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去年超830万人离婚,毁掉他们婚姻的就是这七大凶手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4-20 02:15:07

第一章 契约

一辆豪车在大马路上开动,车内满是高贵的香水气味,南宫瑾儿不安的往向窗外,有些胆怯的说道:”吴医生,咱们现在是要去哪?”

“当然是去雇主那边啦,人家花了大价钱,也得让人家看看货色不是。”吴医生玩着手机,不耐烦的对南宫瑾儿解释。吴医生已经快五十岁了,是本市知名的妇产科大夫,如果不是这回李氏集团找上自己,他是不会接这样的活的。

车子缓缓行驶,在前方路口转了个弯,一座城堡似的欧式建筑出现在眼前,这让南宫瑾儿更加紧张,虽然已经猜到雇主是个富有的人,却也没想到竟然这般奢华。

车子停了下来,一个女佣将他们带进了别墅里,南宫瑾儿踩着那长毛地毯,每走一步都觉得是走在刀尖上,心里的紧张也愈加强烈。

吴医生突然停住,对南宫瑾儿说,“你自己进去吧,我就在这里等你。”

可南宫瑾儿就像脚下生了根,咬着唇回头看他,不再前进。

“怎么了,快去啊!”吴医生催促道。

“我……我害怕!”南宫瑾儿颤抖着说,她是真的害怕,她现在甚至有些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

吴医生也有些着急,“咱们不是都说好了吗,你这样……你不想要钱了吗?你这样算是毁约啊!”

南宫瑾儿低下头,她此时心里做着强烈的斗争,“吴医生……”

吴医生叹了口气,从心里也有几分同情这个女孩,才这么大就……他伸手将她推进了房间,一边推一边说,“你也别想那么多,按合同上说得好好的,只要你照着做,就能拿到钱了,别害怕。”

南宫瑾儿还没反应过来,门就被佣人们关上了,她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那名贵而又奢华的家具,还有古董花瓶装饰,都让她几近窒息,它们在向她诉说着房子主人那高贵的身份,也同样在贬低自己有多么低贱。

这时,一个老女人的声音回响在整个屋中,“你就是南宫小姐吧。”

南宫瑾儿轻轻点了点头,那个女人的声音就和她的脸一样,不带一丝感情,甚至就连她的衣着打扮,都干净利落的让人难受。

两人的目光交错时,那个女人的脸上竟然有些慌乱,可毕竟是训练有素,这样的慌乱转瞬即逝,取而代之的还是那冷漠的威严,伸出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南宫小姐,请走这边。”

南宫瑾儿不由自主的按照她所说的方向走了过去,她感觉到那个女人的目光一直在跟随自己,仿佛在将自己从内到外看个通透。

“把身上的衣服通通脱掉,然后转个圈。”那个女人淡淡说着。

南宫瑾儿闻言抬起头,用着不能置信的目光看着她。这未免也太……太羞辱人了吧!就算她接下了这份令自己都不齿的工作,可也不能这样随意羞辱她!

那个老女人仿佛能看穿她的想法,漫不经心的说道,“我是受先生的命令,来检查一下南宫小姐是否够资格,如果南宫小姐觉得这样很难堪,可以转身出门,我不会挽留的。不过请别忘记自己是来做什么的,用我再说一遍吗?”

她当然知道自己是来做什么的,代理孕妇,当初吴医生和自己说的多清楚。

南宫瑾儿的心就像被什么东西挤压,难受的想哭,泪水直在眼眶边打转,可还是依言一层一层的将自己的衣服脱掉,白皙的肌肤暴露在午后的阳光中,微凉的清风吹拂过自己的身体,她难过的闭上了双眼。

“好了,你可以把衣服穿上了。”那个女人的话又在耳边响起。

没错,她的身体很美,像一朵娇羞的白茶花,凝脂般的肌肤吹弹可破,身材也不错,她觉得先生应该会喜欢这样干净而年轻的女孩的。

南宫瑾儿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衣服,用最快的速度把衣服穿好,那个女人又说,“你留在这里等着我。”说完便转身走上那旋转楼梯。

