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前任发"我想你",看到回复我哭了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12-06 11:52:59


第一章:逃跑.

“啊!”

慕轻初被突如其来的大掌掐的快要断气了,她抬头满眼惊恐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厉墨白!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他怎么会突然出现!

厉墨白毫不理会女人的恐惧和周围乘客的目光,拽起座椅上满面惊恐的女人,一路拖着进了机舱的卫生间。

逼仄的卫生间内,慕轻初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她的裙摆就被高高掀起,男人的火热已经整根顶了进来。

那里还很干涩,撕裂的疼痛几乎让她泪崩。

他在干嘛?!

这是在飞机上!

外面还有那么多乘客!

但更让慕轻初惊慌的是她肚子里的孩子!

“啊,不要,墨白,不要,我求你了,我肚子里的宝宝已经四个月了,你不能现在要我啊!”慕轻初尖叫着,挣扎着。

厉墨白毫不理会她的苦苦哀求,凤眸中闪过鄙夷,“慕轻初,这是你背着我私自逃走的代价!你以为你跑到国外,你就能生下你肚子里的野种了?天真!”

话语间,厉墨白已经开始下体的横冲直撞。

下身的剧痛传来,慕轻初以最屈辱的姿势趴在飞机卫生间的墙壁上,被厉墨白狠狠折磨着。

“厉墨白,你真不是人,你忘了吗?这是我们的孩子啊!”慕轻初咬着牙颤抖地说道。

厉墨白冷峻的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意,下身贯穿的动作越来越快,他一把翻过墙上的女人,狠狠捏住她的下巴,“呵,慕轻初,你没有资格生我的孩子,只有安妮才可以!”

见女人咬着嘴唇不回答,他又讽刺道:“怎么样,慕轻初,跟自己本来的妹夫在飞机上做爱的感觉如何?”

厉墨白的话如同最锋利的刀子一般狠狠凌迟着慕轻初的心,将她的骄傲、她的自尊、以及她疯狂的爱情撕的粉碎。

下体钻心的疼痛不及她心里痛苦的亿万分之一,她一直都知道,驰骋在她身上的这个男人不爱她,他爱的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慕安妮!

眼泪,终于还是忍住不住流了出来。

厉墨白看着身下的女人哭了,心中的烦闷又增加了几分,下身进出的动作再次加快。

在激烈的冲击下,慕轻初终于忍不住情动了,羞人的呻吟声止不住地从嘴里嘤咛出来。

“呵,慕轻初,你看你多贱。还口口声声说不要,现在飞机上也能叫的这么风骚!”

“咚~咚~咚~”

空姐不停地敲着门,“里面的乘客请注意,你们的行为已经眼中影响了机舱内其他的乘客,请马上停止!”

闻言,厉墨白笑的疯狂。

慕轻初羞辱极了,突然,下身流出了大量的温热猩红液体,她连忙带着哭腔哀求:“墨白,我求你,快停下来!我在流血!”

厉墨白低头看了看两人的交合处,然后嫌弃地抽出了自己的整根火热。

对,就是嫌弃。

慕轻初永远也忘不了这个眼神。

没了厉墨白身体的支撑,慕轻初像烂泥一样瘫倒在地上,“墨白,求你,救救我肚子里的孩子!”

她死命拉住了他的脚踝。

厉墨白一脚踹开了她的拉扯,从容不迫地整理好了衣服,推门走了出去。

“慕轻初,你该求的是医生,不是我。”

机舱的乘客统统回头想看一看这不知羞耻的女人到底是谁。

慕轻初伏在地上,抬不起头来。

三年了,她嫁给厉墨白整整三年了。

这个孩子还是几个月前,她偷偷吐掉了厉墨白塞到她嘴里的避孕药才怀上的。

原本以为,有了这个孩子,厉墨白就会慢慢接受她的,可是没想到他对她的恨意竟然浓到容不下这个孩子……

竟然发了疯地在飞机上要她!

