愈,他们的心需要我,心上的伤口更需要我。


03

我的等待终于没被辜负。第一个客人进入我店铺的时候,我完全不敢相信,以至于以为他是一个迷途的旅人或者是一个畅行者。

来的人是一个中年男人,戴着一只金丝眼镜,干净的面庞上显得十分精神。他左手斜夹着磨砂黑色长包,用右手推门而入。我见有客人来,沏上一杯碧螺春,顺手点一支吹玉香,烟气掺合香味,让这个店铺更添几分静谧和神秘。

他见我过来,惊讶于我身穿的黑色长袍,朝我作揖。他看向我的眼神,都让我自己恍惚半刻,以至于认为自己是归隐于林的高人。但我的一声开言,让他回过神来。

“欢迎我的001号客人,我是愈心师,一个可以治愈你的人。”

“哦,我这么幸运?竟然还是你的第一位客人?”中年男人眉目含笑,然后又一紧,“虽然我不知道你的本事,但是还想请你试一试,不过需要治愈的不是我,是我的女儿。”

“你的女儿?为什么她不亲自来?”

“她喜欢独处,不喜欢与陌生人待在一起,尤其是异性。”中年男人特意在我身上打量一番,我用掸子挥着架子上古书的灰尘。

“继续说下去。”

“她喜欢单身的状态,但这尤其麻烦,我希望她能找个合适的人来照顾她,不过,貌似我每次一提这件事,她就回避。我不是强迫她,我.......”中年男人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欲言又止。

“单身成瘾患者。”我淡淡地开口,转过身来请他品茶。

“你能治愈?”

“当然。”

“价格?”

我把价格报给他,怕他担心,然后又说道:“愈心成功时收费。”


04

患者无法前来,我自登门去拜访。我根据中年男人留的纸条去找到他的住处的时候,是一处身在郊外的独栋别墅群,价格不菲。

我轻轻叩门,过了许久,一位面容姣好的年轻女人穿着粉色性感真丝睡衣缓缓开门。

“你是谁?”

“愈心师,你是李婕吧,你父亲.......”

我还没有说完,她貌似已知我此次前来的目的,把门彻底敞开:“进来吧。”

她请我坐在沙发上,然后拿了一杯拿铁咖啡给我,一只白色的纯种土耳其安哥拉猫被她揉在腿上,她们粉红色的舌头互相伸出对着,哈着热气,然后又怔怔不动。她一抬手,那只猫就被她摔到窗外拌着蔷薇花瓣的湿润泥泞中去了,她自认为那才是一片温柔的天地。

“忽冷,忽热,还带有小性子。”我从外面捡回那只猫,用袖子擦了擦它身上的脏泥,然后放在李婕面前。

“说吧,愈心师先生,你怎么治愈我。”

“我了解到你一直有单身的习惯,这种状态维持了多久?”

“从娘胎开始。”

“为什么要单身?”

“热爱。”

“有没有遇到过自己喜欢的人?”

“自己。”

“诊断第一阶段,重度患者。”

李婕的单身非常具有特殊性,她强烈地热爱自己的单身状态,她不想摆脱出来,这样并没有什么不好,只是我受到李婕父亲的委托,让她收获爱情便成了我的职责。

我已经思考好如何帮助这位患者,便起身要走,她喊住了我,拿出一副她画的人体画,让我点评一二。

画是临摹的英国著名画家约翰·柯里尔的《马背上的Godiva夫人》,鲜艳和肉体交映得恰到好处,人和城市都是洋溢于心的美感。

“大胆而又艺术。”

李婕听完我的评价,连连点头,然后慵懒着身子斜倚在墙上,摆手送我:“虽然你很有趣,但我热爱单身,这是我对待生活的方式,任何人都不能把我这种充满独特又彰显高贵的自主性给抢走.”