在她的背影从楼梯上消失后,南宫瑾儿终于松了一口气,希望接下来不会有什么更恐怖的检查才好。

而那个女人并没有让她等太久,三分钟后,她从楼梯上下来,站在最后两节台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南宫小姐,恭喜你获得这份工作,这是合同,请你在上面签个字。”

她把合同放在南宫瑾儿面前的桌上,递给了她一支笔。南宫瑾儿看着面前那份白纸黑字的合约,双手不断颤抖,就连嘴唇都发不出声音来。

可最终,她还是在那份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即使在她看来,最羞辱的合约不过如此。

那个女人也似乎松了口气,把合约收了起来,对她说,“南宫小姐,就像这合约上说的,你将在这里度过七个晚上,七日之后,无论你是否受孕,都会如约拿到酬劳,不过在此期间里,你决不可离开这栋别墅,你听明白了吗?”

南宫瑾儿点了点头。

“那好,我是这里的管家,他们都叫我秦姨。”秦姨淡淡的说。

“可是……雇主他……”

“雇主的事情不在合约范围之内,你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够了,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找我。”秦姨不等她说完,冷酷的打断了她的话。

“我……”南宫瑾儿张了张口,还是想说点什么。

“南宫小姐,你现在可以回你的房间了。”秦姨再次打断她的话。

南宫瑾儿的脸红了起来,她知道自己接下来将要经受什么,可她毕竟还只是个十八岁的女学生,根本没有经历过这些,她甚至不知道,该怎样去迎合一个男人。

秦姨将她送回房间,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对南宫瑾儿说,“南宫小姐,你好好准备一下吧,先生或许吃完晚饭后就要过来了。”

南宫瑾儿的手紧握成拳,“我知道了。”

“待会儿,会有人来伺候你洗澡和吃晚饭,需要什么可以跟她们说,或者有什么疑问,也可以问她们。”秦姨说完这些,转身离去,把那沉重的雕花红木门紧紧锁上。

 

第二章 全身放松

来服侍南宫瑾儿洗澡的是一个圆脸的小姑娘,长得十分可爱,可她们却都像被专业培训过一样,说起话来不苟言笑,无半点亲和力。

那像游泳池一样的浴缸中,散满了紫色的蔷薇花,花香扑鼻,简直让人窒息,氤氲的水汽将南宫瑾儿包围住,她靠在浴缸的边上,享受着女佣的按摩。那个女佣按摩的手法很好,不仅让她全身放松,就连恐惧的心理都抛得一干二净。

她穿上粉红色的浴袍,缓步踏出浴室,那迷人的蔷薇花香也随着她的脚步来到房间里。今晚的月亮也羞嗒嗒的躲进了云层里,给今晚添上了一丝魅惑。

换上睡衣后,南宫瑾儿才发现那件真丝睡衣滑溜溜的,就像根本没有穿衣服一样,再低头一看,衣服的领子很低,也不知是哪位设计设计出来的性感睡衣,她用手捂住裸露出来的半个胸,红着脸不敢说话。

女佣这时突然开口,“南宫小姐,请带上这个。”

南宫瑾儿转过头,看着她手里的那块黑色丝巾,不由诧异地问道,“这是做什么用的?”

女佣不顾南宫瑾儿的疑问,抬手就要将那黑丝巾往她的眼睛上蒙,“这是先生的意思,南宫小姐请配合。”

南宫瑾儿立刻明白过来,原来那个男人,不想让她看到自己的脸。

她有些抗拒,下意识的伸手去挡,而那个女佣也没有生气,反倒冷静的说,“南宫小姐,请你戴上它,先生的命令没有人敢违抗。”说完,双手已经绕过南宫瑾儿的头,将那丝巾紧紧地缠在了她的眼睛上。她的视线立刻变得一片漆黑,那种恐惧感又一下子涌了上来。

没有了眼睛,她就像等待着被吃掉的猎物,无法挣扎,也无法拒绝。

她坐在床边,听着自己急促的呼吸声,打算自己安慰下自己,让自己放松一点。可走廊中却传来脚步声,皮鞋踏过大理石地面,发出‘哒哒’的声音,每一下,都仿佛是踩在她的心上。

