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朝】时光生离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4-11 23:49:55

时光的颜色太亮,刺痛了我的双眼

爱像远古的呼唤,唤醒我体内波涛汹涌的情绪

在这深宫已经第三个年头了,我依然时常做梦。梦里是个周末,我和他双双躺在床上,看着我们俩都喜欢的电影,我笑或者哭眼泪都会出来,然后蹭在他的衣服上,把脸埋在他的怀里。他一边嫌弃地哇哇大叫,一边紧紧地搂着我。

 

三年前的一个周末,我和他躺在我们的小窝里午睡。听着他轻轻地呼吸声,我很快进入黑甜的梦乡。梦里,房子轰然倒塌,到处都是哭泣尖叫的人,我赶紧想拉他的手,可是什么也没拉到。

 

再醒来,我就来到了这里,高高的宫墙匡着一个个四四方方的天空,就像以前我生活的地方那些小小的格子间。是的,以前,我称之为以前,因为我分不清以前的生活是一场梦,还是现在是一场梦。还有,我不相信这世上有穿越这种事。


 

到这里刚一年的时候,虽然种种不适应,但我还是每天按部就班的过着枯燥的宫女生活。我相貌普通,性子既不多言也不寡语,有三俩相处的比较好的宫女,也有个别不喜欢我但也不至于厌恶到害我的人。用以前的话来说,扔在大街上便再也找不出我来了。傍晚,看着红红的宫墙,大雁从四四方方的天空飞过,我微微惆怅,用以前的话来说,这叫迷茫,年轻人的迷茫。但我也只稍稍迷茫了一会便心情转好了,因为晚上我不用当值。况且,还有什么好迷茫的呢,在这里,未来不都是被规定好了吗。

晚上,我和五儿悄悄到我们住处后方的一个小园子里,这个小园子很是荒凉,常年无人打理,因为宫人都说这里有一个宫女的鬼魂。我是不信鬼的,五儿是不怕鬼的,所以这里就成了我和五儿偷吃偷懒的“秘密基地”。

五儿是我在这里最好的朋友,她在家排行第五,所以就叫了五儿。五儿性格很是单纯,也很善良,我喜欢这样的人,喜欢简单一些,太复杂会让我非常有压力。也是因为她单纯又比我早来,我从她嘴里知道了不少这里的消息。比如,宫里最漂亮的是容妃娘娘,最得宠的却是才进宫一年的静妃娘娘,皇后娘娘是个好人,从不苛待后妃和宫人。今天晚上,我们是来偷吃的,白天我们俩偷偷地藏了难得的点心,此刻来到这无人的地方便赶紧狼吞虎咽起来。我和五儿的工作用以前的话来说叫“杂役”,哪里缺人手了就会叫上我们这一百多号人。所以,我们这一百多号人几乎是宫女里最穷的,没有固定的“油水”可捞。吃完点心,我们坐在一块大石头上,背靠着背,一起看着璀璨的星空。

“这里的天可真美,我以前没有看过天上有这么多星星呢。”我呆呆地对五儿说。

“你的家乡看不到这么多星星吗?我家乡的星星比这里还多呢!”五儿也呆呆地回道。

我站起来,仰起脸,让柔美的月光和熠熠的星光倾泻在我的脸上。

“阿靖,我们该走了。”五儿也站了起来。

我回过头,看着五儿身后的暗处,那里像黑洞,我赶紧转过头去,拉着五儿一起走了。

 

 

几天后,皇后娘娘突然下了一道懿旨,要从我们这一百多号人里给各宫娘娘各挑一个宫女。那天,我们一队一队的被叫进去,上面,坐着一大堆皇帝的妻妾,珠光闪闪的。我们一个个低声屏气,按照指令机械地做着各种动作,以便娘娘们能更好地挑选称心的下人。有几十号人被挑走了,大多数都是相貌平平看上去老实本分的。五儿跟了静妃娘娘,而我,则幸运地被皇后选中了。

