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手机婆婆来电我不小心按接听,一张口我懵了...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3-04 02:59:11



“她就是个妖艳贱货,明目张胆的给江总戴绿帽子。”


“她这种公交车,到处跟野男人鬼混,早晚净身出户。”


……


几个小护士七嘴八舌地议论着躺在床上的苏定宁。


刚刚醒过来的苏定宁,好巧不巧的听到她们的议论,瞬间石化。


什么,她是出轨渣女!!!


没等她出声,眼尖的护士赶紧喊来了七八个专家级的医生。


贵宾级VIP病房内,瞬间一片忙乱。


同一时间,都城赫赫有名的第一企业飓风集团。


在严谨肃穆的会议室内,静的几乎落针可闻。


突然,会议室的门被人从外大力推开,一道声音,惊慌中带着几分急切的道:“江总,夫人醒了。”


坐在首位的英俊男人闻言,置若罔闻的端坐着,周身萦绕着的气势,犹如帝王般让人俯首,一双幽深瞳眸,如古井般深幽,令人一眼望之生畏。


众人面面相觑之下,谁也不敢多话,谁不知道跺一跺脚,地都要抖三抖的江总,娶了一个……那样的老婆。


夜不归宿不说,还给江总戴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会议继续。”江卫风沉冷的声音吩咐道,只是简单几个字就能让人感觉到他自带的威仪与尊贵,只是谁也没看见他放在身侧的手一瞬间攥紧。 


苏定宁醒后,几乎大半个月时间,都是在医院渡过。


期间,她所谓的丈夫,一次都没来看过她。


听护士说,她"老公"身价千亿,名副其实的钻石王老五,还长得一张让所有女人都流口水的妖孽脸……


所有人都觉得她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才嫁了这样的高富帅,可是她为什么会出轨……


为什么???


难道……难道他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疾,比如……比如那方面不行,或者是个GAY?


终于在她觉得自己快要被逼疯的时候,突然有个自称是她丈夫助理的男人前来医院告诉她,她可以回家了,一个小时后她丈夫会来医院接她。


苏定宁站在医院大门口,看着周围来往的人流,一脸的懵逼,显然还没反应过来。


突然,三辆整齐的黑色加长款宾利轿车从外行驶而来,周围的行人纷纷避让,第二辆车正好停在她面前,助理冷言上前帮她拉开车门,恭敬的对她道:“夫人,请上车?”


夫人?


她反应了一下,才明白过来是叫她。


弯腰准备上车,刚探进去半个身体,她就浑身一僵。


车里有人!


她这才想起,好像说她丈夫会来接她回家。


在看见江卫风时,眼底先是闪过惊艳之色,震惊男人鬼斧神雕的外貌。


反应过来后。她迅速调整好自己的面部表情,露出自认为最甜美的笑容,友善的挥了挥手:“嗨!”


男人端坐在对面,正一脸冷漠的敲打着电脑,身上散发出闲人勿进的冷漠气息,那连一个眼神也懒得施舍给她的态度,不知道怎么的,让她觉得心里有点委屈。


奇怪,她为什么会觉得委屈呢?


明明两个人现在的状态也不熟。


她赶紧收回打招呼的手,讪讪的摸了摸鼻子,乖乖上了车。


身体刚进去,还没站稳,车门‘砰!’的一声从外面被关上了。


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往前走一步,却不料太过慌张,左脚绊倒了右脚,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像前扑了过去。


“啊……”她吓得惊叫一声,闭上眼不忍看自己的惨状。


咦!


她疑惑的伸手摸了摸,发现手掌底下的触感硬硬的,还有弹性,不由就好奇的多按了几下。


“摸够了没有。”


头顶男人凉薄的声音在她耳边乍响。


她手中动作一顿,这才缓缓睁开眼睛,入目的是男人身上所穿的高档黑色手工西装,而她手底下摸着的地方,正是他的……胸口。


脸刹那滚烫,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对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因为紧张,她说话都开始打结了。


江卫风真想将这女人推开,不是故意的还用力按几下,难道不知已挑起了他心中的浴火,让他想要发泄么。


震惊心中想法,他眸色不由深了深,沉声道:“还不赶紧起来。”


“我马上起来。”她答应了一声,心里却在哀怨,这也太小气了,反正是她老公抱一下怎么了。


吃亏的是她好不好。


漫不经心的将他胸膛上的手抽回,正准备起身,突然男人闷哼一声,浑身瞬间僵硬,压抑着声音低怒道:“你手放在哪里?”