直到那脚步声终于停止,她知道,那个人已经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她不由去拽自己的衣角,把自己的衣服都揉的发皱。他就站在自己面前,可她不知道他的面貌长相,不知道他的年龄。

房间中突然变得十分寂静,只剩下了南宫瑾儿自己的心跳声和呼吸声,她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只得呆呆的坐在那里。

“你是南宫瑾儿?”一个沉闷而好听的声音响在她的耳畔。

南宫瑾儿被那充满磁性的声音迷住,好半天后才下意识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他已经抚上了她的脸颊,温暖从他的手掌中传来,她却浑身一颤,不由得转过头。

“你很害怕?”那个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而语气却带了几分戏谑。

南宫瑾儿发现,这个男人和这栋别墅里的人不同,他的声音很年轻。更重要的是,他的声音里别比人多了些自己的感情。她现在更加困惑,更加想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如果你现在说后悔,还来得及。”那个男人已经看出了她的不安和紧张,冷漠而散漫地说着。

南宫瑾儿听到这话,瞬间抬起了头,她的眼中有泪水,还有轻楚察觉的恐慌,这一切尽收他的眼底。

“不,我不会后悔……”南宫瑾儿坚定的说。

那个男人轻笑了一声,“不错。”说完,就伸手撕碎了她的真丝睡衣,南宫瑾儿只觉浑身一凉,空气中传来刺耳的声音。

“不……”南宫瑾儿条件反射般说出一个字。而她纤细的手腕却被一双滚烫的大手紧紧抓住,那人只是轻轻一推,她就摔倒在身后的那张大床上。

还没等她做出任何反抗,身体就被他紧紧压住,她身上的衣服已经撕碎,而那男子的衣服却还健在着,她能感觉到他穿的那件衬衫上的体温和淡淡的烟草味。

她的双手被他紧紧地固定在头上,她却什么都看不见,只感到薄凉的双唇贴在自己的脖子上,他的身体很热,可他的吻却那么凉。

他的手也开始放肆的工作。她只得紧紧咬住唇,不让那令人娇羞的字眼脱口而出。

就在她有些迷离的时候,一阵刺痛突然传来,她无法忍受这样的疼痛,眼泪不争气的夺眶而出。

他却在这时停了下来,仿佛是在等待适应。也不知过了多久,南宫瑾儿的眼泪终于停住,而他的身体也开始动了起来。她别过头,只想把这些当做一场梦,梦醒之后,她还是从前那个纯洁的女孩。

而此刻一个魅惑中带着沙哑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你的身体,很完美。”

这是一个无眠夜晚,当她第三次从昏睡中醒来时,他已经穿好了衣服,一声不响的从她身边离开。她睁眼想要看清他的容貌,却发现自己被蒙上了眼罩,她只得又沉沉的昏睡过去。

温暖的阳光照在她纯净而精致的脸颊上,她悠悠转醒,扯下头上的眼罩,那刺眼的眼光瞬间让她流下泪来,她转过头看向身旁,如果不是凌乱的床铺还昭示着昨夜这里发生的一切,她甚至以为昨夜只是个梦。

她强忍着身体的酸痛从床上坐了起来,雪白的被子滑落到地上,她从镜子中看到自己白皙的身体布满吻痕,她羞愧的拾起被子盖在身上,不敢再抬头看。她不清楚昨晚多少次,只知道自己已经是一个女人了。

 

第三章 家庭意外

想到这里,她的鼻子有些发酸,泪水不争气的溢满眼眶,她竟然这样轻楚的把自己最美好的东西卖了。可如果不是这样,那么自己该从哪里去弄那笔钱?