接下来一个月我跟着皇后身边的掌事姑姑学着皇后宫里的规矩。就像五儿说的一样,皇后是个好人,从不苛待下人,甚至,对我还格外的照顾。只是,当她身边只有掌事姑姑和我的时候,她偶尔会出神地看我,仿佛要从我的脸上找什么似的。

我学好规矩不久,有一天早上,皇后把我叫到跟前,对我说:“阿靖,今天晚上皇上会过来。”

不等我思量好怎样回答,皇后娘娘又接着说道,“你见过皇上吗?可能你没见过吧。不过没关系,今天晚上就会见到了。”

我抬起头,不解地望着皇后娘娘。因为,按规矩,皇上来了之后,我这种级别的宫女是没有资格出现在内殿的,更别说见到皇帝了。皇后拉着我的手,她的手很温暖很细腻,我的手冰凉,但她依然轻轻地握着。

“阿靖,今晚本宫不方便伺候陛下,你替我伺候陛下好不好。”

我当然不能说不好,虽然我很不想。我也没有问为什么是我,因为这不合规矩。

我跟在掌事姑姑身后弯腰退下去,背后,我感觉皇后的目光一直在我的背上,这让我冷汗直流。

从早上便开始沐浴熏香,梳妆打扮,这一整天我都在被人摆弄,就连饭都是吃最清淡的,我想,这大概是怕味大了,熏着了金贵的天子吧。下午,当一切准备就绪后,掌事姑姑屏退所有的小宫女,从袖子里拿出一本小册子递给我,然后附耳教我一些“伺候人的活”。这些,我当然知道,但依然红了脸。姑姑走后,我一个人坐在床边,默默祈祷最好皇帝是喝醉了。一定是喝醉了,要不然皇后也不能随便选一个宫女就往皇帝龙床上拉,我在心里默默安慰自己。说实话,我很紧张,对于男女之事之前虽有过,但那是跟他,再也没跟第二个人有过肌肤之亲了。来到这之后,我以为会这样过一辈子,没想到这样在我看来倒霉到不行的事会落在我头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感觉自己快要睡着时,才听见门被推开的声音。我依着本能赶紧跪下,一双金线绣着祥云的靴子出现在我眼前。

“抬起头来。”年轻却威严的声音从头上传过来,比我在这听到的任何声音都好听,没有浓浓的古音方言味道,更像我以前讲的普通话。

我抬起头,垂着眼帘。

“看着朕。”头顶上的声音再次传来。

我心砰砰的跳着,强做镇定地慢慢睁眼。

时光的颜色太亮,刺痛了我的双眼,爱像远古的呼唤,唤醒我体内波涛汹涌的情绪。一瞬间,就像一万年那么久。眼睛瞬间被逼红,是什么?是委屈吗?

“你哭什么,朕长得很可怕吗”他伸出手,把我扶起来。

我眼泪扑簌扑簌一直掉,像从前一样,每次受了委屈见到他都会忍不住掉眼泪。而他没有像从前一样,把我搂在怀里轻轻拍我的背。这是他吗?这是我的他吗?我看着他的脸,没有眼镜的遮挡,一双眼睛显得炯炯有神。我想伸手去摸这张脸,却被他抓住了手。

“没有人教过你规矩吗?”他的声音不辨喜怒。

我愣住了,站在他的对面,依旧比他矮一个头,烛火的光在他的脸上跳跃,我看不清他的表情。这个时候,跪下也不是本能了。我不知所措,时间似乎停止了,我的心却在翻江倒海。他漆黑的眸子,仿佛黑洞一般,能把我吞进去,也像黑洞一般,亘古的沉静。我跪了下来,跪在他的脚边,深深叩首。

红烛还在跳跃,我悄悄睁眼打量着眼前这张熟睡的脸,还是那张棱角分明的脸,还是那微薄的嘴唇。但我知道,这不是我以前的那个他,他怎么会自己睡着而不抱着我呢,他怎么会让我跪在他的脚下呢?我转了个身,抱着自己的胳膊闭上眼沉沉睡去。