江卫风呼吸蓦地加重,面色非常难看。


这女人,真不是故意的么。


听出他声音里的不对,苏定宁回神慢慢的看向自己手按的地方,突然眼眸在一瞬间瞪大。


苏定宁窘迫,脸红的都快要滴血了。


于此同时,突然她感觉手掌地下按着的地方起了变化,有什么东西鼓胀了起来,还在慢慢变硬。


“该死,还不赶紧拿开你的手。”江卫风的声音都有些变了调。


“啊,对不起。”苏定宁触电般缩回手。


“到对面坐好。”江卫风忍了忍,这才憋着气说出了这一句。


“哦。”苏定宁低着头乖乖应下,根本不敢抬头看男人的表情。


心虚的将自己当成了一只躲避的鸵鸟,默默的在男人对面坐下,像小学生一样端坐着,双手紧张的交握,一言不发。


车门,气氛僵硬的吓人。


因为做错了事,苏定宁不敢再开口,车厢内静的除了两人呼吸外,再没有任何动静。


直到一个小时后,车子缓缓停下,她也不敢再抬头看对面的男人一眼。


车门,从外面被人拉开。


“夫人,请下车。”


“好。”她答应了一声,微微弯腰离开座位,正准备跨门而出,心中却突然有些忐忑,鼓起勇气小心的回头看了江卫风一眼。


却发现他不知何时正坐在车位上闭目养神,根本没再看她。


一股失落,突然从心头升起,神情沮丧的跨下了车门。


就在她以为对方也会下车的时候,车门却再次关上了。


无情的阻隔了她看向对方的视线。


“关门干什么,还有人没下来呢?”她指了指还未下车的江卫风,满脸疑惑。


冷言淡淡道:“江总只是送夫人回家,还需回集团处理工作。”


“原来是这样。”她收回手,不由庆幸的松了口气。


还好,不用马上面对他,不然还真是尴尬死了,心思回转,开始打量她的身处之地,奇怪的问:“咦,这是哪里?”


  冷言恭敬的道:“这里是夫人的家。”


“我的家。”在看清身处的环境时,浑身一凛,嘴巴不自觉的长大成了O形。


高耸如城堡的建筑物,周边的院子一眼望不到边,白色的建筑风格低调的精致中透着奢华,就连地上的一根草都觉得价值不菲。


这是……她的家!


那她也太有钱了吧!


等她从震惊中回神,正想细问,却发现冷言已经在她打量周围之时,上了其中一辆车子,此刻三辆车子缓缓启动,在她的目光中,绝尘而去。


她还没反应过来,突然别墅里传来了一阵动静,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管家,领着别墅里穿着统一制服的佣人一溜走了出来,整整齐齐的排成了两排,对着她恭敬的弯腰,整齐的喊道:“欢迎夫人回家。”


“咕咚!”她咽了口口水,总算是从眼前的震撼中回过神来,赶紧道:“不用不用,你们不用这么客气。”


结果,底下的人却没半点反应。


管家上前一步道:“夫人,您的房间已经收拾整齐,请您稍作休息,午餐马上就好。”


“额,好。”她硬着头皮点了点头,在管家的带领下,进入了别墅内。


刚一进去,剩下的佣人就都抬起了头,面面相觑,眼底全是怀疑之色,这是她们的夫人,怎么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苏定宁刚刚已经领略了别墅外面的奢华,里面那就更是不用多说,高格调的装修风格,看不出价值的摆设,就连铺在地上的锦文地毯都贵的让人舍不得踩上去。


放下小手提包,她坐在宽大奢华的大床上感受了一下触感,转目望了望周围陌生的一切,感觉一切都很不真实,内心空旷的过分,迫切的想要了解过去的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老公帅的人神共愤,还这么有钱,她竟然出轨!她想不明白。


想着想着就睡着了,直到管家恭敬的请她下楼用午餐。


她坐在能容纳二三十人的餐桌上,目瞪口呆的看着流水般不断送上来的精致食物,各式各样绝对没有重复的,就算她的面前摆的满满当当再也放不下,身后却还是有餐车不断的送上来,奢侈的令人发指。


她在医院天天喝白稀饭喝了半个月,按道理来说,看见这么美味的一桌食物,应该吃的很开心才对,心里头就像是压着一块石头一样,沉甸甸的,一点胃口都没有了。


索性放下筷子,转头道:“我能问你点问题吗?”