“我是愈心师,我和你一样,有自主的权利,不过我的自主受托于你的父亲。”我隐隐一笑,走出门又回头看她,“我对待你,会像你对待你的画一样,足够真诚。”


05

接连几日,有不同的男士进入李婕的生活,毫无疑问,这些男士都是我的杰作。我不指望能瞬间改变李婕的思维,但打开她心的最直接方式,是有人出现。她那种执着于单身的傲娇感,是她自以为的优势,如果能有人幸运被她看上,那再好不过了。

第一位男士是一家电竞创业公司的CEO,登门来时,他穿着公司旗下知名战队的队服,一个棕色皮包里装满征战来的奖杯和雕金奖牌,不过,有些是他仿制而来的。我从李婕父亲那里得知她爱游戏,所以挑选的人,希望他能准备充分,但欺骗这种手段绝对不是我支招的。在我决心成为愈心师的当天,欺骗已彻头彻尾地从我世界消失。

吴老板看到李婕时,李婕正窝在客厅角落里,端着手机打游戏,嘴里吼着输出,张牙舞爪地像进入异次能世界。吴老板站在李婕面前,待了十多分钟,也不见李婕抬头,等到李婕结束这盘游戏,而她说的第一句话就让人大跌眼镜:“是快递吗?随便找个地放下就好,冰箱里有饮料自己拿。”

吴老板深意地看着李婕笑了笑,等到李婕彻底回过神来,吴老板开始介绍自己伟大身世和战绩,身价上亿,战队获得过国内外电竞大奖,伟大的目标是让游戏走进每个人的心中。接着从魔兽世界到绝地求生侃侃而谈,像一场国际游戏的联合发布会。

等到他演讲完毕,李婕看着眼前这个神采飞扬的男人,眼睛里带着的真诚像一道从芬兰传过来的光,耀眼而又艳丽。如果这时有一块冰出现在她面前,她一定会在第一意识之下当作那是钻石。

李婕用手机和着另一只手鼓掌,只不过她只能是赞叹,然而对于游戏她什么都说不出来。一款极其简单的游戏,李婕能玩个通宵,不讲究胜负,全凭压制住内心的那一丝孤独感。她可以跳进每一个场景里,这是她单身的消耗时间方式,可以任性地去杀戮,去逃跑,去拯救,做自己的英雄。

吴老板对于这种只是简单玩游戏的人不屑一顾,他坚决地以为要用游戏来改变世界,而她看着他走,抱回手机又笑着开了新的一盘。

在她幻想的美妙世界里,任何东西都要比男人更重要。

在此之后,有各种各样的男士出现,青春气息的奶油男生,条纹衬衫的斜杠青年,油腻秃头的IT男.....但全都败于李婕的执意之下。她的执意不但是她热爱单身生活,而是她能在单身中直接享乐,这就像把一个在经历炮火战争中的人突然送到浪漫的巴黎都城。一旦含着芸香,就再也不愿回归到原本的味道。

如果能让李婕成功摆脱单身,着实是一场胶着的拉锯战,我研究的李婕的喜好,并根据此找了许多男性。

各种各样的人以不同的方式出现,又以同样的方式消失。

“出现的这么多人,难道没有一个是你看上的?”第一种方法以失败而告终,我来她家,立在她身前问她。

“多少人都没用,我绝对不会把自己送出去。”

她和很多人都不一样,这才是让人头疼的地方。因为特异独行,所以很难与人为伍,不过这样的人,也始终不是该被幸福遗弃的,毕竟在她一个人在刷购物网站和画人体画的时候,她全都是享受的状态,以她说,这是要比两个人性爱要让人兴奋得多。

李婕实在想不出两个人在一起到底有什么好,她在街道看见两个人拥抱接吻的时候,她会直盯着看而不感到羞愧,也毫无内心的失落感,善于吞咽的不是别人的幸福,而是她从未被情感触动过一丝一毫。她认为在一起的两个人不过是为了满足各自的荷尔蒙能得到释放,又或者在夜色来临之后,互相欺骗一番,让肉体获得一次安慰。


06

我是一位深知情感的治愈师,这不单单的是能让单身者获得爱情,因为有些事情还需要心理辅导,越是困难的事情,我就越有征服的欲望。这和简单背道而驰,越是一眼看到底的事情,就存在的人越多,那些隐藏在云里雾里的,就越少人有勇气和执念去争。就因如此,我会进修很多学科,来运用到对待客户的感情诊断上。