一整夜,我都在做梦,梦里我又回到了我们那个小窝里,他从后面抱着我睡,早上他先起床去上班,临走前低头亲了一下我。

待我睁眼时,天已经亮了。我洗漱完便赶过去给皇后请安。

皇后和诸位嫔妃都坐在正殿里,我深吸一口气,缓缓走进去,然后行大礼。皇后和蔼的唤我起来,并让我见过诸位嫔妃。

我一一向前行礼,当一件水红烟纱裙底出现在我眼前时,清澈的声音也从前方传来:“抬起头来,本宫看看。”

我依旧垂着眼帘抬起头。

“呀,这位妹妹跟静妃妹妹长得有些像,”另一个娇媚的声音很是惊讶,“不过,还是静妃妹妹更好看。”

我屈着膝,脚有些打颤。

“容妃妹妹又说笑了,静妃快点让新妹妹起来吧”皇后适时地开口。

得了赦免,我自动站在最末尾。我,一个还没有恩封旨意的宫女,当然只能站在最末尾。

皇后和各位嫔妃喝茶说笑,我盯着一盆兰花出神。那个人打破了我的宁静,那个人不是我的他,我不信穿越这种事。

 

 

之后的日子依然过得很平淡,唯一不同的是现在可以单独住一个屋子,不用再做宫女的活了。闲暇的时候,我会看看这蔚蓝得让人忍不住怜爱的天空,或者去一个小小的荷花池里看看鱼。

天空一直这样蔚蓝着,我希望时间再快一点,这样等我老去离开这个世界后,我的梦就醒了,然后我又回到那个周末,躺在他的怀里午睡。

我的住处很偏僻,但是在那个荷花池的对面有个小小的阁楼,那里可以看见包括我的住处在内好多地方,我一直想去看看。但是,在这深宫里,并不是能随便走动的。我只能看着这个阁楼悠悠叹息。

吃过午饭后,我才想起前些天五儿托给我送饭的小宫女传话来,约我今日去附近的一个小花园里见面,那里靠近静妃娘娘的长乐宫,五儿可以不时偷溜出来。想着五儿那丫头可能傻傻的站在太阳下等,我便拿了一把小扇子出门了。虽然是初夏,午后也还是热的。我拿着小小的团扇边走边看花,花儿很是好看,一串串红的,还有一朵朵白的,一颗颗嫩黄的,我通通叫不上名字。微风轻轻拂过我的脸庞和裙子,我想我这上好的蜀锦裙子一定在轻轻地随风摆动。我至今没有分封,宫里的人都叫我姑娘,但我吃的用的却都是很好的。五儿偷偷跟我说过,这次新进贡的蜀锦除了皇后和几位得宠的嫔妃,就只剩我有了。我一边走一边轻轻扇风,阳光很是嫩毒,初夏的嫩毒,刺得我微微眯起双眼。一个转角,便要到前面那座小亭子里了,不知道五儿会不会去那边等我。当我慢慢靠近那边的亭子时,才听到那边悠悠的说话声,我赶紧闪进旁边一大丛花树后面。隔得有些远,但那清澈的女声还是穿透了我的耳膜。

“皇上,您看臣妾带这朵玉兰好不好看?”是静妃的声音。

“不要带这些花,天热一下子就萎了。朕命人给你做了些玉饰,过几天就会送到你宫里。”

“皇上怎么知道静儿喜欢玉饰?皇上您真是什么都知道!静儿多谢皇上。”静妃的声音很是欣喜,恰到好处的露出一丝俏皮和亲昵。

“哈哈哈,来,静儿,到朕这儿来”

我透过花树的缝隙,看见静妃坐到了他的腿上,双手挂在他的脖子上,他捏捏她的鼻子...

我不知道我是怎样落荒而逃,又是怎样回到住处的。

整个夜间,我都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初夏的晚上也会这样的凉?