十八岁以前,自己虽然过得很清贫,但也很幸福,她的母亲在她七岁那年患癌症死去,可父亲对自己却很好,总是给她买东西。但父亲却有个毛病,嗜赌成性,无论谁都无法改变他的这个毛病。家里被父亲败的越来越穷,值钱的东西都被父亲抵掉了,就连她高中的学费都无法支付,她只得半工半读,自己挣钱来凑学费还要养活父亲。

她本想这样一直到她大学毕业可就在半个月前,父亲的那些债主追上门来,原来父亲前些日子竟然在外面借了五十万,还一下子全输掉了。他们把家里所有东西全部砸碎摔烂,还扬言如果不还钱,就要把父亲活活打死。

最初南宫瑾儿还不相信,她不相信父亲会做这样的傻事,直到那天,父亲奄奄一息的躺在门口,浑身是血,她哭着喊着找来了邻居,一起把父亲送到了医院。她看着病床上被打的遍体鳞伤的父亲,又想起了那些债主的话,她实在是害怕极了。

她才十八岁,根本没有能力赚那么多的钱,当她拿着医院催款单在走廊中哭泣时,吴医生来到了她的身边,告诉她自己这里有一份工作,只是这份工作,很令人不齿。

南宫瑾儿最初满是惊讶,她不敢相信自己会沦落到卖身去给人家当代理孕妇的地步,但当她看到病床上的父亲被停药,立刻下定决心,无论是什么样的工作,即使这样会毁了她的一生,她只能接受。

渐渐地,天又黑了下来,她又和前一个夜晚一样,洗浴过后,穿着新买的睡衣坐在床上等那个男人到来。

接连七天,她每一天晚上都做着同一件事情,等着他来,然后在天亮时分,一声不响的离去,在此期间,她从未看到过他的脸。

她看着窗外,扯了扯嘴角,这就结束了吗?从今往后,她再也不要踏进这里半步了。

正当她为重生欢喜时,她的手机铃却响了起来,轻快悦耳的铃声在这偌大的房间里回荡着,她只得从床上爬起来去接电话,她的双脚着地的那刻,险些跌倒在地,她的双腿已经使不上一点力气了。她慢慢挪到了桌子前面,拿起手机看了看号码,连忙按下接听键,“你好,请问什么事?”

“南宫小姐是吗?您的父亲现在突发了点状况,请您立刻赶到医院来。”电话那边是一个急促的女声。

“请问出了什么事吗?是不是我爸爸他……”南宫瑾儿浑身发抖,就连电话都拿不稳了,她用手支住桌角,这才没有软倒在地。她心中已经十分混乱,是父亲出事了吗?为什么突然打电话给她?如果是医药费的问题,那么她已经拿到钱了。

“南宫小姐,这些电话里说不清,请您还是赶快到医院来一趟吧!”说完,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南宫瑾儿听着电话那边的忙音,彻底慌了神,愣了好半晌之后,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衣服,用最快的速度穿好,飞奔出房间。这已经是第八天,那合同上白纸黑字的写着,七天之后她就能获得自由,所以她这么跑出去也没人拦着自己,只是那些佣人都在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她也没时间理会,出门后匆匆打了一辆车,直奔医院。

当她气喘吁吁跑到医院时,却发现病房门口站满了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护士,还有几个警察,南宫瑾儿瞬间石化,慢慢地挪到病房门口。

“你们这是要做什么?我爸爸到底怎么了?”她的声音中带着惊慌和一点点哭腔,她不敢去看门上的窗户,她也不敢去亲眼看看父亲到底怎么了。

“南宫小姐你终于来了,我们等你好久了。”一直在为父亲诊断的医生突然开口,“南宫小姐,这几位警察同志是来接你的父亲转院的,如今你的父亲已经不归我们医院管理了。”

“什么……什么意思?”南宫瑾儿困惑的看着他。

“南宫小姐,这是我的工作证,您的父亲因聚众赌博,买卖毒品,并欠下高额贷款而被捕,我们现在要来逮捕他。”一个穿着制服的年轻警官对南宫瑾儿说。

南宫瑾儿听着父亲的这些事迹,大脑变得一片空白,“不行,我父亲受了很重的伤,如果这个时候给他停药,他会死的!”

那个警官皱了皱眉,对南宫瑾儿解释道,“南宫小姐请放心,我们自然会安排好一切,您的父亲在我们那边一样会接受治疗。”

南宫瑾儿不知该说什么好,只能一味的摇头,父亲确实犯了法,按照法律,他就是要坐牢的,可是她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父亲被那些警察抓走呢!