李婕似乎没想给我一点看到拯救希望的余地,她对于男人毫无兴趣可言,这种孤傲感,是一面完整的石墙,像被山里直接凿洞搬出来的一样,没有一点石灰缝隙,是可攻可破的。

当然,这对我来言,是令我足够兴奋的,我的第一次治愈出山,必须有些难处,这才能够有扬名立万的可能。毕竟,所有的难处都有相对应的办法。

单身成瘾患者拒绝恋爱,拒绝有情感表达的异性,享受自由,任何事都依靠自己,没有过多的依赖性,热爱与一个人相关的生活。李婕受到单身的热烈侵蚀已深入骨髓,然后我想到的就是从生活习惯上改变她。

我的治愈店铺除了上次李婕的父亲到来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来,这给了我很多的时间来完全投入身心到李婕的事情中。我经常会约李婕谈心,虽然并不是每次都能成功,但若能见到她,让她放弃单身的机会则大一成。我偶尔会在谈话中插上几句谁的爱情或婚姻故事,然后去看她的反应,她的身体和眼睛没有任何波动,我则感到这种方法毫无作用,便没有再试探。

在我的和她的所有谈话中,有关爱的一切会自动在她心中屏蔽。

单身久了,就真的不再和爱有任何关联了。

我去李婕家找她的时候,她从来都没有欣喜感,面对我,她就像面对公司上级一样,平淡而又自然。李婕喜欢进行一个人的活动,比如读书或者画画。那种安静顺其而来,自己能沉浸其中,是这世界上伟大的事,这种习惯能让她快速成长,她十分享受。

我轻步走过李婕的书架,上面摆满了各种类型的书籍,我顺手拿起一本描写古代欧洲战争的书,躺在沙发上读起来。等李婕正惊讶地回头看我的时候,我已经睡着了,没有热爱,凭着牵强的意识去做一件事是何等的煎熬。

李婕在一直等我认输,而永远能离开她的视野。

我醒来的时候,夕阳已翻出红润的肚皮,挂在西边的高楼上丰韵其态。我通过朦胧的眼睛看见李婕在画着人体画,一个精致的面孔跃然纸上,显得尤为让人惊艳,而在她的笔尖上,是酥然的胸部傲挺而立。她轻轻地勾勒着,黑铅慢慢侵入白纸内,相融相叠,圆形的胸的弧边一点一线地呈现出来。

“你画的真好。”我在后面赞叹。

“你说的是画还是胸?”

“胸,胸......”我刚说完,意识到不对,“画,当然是画。”

李婕从没想到眼前的我竟然还有这种本事,便开口问:“大情圣,你还懂画?”

“不懂画,但你画的都很好。”

“虚伪!”李婕感到无趣,自顾自地去画纸上女人的体态。

我等她画累了,递给她一张晚上的一个交友聚会的门票,她毫无思考的拒绝。

“你生活圈子这么小,很难遇到异性,难道还要等人追吗?”我开口劝她。

“不,我从不等人追,我一个人活得这么好,干嘛要让自己陷入爱情中。”

“你不相信爱情?”

“更准确来说,是不相信你们男人。”

我听完,把门票轻轻抽回来,然后装进自己的口袋中。她始终是坚强的,在她的壁垒之中,从不允许伤害和背叛出现,她看过太多悲欢离合的故事,因此也恐惧于爱情。

在她的认知中,爱情的悲伤程度远远大于圆满。

不是每一场爱情都是和演戏一样,赚够了眼泪,就一定要让观众笑着满足。

很多人选择单身,可能真的被某一种满是眼泪的爱情结局触动过,那些离散的现实比鲜血还要更刺人心,如果自己不能完全掌握,又何必去触碰。李婕坚持自己想要的,那些不想要的,就真的硬塞不了。

这场拯救慢慢缓了下来,我知道以李婕的性格来说,无比艰难。但想到自己的治愈店铺,还有那等待着花开满树的门前。我的心就无比坚定起来,纵使是她这块坚硬无比的巨石,我也要啃下来。