 

 

梦里还是那个周末,房子摇摇晃晃,他把我护在身下。可是,来不及了,来不及握住他的手,世界已成了一片漆黑。

“阿靖,阿靖,快醒醒,快醒醒!”

我努力地睁开似乎黏在一起的眼皮,眼前出现五儿的脸。看见我醒了,五儿吐了一口长气。

“阿靖,你刚刚梦魇了”

“嗯,我睡了多久了?”

“三天了。”

“都有谁来过?”

“皇后娘娘派人来过,静妃娘娘把我带过来照顾你。”

“哦,等我身子好些了,再去谢恩。”

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搬来了许多花,午间的阳光洒在一片片姹紫嫣红上,热烈或者清浅的颜色承受着阳光的火热,仿佛丝毫不害怕暴晒过后的萎靡。

“这些花儿...是皇上派人送过来的。还有...一只猫,皇上说等你病好了,再把猫抱给你。”

“宫里什么时候有猫了?”

“这是皇上专门命人寻来的。我听说,皇上三个月前就寻了许多刚出生的猫,命人用羊乳喂养,现在,专门挑了一只最亲人最健壮的给姑娘...额,阿靖你。”

我默默穿好鞋下床,站在窗前看那些花。

“阿...阿靖,我总觉得这样不大好,皇上也没给你名分,又不大来,但是好像又很是记挂你,这样我有点担心。我虽傻,也知道,这后宫却是吃人的地方。”

我回头,五儿稚嫩的脸上浮起一丝忧愁,也看着我。我轻轻地笑,对五儿道:“五儿,这几年多攒些钱,多伺候伺候那些年长的姑姑,以后有机会出宫了,这些都是你的倚靠。”

“嗯嗯。”五儿用力地点点头。

五儿,你若有空,便去帮我把猫抱来吧。

......

小猫是只橘色花纹的,很是活泼健壮,也很亲人。我抱着它,想起以前我生活的那个地方有句话叫:十个橘猫九个胖。看着现在它小小的一只,想着以后也会长成一个大胖橘猫吧。

“不如,就唤它小橘吧?”我一边逗弄着翻着肚皮撒欢的小橘猫,一边抬头对五儿说。

“小橘?很好。”他逆光站在门前,看着我。

我慌忙跪下,却看见小橘迈着小短腿跑到他的身边,好奇地用爪子扑打他鞋子上的祥云和龙纹。

他迈步上前,把我扶起来,顺便轻轻推开玩闹不休的小橘。

又瘦了,总是这样瘦。”他捏捏我的手臂。

我低头不语,因为我实在是也不知该说什么。

空气格外闷热,感觉傍晚要下一场大雨。小橘却丝毫不受这种闷热的影响,欢快地追着自己的尾巴。

“你...还好吧?”他的声音干涩,似乎很艰难才蹦出来这几个字。

我突然浑身燥热起来,身上这柔软的绸缎此刻像是枷锁,我恨不得撕碎了它。

“你说呢?我好不好?我好不好重要吗?我看你已经迷失在这里了吧?”从我嘴里发出的尖利声音震得我脑袋嗡嗡作响。

他愣在那里,我也一愣,刚刚说话的真的是我吗?窗外渐渐刮起了风,凉凉的穿透了我被汗水浸湿的中衣。一瞬间,我清醒过来,又出了一层冷汗。看着那雕花的木窗,还有摆在窗前精致的天青色花瓶,一切都精致的了无生趣。

我冷静下来,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到:“我在这里不开心,或许死了就能回到以前了,你给我一个安稳的死法吧。”

他盯着我,渐渐地眼眶有一丝丝的红了。半晌,他才说道:“我一直都不愿勉强你做你不喜欢的事,以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但是,你不可以任性。既来之,则安之。我现在有我的责任,我没法像以前一样待你,你要懂事一些。”

我不由自主动了动嘴唇,心里那些问题疯狂地叫嚣着。但最终,还是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我很想问问他:除了责任,你难道没有一点点迷失吗?美人在怀,没有一点点心动吗?你的心里,还有我多少位置?