“你们应该去抓那个放高利贷的人,为什么要来抓我的爸爸!”南宫瑾儿无力地哭了出来,她这些天所遭受的事情全部压抑在心里,现在哭出来也许能好受一点。

“南宫小姐,你说的那个人我们已经将他缉拿归案了,而那笔贷款也已经代销,所以现在整个案件只差您的父亲了。”那个警官语气已经变得不耐烦,挥手示意其他的警察和医生进屋将人带走。

南宫瑾儿眼睁睁的看着父亲的担架被抬上救扶车,可她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只是嘴唇微微颤抖,从口型中能看出,她在叫‘爸爸,爸爸’。

 

第四章 怀孕?

警车的声音越来越远,医院也归于平静,她一下子跌坐在地上,眼泪已经不再涌出,只剩心头的苦涩。别的护士看到她的样子忍不住来劝,“南宫小姐,您的父亲只是被警方带走,警官医院也一样会照顾您的父亲的,别伤心了。”

南宫瑾儿凄苦一笑,对那个小护士说了句谢谢。

她很想知道老天这是在跟她开什么玩笑,先是巨额贷款,之后又是父亲重伤,她为了钱把自己的身体出卖掉,一切的痛苦屈辱她都忍耐了下来,可为什么现在父亲却不在了呢?那么,她拿到的那笔钱又有什么用处!如果这一切早点发生,她也不会将自己卖掉啊!

想到这里,她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来到窗边掏出手机,拨出了一个再也不想看到的号码,当电话拨通后,她平静的说,“吴医生吗?麻烦你跟那位雇主说一声,那笔钱我不要了,合约就此结束吧。”

“喂……南宫小姐!这是怎么回事啊?”电话那边传来诧异的叫声。

南宫瑾儿不想再听这令人头疼的声音,把手机从五楼的窗户扔了出去,随后转身走出了医院。

她本以为一切都会就此结束,命运也将不会再捉弄她了。

可两个月后,当她拿着化验单从妇产科门口走出时,她发现自己看错了,命运一直没有放过自己。

“恭喜南宫小姐,你怀孕了。”

那个医生用最诚恳的微笑对自己说着,原以为自己能得到一个红包,而南宫瑾儿像发疯一样的把桌上所有东西都摔到地上,大声喊着,“我不信!为什么会这样……这不可能,我不信!”

她怀孕了?怎么可能,不过七个夜晚,她居然怀孕了。

她才十八岁,还在念着大学,可她却怀孕了,这该怎么办?

医生也被她的举动激怒,用手抚了抚眼睛,对她厉声说道,“化验结果不可能有错,小姐你就是怀孕了,如果你不想要这个孩子,我可以给医院开张单子,给你做个手术,半个小时后你的孩子就没有了。”像她这么大的女人他见多了,都是未婚先孕,不懂得做防范措施,现在后悔了又来怪自己诊断不对,当初在床上的时候做什么去了。

南宫瑾儿听到他说可以把孩子打掉,突然一震。

对……她不能要这个孩子……

一定要把孩子打掉……

南宫瑾儿失魂落魄的走出医院,却跟来者撞了个满怀,她被那股力量撞得向后一倒,原本以为自己会躺在又冷又硬的水泥地板上,没想到却倒在了那个男子的怀里。他用澄澈的眼眸看着自己,目光带着几分担忧,“小姐,你没事吧?”

南宫瑾儿挣扎着从他的怀里出来,从他那身打扮和名牌西服就能看出这个人有着非同一般的身份,她实在不想再与这种人扯上什么关系,淡淡的说了句,“没事,谢谢你。”说完就打算离开。

而那个男人却在身后叫住她,“小姐,这个化验单是你的吧?”