第二章:慕安妮回来了

慕轻初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到了医院的病床上。

她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

还好,孩子还在。

“呵,厉太太,昨天在飞机上被我上的体验如何?”厉墨白冰冷的声音在病房响起。

慕轻初吓得紧紧抓住了身下的床单,咬牙道:“厉墨白,你真是疯了!”

“呵,慕轻初,你下次再敢逃跑我不介意再换个地方上你。”说着,厉墨白伸手轻挑地拍了拍慕轻初苍白的脸蛋,“你得感谢你这张脸,还好它长得跟安妮有几分相似。不然即使你顶替安妮嫁给我了,我也不会上你的,更不用说怀孩子了!”

慕轻初的身体随着厉墨白冷漠讽刺的话语,一点点地跌入冰窖。

这个男人从来都知道要怎么伤她。

“厉墨白,那好,那我现在求你,求你一辈子都不要再上我了!”慕轻初颤抖着身子嘶吼道。

“由不得你。”厉墨白冷哼了一声,直接把慕轻初从床上拉了下来,修长的五指如灵蛇一般粗暴地滑进了女人下体的私密处。

慕轻初痛的眼泪直流,“厉墨白,你下流!”

看到她的眼泪,厉墨白心里莫名涌出不耐烦的情绪,“慕轻初,不要以为你装可怜我就会同情你!三年前你下药爬上了我的床,逼走了安妮,然后舔着脸顶替她嫁给我的这笔账,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厉墨白,如果我说,三年前对你下药的人不是我,慕安妮出国也不是被我逼的,你信吗?”慕轻初拼尽全身的力气颤抖着声音问道。

可是,她没有等到身上男人的答案。

厉墨白在接了一通电话之后,一把推开了手中的女人,整个人匆匆冲向门外。

慕轻初向被垃圾一样扔在那里。

到底有什么事情会让厉墨白如此紧张?

一直到中午,张妈才拧着保温桶走了进来,“太太,我给你熬了汤,喝一点吧。”

“谢谢张妈。”她伸手接过张妈手里的排骨汤,顺嘴问道:“墨白刚刚走的那么急是去哪里了?”

她有种不详的预感。

“太太……安妮小姐早上到机场,厉总去接她了。”张妈支支吾吾地说道。

慕安妮回国了!

这个消息震得慕轻初耳朵发痛。

她下意识就要起身往外冲,手中滚烫的排骨汤尽数洒到了手背上,立刻起了一片大红泡,可是她根本没有感受到一丝一毫的疼痛。

“姐姐,你这么激动,是要去赶着见我吗?”

温柔甜美的女声自门口传来,慕安妮笑意盈盈地倚着病房门框站着。

“你……慕安妮你为什么会回来!”慕轻初颤抖着嘴唇问道。

慕安妮没有回答她的质问,反而温柔地看向张妈,“张妈,你先出去,我跟姐姐好久不见,还有好多私话要聊。”

“别!张妈,你别出去!”慕轻初下意识地不想让张妈出去,她害怕像以前一样,每次跟慕安妮单独在一起都会被她设计。

“太太,我就守在外面,有什么事情你喊我就是了。”张妈安慰地说道,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太太会这么害怕安妮小姐,明明安妮小姐这么温柔的人碍…

看着张妈关上了门,慕安妮立刻收起了脸上的温柔,“姐姐,三年不见,你嫁给墨白过的还幸福吗?墨白刚刚去接我,他还是跟以前一样地温柔呢!对啦,听说你昨天逃跑被抓回来了,还在飞机上被羞辱了……”

慕轻初冷声打断了她的讲话,“慕安妮,三年前你就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这次回来又是想干嘛!”

三年前的对话历历在目。

“姐姐,只要你把你妈妈留给你的所有慕氏集团股份都给我,我就会出国,让你代替我嫁给厉墨白。”

“真的吗?!”