我依旧天天做梦,梦里,他下班回来喝得伶仃大醉,我扶着他躺好,他嘴里喃喃说着:“阿靖,你就是我努力的意义...”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晌午了,我把蹲在床边的小橘抱起来。小橘近来端庄了些,总是在睡觉,呼噜呼噜软绵绵地躺在我怀里。

夏日的午后,各处的园子几乎都没人,我正好乐得这个时刻出门。我抱着小橘,在荷花池旁找到一个小亭子,这些小亭子依水而建,即使在午后,也很是清凉。小亭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摆放了一盆盆花,据说是西域新进贡的。花儿不艳丽,小小的蓝色的,很是不起眼。奇的是,它有一股清清爽爽的香味,像是我以前常喝得那些果茶。每次,来到小亭子后,都会忍不住凑到花儿边上深深地呼吸。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一阵困意袭来,我用手撑着脑袋,小橘也从我怀里跳了出去,跑到一旁的小石凳上趴着。脑袋渐渐越来越重,感觉手都要撑不住了,我迷迷糊糊地考虑要不要回去。忽然,我感觉脸上有热气扑来,倏地睁开眼睛,一张放大的脸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惊的从石凳上摔下来,小橘也喵呜一声跑出了亭子。

“哈哈,你不用吓成这样吧。”脸的主人看着我狼狈的样子爽朗大笑。

我红了脸,忍着麻得不行的腿慢慢爬起来,对着这个清俊的少年行了礼。能出现在皇宫的正常男人,除了皇帝,应该就是宗亲了吧。行过礼后,我正准备离开,

少年挡住我去路,指着那些蓝花对我说道:“这位姑娘可知那些是什么花。”

我顺着他的手指看向那些花,摇了摇头。

他笑了,继续说道:“姑娘既不知这是什么花,那定不知道这些花儿闻久了会让人神思恍惚吧?”

我微微一惊。他轻轻笑了,好看的眉眼像极了一个人,只是我一下子想不起来这到底像谁。

“这花叫幻心,生长在西域,由于颜色不讨世人所喜,很少会有人注意,更少有人知道它的香味有慢毒。我不知道姑娘是不是经常来这亭子,只是日后还是避开这些花儿的好。前几日,我幕时陪皇后娘娘来荷花池时,这儿摆的从不曾是这个花。”

我看着那一盆盆花,只觉得头晕目眩,清风拂来,荷花池对面的小阁楼在水面的倒影被吹得破碎。

我强按住胸口,以免自己吐出来。又对少年行了一礼:“多谢您告知,恕我无礼先告退了。”

我一路小跑,回到住处时再也撑不住,晕了过去。

待我再醒来时,已经几个月没有见过的皇后娘娘坐在我的床前。我浑身无力,依然装做要起来给她行礼的样子。

果然,她摆摆手,“不必了。”

“多谢皇后娘娘。”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很是沙哑,想喝口水,但是失望地发现房内除了皇后娘娘和我,便没有其他人了。似乎看出我的心思,皇后娘娘递了个剥好的橘子给我。我没有客气的接过橘子,放进嘴里,酸酸甜甜的,让我整个人都舒服起来。

“那日,在荷花池畔和你说话的公子是本宫的弟弟。”皇后看着我一口接一口的吃着橘子,似乎神色有些复杂。

我这才想起来为何当时觉得那少年眉眼像极了一个人,不就是眼前的皇后吗?