“夫人请问。”管家始终恭敬。


虽然还没有习惯被人这么对待,但苏定宁还是强迫自己去适应,小心的问:“你能不能告诉我,我失忆之前,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还有为什么我跟……他关系这么冷淡。”


没错,她跟江卫风的关系的确很冷淡,不,或者说冷漠更为合适,之前她一直不理解,一对夫妻,竟然连一句话的交谈都没有,这根本不正常。


现在她总算觉得,自己找到了一点答案,原来问题在她的身上。


“夫人是个很好的人,尊贵优雅,至于您跟先生的关系,恕我不敢多言。”


说了等于没说,苏定宁最终放弃询问这位管家。


看起来很好相处,实际上滑不溜秋的,看来具体情况,她还需要跟那个男人,也就是她的丈夫去了解,真是一件任重而道远的事情。


用完午餐后,因刚出院身体还没完全复原,所以苏定宁遵从医嘱,准备去卧室休息,上楼的时候,却额头紧锁,眉宇间全是迷茫和不开心。


她不相信自己真是别人嘴里所说的出轨渣女,可暂时又找不到证据证明。


以前的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而就在她上楼后不久,管家就拿起了客厅的电话,事无巨细的将别墅内发生的一切,汇报给了别墅的男主人……江卫风。


江卫风在听完别墅管家的汇报后,面无表情的放下了座机话筒,办公桌前正候着助理冷言以及秘书杜渐薇,两人等着男人发号施令。


却不知江卫风的思维完全没有停留在两人刚刚汇报的公事上,脑海里全是刚刚管家对他汇报的事情。


即便是失忆了,回到陌生的家里,却依旧这么自由自在,还有心情打听他们以前的事情,本想处理完手头的事情,尽早回去看看,此刻却突然改了主意。


既然她这么自在,完全不需要他,那他又何必留恋。


“安排去美国的飞机。”男人低沉悦耳的声音出口,带着一股独特的磁性。


苏定宁虽然是因为在车上发生的尴尬扑倒事件,有点害怕跟江卫风相处,想自己先冷静冷静,可是怎么也没想到,一冷静,就冷了半个月。


期间别说是跟江卫风见面,就连个电话也没有,若不是她身处这栋别墅内,她甚至会以为自己认识江卫风这个男人是在做梦。


实在是一个不合格的丈夫。


怎么能把自己老婆丢在家里,半个月不闻不问呢?


太失职了!


她决定,等下次见到他,要好好的跟他讨论一下这个问题。


这天,她因为白天睡的太多,晚上难得的失眠了,不想一个人无聊的在房间里瞪着天花板,于是开始在别墅里游荡。


她在逛遍整个别墅后,发现二楼的某个阳台,晚上看星星的视线特别好。


晚上,阳台上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苏定宁趴在阳台护栏上,双手撑着下巴盯着天空的星星看,天空像是一块黑布上镶满了耀眼的钻石,美的让人心旷神怡,突然,一颗流星在眼前闪过,快速的消失。


苏定宁赶紧站起身来,头往前伸,想要看的更清楚一点,因为太过激动,忍不住整个身体也往前倾出了大半,正准备看清流星的尾巴,忽然身后腰身一紧,一双手抱住了她的腰身,将她从阳台上给拉了下来。


她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后仰,‘砰’的一声撞到了一堵硬墙,后脑勺一阵闷痛。


“啊,好痛。”她惨叫了一声。


“苏定宁,你找死么?”