07

李婕的工作很忙,经常会加班到深夜,在一个暴雨的夜晚,公司就剩她一个人,她出门怎么也打不到出租车,等得久了,看不到雨停和车来的希望,便冲进雨中,往家的方向跑着。

车灯像明亮的两只眼睛在她身后晃着,车驶近时,是我摇窗而下的关心:“这么大的雨,你是不是精神不正常,快上来。”

李婕看了看我,又扭过去,径直地奔跑:“不用你,我自己能行。”

我叹了叹气,把车子开近挡住她的去路,然后硬拽着把她放在副驾驶上。

雨水很大,路上的车极少,无论雨刷器多么用力,前视玻璃依然模糊一片。我拿了纸巾给她:“快把你头发和脸擦一擦。”说完,又把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身上。

“你不用管我,我父亲承诺你多少钱我来给你,你以后别跟着我了。”

“我这次不是来帮你脱离单身的,我只是去见另一个客户回来,碰巧路过看见你。”我拿着记录在本子上的客户需求递在她面前。

哪有任何客户的需求,不过是我编写的给李婕的治愈方案,还好她没有选择去看。

李婕没有再说话,她一直明白父亲和我之间的交易,如果她始终单身,我是拿不到任何钱的。

她以为我煞费苦心,只是为了钱而已。不过,钱在我的世界里,绝对没有患者那么重要。我的治愈店铺,希望有它存在的价值,而不是靠着金钱堆积在某处,只顾自地闪耀逼人眼,再也没有其他的作用。

“你就这么喜欢一个人的生活?”我为了避免尴尬,先开口。

“我从来不会依赖别人,只有自己给自己的,才是最真实。”

我实在想不出自己面前的这个女人为何如此固执地坚守单身,就算是成瘾,也应该有一条软肋是可以击破的,但我一直没有找到。


08

自此之后,我在李婕面前很少提有关帮她摆脱单身的事,只是偶尔会来找她,陪她静静地呆着或跟着她做一些她喜欢的事。

后来我再见到李婕父亲的时候,是在医院里,他通知我去取治愈李婕的费用。我站在走廊上,李婕正哭着捧着父亲的脸,面容焦黄而枯燥,那个硬朗精神的人不见了,我只能隔着医院里腐蚀里的消毒水气味,听见他的虚弱的呼吸,还时不时地掺杂着咳喘。

李婕的父亲从身下微颤着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我,我摆手不要,他执意我必须收下,我听着他艰难的微弱声音,不忍之后,就放进了兜里。

李婕的父亲因肺癌后期被推进重症手术室,李婕在室外咽咽而泣。

“我终于明白你父亲找我的原因,身处单亲家庭的他照顾你已不容易,当初他肯定是在知道自己得重病之后,希望有人能够代替他照顾你,而不是简简单单地强迫你摆脱单身。”

“不,我选择单身,是因为我早就知道父亲的病症,只是他一直瞒着我,我必须先照顾他。”

“你还是如此要强。”

我把银行卡递给她,她摆手,笑着称我是一位合格的愈心师。

“我会喜欢上被人陪伴的感觉,有一个人在自己身后,是那么地让人沉醉,我偶尔还会深陷其中,我本以为自己会毫无理由地厌烦,直到用时间证明,原来有一个人陪着自己,是真的很好”

李婕渐渐喜欢上这种感觉,缘于我。

“世界上并没有真正的单身成瘾患者,他们只是在等一个合适的时机,在等一个合适的人罢了。”

我说完,也笑着看她,然后一起等她父亲健康地走出来。

最后,我还是没有收下这笔钱,把银行卡偷偷地放在李婕父亲的病床被单下。李婕当时正擦拭着父亲的手,微笑着看我。

那眼神温柔,又如挤进窗子里的阳光,坚毅。


治愈店铺】档案001

单身成瘾患者:习惯于单身状态,并享受其中的人。此类群体崇尚自由,富有独立性,经常进行一个人的生活方式,拥有较多兴趣,不会轻易说爱,不太相信爱情,不介意孤独,但偶尔又幻想遇到对的人。


END.

(长按识别赞赏码)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和朋友群,关注个人原创公众号:陈汐年(ID:cxinian)。约稿/广告/互推/转载/治愈,加微信:sujinnian006。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