“公子丰神俊朗,很有娘娘的风采。”我真心的夸奖道。这姐弟俩,确实都是长得好的。

皇后抿嘴轻轻笑了,手里剥着第二个橘子,她拿着青青的橘子皮放到鼻子前闻一闻,然后把橘子递给我。

“本宫有三个哥哥,却只有这么一个幼弟。这孩子从小顽劣,不甚懂规矩,本宫父亲恨铁不成钢,几次欲将他打死,都是本宫拦下。后来父亲便再也不管他了,只言交给本宫和皇上管教。”她看了看我,继续说道,“别人都说丞相一家儿女俱出息,只这个幼子有损门楣。只是本宫知道,他虽顽劣,却不是不知道理的。”

“我看公子是郎朗君子。”我一半真心一半恭维道。

皇后盯着我的眼睛,“可是这宫中却有流言说本宫弟弟与你一见倾心。”

“咳咳...”我差点咬到舌头,连忙拿出帕子捂着嘴巴,“娘娘明鉴,这绝对没有的事,那日公子只是与我偶遇,彼此见过礼后便走了,并未有越矩之事。”

“本宫的弟弟本宫自然是相信的。只是这流言不是这么容易平息的。况且”她顿了顿,“你晕过去后,太医替你诊脉,发现你已有两个月的身孕。”

我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皇后说的什么。摸着自己的小腹,想起两个月前的那天晚上,那会天气还有些凉,他带着一身的醉意和寒气来找我,一边唤我阿靖,一边亲吻我。没想到,竟然有个小生命已经在我的身体里种下了。

“娘娘您刚刚说流言和我的身孕,这有什么关系吗?”

“内务府的记档上,并未有两个月前皇上临幸你的记录。唯一的一次是四个月前,还在本宫宫里的时候。”

手里的橘子皮已经被我捏变了形,像是有感应似的,胃里亦一阵阵翻腾,我强压下这种恶心的感觉。

“娘娘特意等我醒来,想必已经有平息流言的办法了。”看着皇后白皙粉嫩的脸,我想我此时的脸色一定白的吓人。

本宫并没有什么法子平息流言。”皇后瞟了我的小腹一眼,又把眼神移到床上的蚕丝被上,“只是,阿靖,你是聪明人,该当知道这史书从来都是由成者书写。孩子是皇上的,皇上清楚,你清楚,本宫也是清楚的。只是有些人怕你在这后宫占据一席之地而已。但你若是占住了,站稳了,流言自然散了。”

“娘娘,为了洗去缠绕公子的流言,您对我说这些,您不怕有朝一日我在这后宫站得太高太稳吗。”

“呵,我从不怕有人站得比我高,我只想保我家族能全身而退。世人只知丞相家位高权重,却不知道在这高位每一刻都战战兢兢,我和我的家族都不想要那世人眼里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她站起来,轻轻摸着床幔上的粉色流苏,“若是能保全我的家族,做任何事我都是愿意的。”

“你又如何能断定我有那个能力?”

她转过身,看着我,笑了:“你以为你是如何突然调到我身边的?”

“是...他?”

他?呵,是皇上。是皇上为了接近你,让本宫给六宫添宫女。不过是个宫女,本宫不明白皇上为何如此费尽心思。但是后来发生的种种,本宫才明白皇上对你的早已情根深种。只是本宫到现在依然不明白这样深的感情,是为何就这样突然种下的。

我泛白的手指紧紧地抓着柔软的被子,汗水一滴一滴的流了下来。

“别人都说因你有几分像静妃才被皇上注意到。”皇后没有注意到我的异常,“本宫却是明白了,静妃的静字才是因你而有。就像皇上突然发现了你,之前一切却都是为了你。有时候本宫真觉得你是皇上上辈子心上人,这辈子突然出现讨债来了。只是,皇上,他在这辈子太艰难了,比我谢家处境也好不了多少。”

身下被子已经湿透了,我把脸埋在被子里。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对皇后说道:“已经晚了,你走吧。”

皇后并没有听明白,只说:“本宫知道你一时不能接受,没事,你好好养胎,本宫定能保你平安。等你想明白了,随时来找本宫。 ”

 

快要临产时,我终于把孩子十岁以前所有的衣服都准备好了,还有那些我根据以前的记忆写下来的算术、科学知识,甚至还有简单的英文。

阿靖,快歇一歇,晚膳皇上说过来用的。五儿拿着帕子细细地替我擦脸。自查出身孕以来,就是五儿在贴身照顾我。怀胎十月,我作为一个母亲有多辛苦,五儿照顾我就有多辛苦。我捏着她的手,再一遍告诉她,床底下的一个箱子是留给她的东西。