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愤怒的声音,因为情绪过大,就连胸腔中都发出了回响。


苏定宁疑惑的转头,这才发现,自己刚刚撞到的不是什么墙,而是男人的胸膛。


“谁找死了,我还没活够呢?”她顶了回去,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后脑勺,又嘀咕的抱怨:“你这什么肌肉啊,竟然这么硬。”


虽是嘀咕,但两人距离太近,江卫风不可避免听的一清二楚。


见她不知悔改,还东拉西扯,心中更怒,不由质问道:“你不找死,爬上阳台干什么,掉下去缺胳膊断腿,还想去医院么?”


“都说了,我还没活够,怎么会……等等”她双目突然一亮,似明白过来笑道:“原来你是担心我,以为我跳阳台啊!”


她会那么笨吗?


这个距离,跳下去摔不死,只会半死而已。


被她促狭的目光看着,江卫风也明白过来,刚才是他误会了,面色不由黑沉了下来,为自己懊恼。


平日里的成熟冷静,一到苏定宁面前,全都丢在狗身上了。


将怀里的人一把推开,伸手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连续在美国工作大半月,刚一回来,就看见她半个身体都快掉出了阳台。


一个紧张,竟忽略了这么显而易见的常识。


眸底闪过懊恼,恼羞成怒命令道:“以后不许爬阳台。”


“知道了,就这一次,还被你以为要寻死。”她笑嘻嘻的应下,一点都不生气,还觑着他的表情捂嘴偷笑:“我运气真好。”


江卫风恼怒的瞪了她一眼,懒得再看她,惹他心烦,颇有几分狼狈的转身大踏步离去。


见他就这样走了,苏定宁立刻想起,自己还有重要的事情没跟他商量,赶紧小跑追了上去:“你等等我。”


结果她不出声还好,一出生,男人竟越走越快。


费了好一番力气,才追着他到了她居住的卧室。


一个冲进门内,她突然想起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脚步顿时不由自主的停顿了下来。


她跟江卫风是夫妻,之前江卫风没有回别墅就算了,现在他回来了,那岂不是两个人要睡同一个房间。


瞬间瞪大眼眸,心里全是忐忑。


怎么办,她还没有做好准备。


就在她心思乱晃的时候,率先进入卧室的江卫风从更衣室里拿着件黑色真丝睡袍走了出来。


刚出门,就见当门神站在卧室门口的苏定宁,正不知在想些什么满脸纠结,眉头不由突突一跳,沉声道:“你站在那里干什么?”


“啊,没没什么?”


苏定宁惊跳回神,眼见他手里提着的睡衣,心脏不由快速的开始砰砰乱跳,接下来这是要换衣服,然后……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反正都是夫妻了,以前肯定什么都做过了。


她要淡定点接受才对,否则被他看不起了怎么办?


对,绝对不能被看不起。


做好心理暗示,苏定宁就一脸慷慨就义的大步往前走,就差在脸上写几个字。


来吧,我不怕你!


走到江卫风面前站定,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冷静的开口:“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什么事?”


“你怎么能把我丢在别墅里半个月不闻不问,是不是太过分了,怎么说我也是你老婆啊!”


一口气吐出这段话,胸口总算出了一口淤气。


这半个月她都快憋疯了。


江卫风闻言,却浑身僵硬了下,这才认真打量女人的表情,却遗憾的发现这女人脸上只有义愤填膺,而没有丝毫做错事的自觉。


也是,他忘了,她已经失忆了,也忘了之前闹死闹活要离婚的人是谁。


手一松,放下手里的睡衣,居高临下睨着她,扬眉问:“这么说,你怪我冷落了你。”


“什么冷落?”苏定宁蹙了蹙眉,满脸疑惑,她有说冷落吗?


“那你为什么怪我不回别墅?”男人的语气危险的一沉,身体也跟着前倾了一步。


苏定宁被突然放大的脸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


却忘了自己就站在床边,后退一步,小腿肚撞上了床沿,整个人不受控制的跌坐了下去,还没反应过来,男人瞬间倾身而上,弯着腰,双手从她两侧腰间穿过,手掌抵在床单上,将她整个人困在他胸膛与床单之间,而他还在逐渐靠近……


男人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敏感的脸颊、脖颈处,让她的整个染上一抹绯红,一颗心几乎都要跳出胸口。

未完


他眼神如此炙热如火,那方面应该不会不行吧?

继续阅读 

长按二维码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