慕轻初记得她当初兴奋坏了,连忙办手续把所有股份都给了慕安妮。

结果,慕安妮竟然对厉墨白下药,把她送到了厉墨白的床上!而慕安妮自己竟然留下一份绝望的信,信中处处指明是她慕轻初逼她出国的!

从此,慕轻初被厉墨白恨了三年,折磨了三年。

而现在,慕安妮为什么又要回来?

“哈哈哈哈。”慕安妮捂着嘴大笑,“姐姐,光慕氏集团的股份怎么能满足我?我这次回来,当然是想要你厉太太的位子啊!”

说着,慕安妮伸手轻轻抚过慕轻初微微隆起的小腹。

慕轻初打下了她的手,满脸警惕地看着她,“你想干嘛?!”

“姐姐,帮我削个苹果吧。”慕安妮笑的一脸无害,将手中的水果刀跟苹果都塞到了慕轻初的手中。

就在慕轻初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慕安妮一把拉过她手里的水果刀捅进了自己的腹中。

随后,慕安妮痛苦地倒在了地上呻吟着:“姐姐,我刚回国就来看你,三年了,你为什么还是容不下我……”

第三章:孩子没了

厉墨白打开门的时候,正好看到慕轻初握着沾满鲜血的水果刀,而被她捅的慕安妮正满身鲜血地蜷缩在地上。

心中一股莫名的火气涌了上来,厉墨白冲上去冲狠狠扇了慕轻初一巴掌,怒吼道:“慕轻初,你怎么这么恶毒!如果安妮有半点闪失,我一定要你跟你肚子里面的孩子一起陪葬!”

慕轻初被这一巴掌扇的差点摔到了地上,“厉墨白,如果我说是慕安妮自己捅的刀子,你信吗?”

“贱人,我跟张妈都亲眼看到了,你还要什么好辩解的!”

话毕,厉墨白匆匆抱着地上的慕安妮冲了出去。

慕轻初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慌张的样子。

张妈站在一旁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慕轻初抬手擦掉了嘴边溢出的血迹,自嘲道:“张妈,是不是连你也觉得就是我捅了慕安妮?”

张妈摇头朝后退了几步,无奈道:“太太,安妮小姐那么温柔的人,你怎么下的去手啊!”

连她最亲近的张妈也不相信她!慕轻初终于绝望了,她身边已经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她了,原来,她爱厉墨白的代价就是变得一无所有……

“慕轻初,你给我起来!”厉墨白冲进来将慕轻初拉下了床,“人是你捅的,你现在就去赎罪!”

慕轻初觉得自己的手腕就要被捏断了,她伸手死命拍打着眼前的男人,“厉墨白,你发什么疯,你放开我!”

厉墨白毫不理会她的反抗,一路把她拖到了手术室外。

“安妮失血过多,血库的血不够,你跟她一样是熊猫血,你去给她献血!”

男人冰冷的声音把慕轻初的心一寸寸地浇凉,她下意识地开始嘶吼:“厉墨白,我肚子里还有孩子,不能献血!况且慕安妮的伤是她自己捅的,她就是自作自受,凭什么要我给她献血!”

厉墨白削薄的嘴角噙起一抹冷笑,“由不得你选择。”

话语间,手术室里已经冲出来了一群护士,七手八脚地把慕轻初给架了进去。

“你们干什么!你们放开我!”

慕轻初痛苦着,死命挣扎着,只是却无济于事,她被强行摁倒了冰冷的手术台上。

慕轻初一把抓住那个正要给她插针管的医生,“求求你,不要抽我的血!我肚子里面有孩子!我的宝宝已经四个月大了!”

医生并不理会她绝望的哀求,挣脱了她的手。

冰冷尖锐的针头刺入皮肤,慕轻初的意识随着血液的流出,逐渐涣散。

她会死吗?