“哎,知道了,最近一天说几百遍,果然是要做娘亲的人了,又开始唠叨了。”阿靖一边说一边端着水盆出去了。

我摸着肚子,想着以后,五儿一定能照顾好我的孩子。

用晚膳的时候,他准时过来了。像过去的几个月一样,他一来便先牵着我的手,问我今天吃了多少,吃的好不好,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估计,快要生了。”

“是啊,感觉肚子又往下了一些。阿靖,你怕不怕?”

“不怕。”我看着他的眼睛,“这是我们的孩子,与我们血脉相连的孩子,我们在迎接他,我作为母亲,又怎么会怕呢?”

他把我搂进怀里,轻轻地说:“快了,就快了,很快就不用再担心了。”

“是啊,快了。”我轻轻地应到。

“用力,您用力啊!”、“阿靖,别怕,阿靖你要挺着,皇上就在外面。”

“阿靖,我在这!我就在门外!你别怕!”

耳边的声音此起彼伏,我的嘴里被放入参片,我知道,只要撑过这最后一口气,我的孩子出来后,我就可以休息了。

我拼命咬着牙,用尽最后的力气,我能感觉到,我的孩子他就快要出来了,他和他的母亲一起努力着。

“生了!娘娘生了!是小公主!”“恭喜皇上!”“阿靖...”

耳边的声音渐渐模糊起来,孩子出生了,我可以闭眼了,好累,我现在要回到我的他身边了,我的他就在黑暗的尽头等着我。


十一

阿靖走后,皇上一个月不曾处理政事,每日只是抱着小公主,不理任何人。

贴身照顾小公主的只有我一人,就是奶娘也不能贴身照顾。小公主的生得很漂亮,不像阿靖,却很像皇上。许是有感应,每日夜幕降临时,小公主便啼哭不止,只有皇上抱着,小公主才能安然入睡。

后来我听说,静妃带着一个宫女向皇上揭发皇后毒害阿靖。据说是皇后每日给阿靖送的橘子里有毒。皇上大怒,但奇怪的是皇上只是令皇后禁足,封静妃为皇贵妃,令其统领六宫。

一年后,公主的生日,阿靖的忌日这天。静妃因其家人谋反牵连入狱,又被多位后妃揭发其苛责毒害后妃之事,在狱中自裁。同日,丞相谢家四父子纷纷告老请辞,皇上允准。

我不由得想起,去岁,我躲在那个小花园后,听见静妃与阿靖说话。

“你终于想好了。”

“是,把那个药给我。”

“这个药,吃了后,你就只能活一年了,慢慢地没有征兆的死去。”

我透过缝隙看着阿靖拿着瓷瓶走远了。

“娘娘,她要是吃了,会不会被太医知道?”

“放心,肯定不会,本宫父亲派人打探过了,太医院没有人认识此药。”

“娘娘,奴婢还是有些担心,她要是像皇上告密怎么办?”

“哼,她这种人,自视清高,总觉得皇上是她的,几次故意让她撞见皇上和本宫亲密,就是为了让她死心。她现在死心了,就一定会吃。就算她不吃,也还有其他招,让花房的小周把幻心摆在她常去的那个亭子,皇后的弟弟是不是最近常入宫?哼,看来本宫要约皇上看一出好戏了。”

“娘娘英明!”

十二

夏,靖元三十三年三月,靖元帝唯一的子嗣念靖公主下嫁,那一日京城十里红妆,樱花满天,万国来朝敬贺公主出嫁。

同年十月,靖元帝传位于其弟。次年六月,太上皇崩。

民间传闻太上皇临走前口中一直念着一个叫阿靖的名字。

“阿靖,我实现了自己的抱负,却弄丢了你。现在我来找你了,你不要走太快,我要回去了,回去了。”

 

 


生活便是五官食色

热爱文字的你

一定会拥抱我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