死了也挺好的,只是苦了她肚子里的孩子。

不知道昏睡了多久,慕轻初醒的的第一反应就是摸了摸自己的小腹。

那里空荡荡的,空无一物。

孩子没了,被孩子的父亲亲手杀死的。

半晌,她捏着病床上被单的手逐渐缩紧。

“蔼―”

终于,她发出了绝望的尖叫。

在隔壁病房照顾慕安妮的厉墨白闻声冲了进来,在看到慕轻初醒了的那一刻他松了一口气。

“慕轻初,没事你发神经叫什么叫?就为了把我从隔壁吸引过来?有话快说,我还要赶着去隔壁病房照顾安妮。”厉墨白不耐烦地说道。

第四章:追究法律责任

慕轻初抬手抹去了眼角的泪水,她为什么还会有眼泪?不是应该已经哭不出来了吗?

“厉墨白,你赶紧滚回去照顾你的好安妮!我只是在哀悼,哀悼我死去的孩子,哀悼过去爱你的慕轻初!我真是瞎了眼才会爱上你这个混蛋整整七年,以后我再也不会爱你了!”

既然他这么爱慕安妮,昨天为什么要把她从机场抓回来!难道就是为了不让她生下肚子里的孩子吗?

厉墨白,他真的太狠了!

一听到慕轻初说不爱自己了,厉墨白胸中升起了一股滔天的怒气,他冲过去狠狠掐住了女人纤细的脖颈,咬牙一字一句道:“慕轻初,我们之间,只要我没有喊停,你永远没有资格停止爱我。”

话毕,他一把推开了手中的女人。

慕轻初被他推得撞到了床边的柜角上,一时晕了过去。

厉墨白见她没有动,嫌恶地讽刺道:“慕轻初,你现在又是在跟我玩什么装死的把戏?”

回答他的只有病房无尽的安静。

“慕轻初,你怎么了?!”厉墨白翻过床边的女人,她正双目紧闭,满头鲜血,身下雪白的床单被染得通红。

厉墨白心头一紧,下一秒已经抱着床上的女人拔腿冲了出去。

慕安妮闻声赶了出来,紧张地问道:“墨白,姐姐怎么了?”

谁知,厉墨白在抱着慕轻初路过她的时候,脚步都没有停一下,就像没有听到她在讲话一样。

慕安妮死死盯着厉墨白离开的方向,眼神逐渐狠毒,双手慢慢收紧,“姐姐,我一定会把你从墨白的心中赶走的,厉太太的位子只能由我来坐!”

厉墨白抱着慕轻初一路狂奔,一直跑到了医生的值班室,“医生,医生,你帮我看看,她有没有生命危险?!”

值班医生被厉墨白嗜血的模样吓到,这可是江城最有权势的男人碍…

“厉先生,您先把慕小姐放到床上,我这就来检查。”

厉墨白看着医生在床边不停地包扎、检查,太阳穴就止不住地突突直跳。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他该讨厌痛恨这个女人的才对!

“厉先生,您不必太担心。慕小姐只是失血过多晕过去了而已,她刚经历了献血跟流产,所以身体还很虚弱……”

听着医生说了慕轻初的身体没大碍,厉墨白立马就转身离开了,仿佛一刻都不想多停留。

“墨白,虽然姐姐捅了我是犯法的,可是她也因此给我献血,还失去了一个孩子,这也算是赎罪了。要不,我们就不要再追究姐姐的法律责任了吧!”慕安妮拉着厉墨白的手温声细语地说道。

她知道,现在慕轻初在厉墨白心里的位置还很重要,她要借此讨好厉墨白。

果然,厉墨白温柔地拍了拍她的手,“安妮,你真善良。”

本来,他还想着要怎么开口让安妮饶过慕轻初那个恶毒的女人的,没想到安妮还是一如既往的善良。

慕轻初像死尸一样躺在床上,满眼空洞地望着头顶的天花板。

慕安妮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带着满脸的讥诮跟不屑。

“呀,姐姐,你的命可真是大呢!被墨白逼着抽了半身血给我,还流掉了一个孩子,甚至还被墨白撞得失血过多,你竟然还没死?!”

是啊,她怎么还没死?

慕轻初强撑着床沿坐了起来,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狼狈,她用空洞的眼睛紧盯着面前的女人:“慕安妮,你到底想干嘛?你一定要看着我死你才满意吗?”

“不,光是死了我怎么能满意?”慕安妮一步步紧逼到慕轻初的床边,“我要让你一无所有地死去,我一定要夺走你身边所有的东西!”

第五章:沈子逸回来了

慕轻初看着眼前如蛇蝎一般狠毒的女人,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她已经一无所有了,还有什么好失去的?

厉家太太的位置么?反正她早就不想要了。

见慕轻初没有说话,慕安妮自顾自地说道:“姐姐,你知道墨白他有多恨你多爱我吗?他今天竟然要请律师追究你捅我那件事的法律责任,还是我替你求情他才作罢的呢……”

“够了!你不要再说了!”慕轻初咬牙打断了慕安妮的讲话,“我根本就没有捅你!”

但是厉墨白怎么能真的忍心把她送进牢房呢?!

“姐姐,你有没有捅我不重要,重要的是,墨白相信你捅我了呀!为此你不是还失去了一个孩子不是么?”

说着,慕安妮从包里掏出了一个玻璃瓶,里面装着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

“这是什么?”慕轻初颤抖着嘴唇问道。

“啧啧,姐姐,你不认识了吗?这就是你肚子里的孩子啊!听说孩子在娘胎里是用羊水泡着的,那我现在就用硫酸泡着!哈哈,你看小姨对他多好啊!”

慕轻初的脑子随着慕安妮的话陡然炸裂开来,她下意识朝着玻璃瓶扑去,却由于体力不支栽倒在地上。

“孩子,我的孩子,你还给我……”慕轻初趴在冰冷的地板上呢喃着。

沈子逸刚一进病房就看到慕轻初被欺负得这么惨,心疼得都揪到了一起。

“初初,你快起来啊,地上凉。”沈子逸冲过去把慕轻初抱到了床上。

慕轻初一把抓过他的手,“子逸,子逸,你快帮我把我的孩子抢回来碍…”

沈子逸这才看到慕安妮手里还抱了个瓶子,连忙冷脸不耐烦道:“慕安妮,瓶子留下来,你马上给我滚出去!”

慕安妮哪敢继续得罪沈子逸这尊大佛,下一秒就丢下瓶子跑掉了。

慕轻初如获至宝似的抱着怀里的瓶子,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停地掉着。

沈子逸心疼地把她搂进怀里,“初初,对不起,我来晚了,我应该早点回国的,不然你也不会被厉墨白那个混蛋伤害成这个样子!”

而怀中的女人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自顾自地又哭又笑,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宝宝,宝宝……”

沈子逸握紧了手中的拳头,厉墨白,我一定要把你对初初的伤害加倍地还回去!

慕轻初那天抱着那个瓶子睡了一晚上,她不知道沈子逸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只知道他陪了她很久。

第二天一早,慕轻初就回到了厉家别墅,她要跟厉墨白离婚。

刚一走进门,她就发现别墅里面多出来很多女人用的东西。

慕安妮自楼上走下来,穿着一身真丝吊带睡衣,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模样。

“呀,姐姐回来啦?墨白叫我住在这里养伤,说是你做的饭菜很可口,让你给我好好调理身体呢!”慕安妮风情地笑道。

慕轻初心里一阵恶心,她还没有跟厉墨白离婚,他就急着把慕安妮带回家里住,竟然还妄想让她给慕安妮调理身体?

看来她离婚的选择是对的!

“慕安妮,你不用拿厉墨白来刺激我了,我已经不爱他了,我回来就是收拾东西的,跟他

离婚的!”

慕安妮一听到离婚,充满算计的眼睛闪了闪。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