南宫瑾儿回过头,见他正拿着自己的化验单,单子上鲜红的妇产科几个字刺痛她的眼睛,连忙跑过去把那张单子拿了过来,低着头快速离去。

而那个男人却在原地默默地看着她,眼中带着一丝错愕和玩味,等她彻底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后,他随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从口袋中掏出一部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

“李总,有个消息想不想听?”他含笑说道。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男人慵懒而魅惑的声音,“说吧。”

“你让我说我就说啊?那这个消息也太廉价了。”那个男人故意卖关子。

“哦?堂堂赵氏企业的大当家也开始靠传消息来赚钱了?”电话那边的人轻笑道,话语中带着几分讥诮。

“这个消息对你来说可真是非常重要啊,你难道真的不想听吗?”他继续蛊惑着。

那个人半晌没有动静,正当他等得不耐烦,那边突然说,“你想要什么?”

他扬唇一笑,“我想要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

电话那边的人有些迟疑,难道这个消息真的那么重要,他就那么有把握自己会和他做交换吗?他最终还是决定先听听他的消息再做决定。

“你先说说,我要看这个消息到底值不值这个价钱。”

他却有些生气,随口说道,“你当我真的在跟你做交楚啊,你也太小瞧我了吧,咱们两人之间就值那点东西吗?”

“我开玩笑的,你说吧我听着。”那人也不由笑了笑,这个赵峰从小就爱和自己开玩笑,半真半假的谁能分清。

他也不打算继续逗他,便说道,“你知道我刚才去医院碰到谁了吗?”

“这我哪能猜到,你要是不说就算了。”那人有些烦躁,他今天是故意来跟自己寻开心的吧?

“唉唉唉,别挂,我说还不行吗!”他自讨了个没趣,“刚刚我在医院碰到你说的那个女人了!而且她手里拿了一张化验单,她挂的号是妇产科。。”

“瑾儿,你为什么要休学啊?”

南宫瑾儿的好朋友周方瑜惊愕的说,瑾儿可一直都是好孩子,学习成绩很好,怎么突然要休学呢!

南宫瑾儿牵起周方瑜的手,有些歉意的说,“抱歉方瑜,以后不能陪你一起上学了。”

周方瑜震惊的甩开她的手,“南宫瑾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叔叔他又有什么事情了?缺钱吗?我可以帮你啊!”

她知道南宫瑾儿的父亲嗜赌成性,经常在外面彻夜不归,南宫瑾儿家里也没什么钱,她总是在放学后一边到蛋糕店打工一边写完自己的作业。作为她的好朋友,她当然不想看到南宫瑾儿这样辛苦,有好几次都提出来要借钱给她帮她交学费,可她一再拒绝。

而前几天,一向不逃课的南宫瑾儿居然七天没有来学校上课,她心里又急又气,知道南宫瑾儿肯定出了什么事了,但打电话给她她又不接。

 

第五章 不能上学

直到今天上课,她居然看到了南宫瑾儿的影子,心情莫名就好了起来,一下了课她就飞奔过去找南宫瑾儿,可她居然告诉自己这么一个晴天霹雳。

南宫瑾儿无法跟她解释,只得敷衍道,“我爸爸他是出了点事,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方瑜,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可我已经下定决心了,我要休学。”

周方瑜看她坚定地表情,知道自己不能再劝她,默默问道,“那……瑾儿,我是你的好姐妹,你总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吧?”

如果可以,南宫瑾儿真想再也不提前那段事情,就假装它没有发生过一样,可如今她怀孕了,她也实在是没有办法。

在一家咖啡馆内,南宫瑾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给了周方瑜,周方瑜听完后张大了嘴巴,半天才对南宫瑾儿说,“你……你怀孕了!”

南宫瑾儿痛苦的闭上眼睛,轻轻点了点头。

“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那你为什么不朝那个男人把钱要回来啊?你已经怀孕了!”周方瑜大喊出来,整个咖啡馆内的人都回头看着她们两个,仿佛在看什么新奇物种。

南宫瑾儿用哀求的眼神看着她,“方瑜,求你,小声点!”

周方瑜捂住自己的嘴巴,小声说道,“瑾儿,要回那笔钱,你才可以把孩子打掉啊,否则你哪来的钱?”

“方瑜,我不想再和他扯上什么关系,这件事别说了。”南宫瑾儿有些闪躲,希望她能避开这个话题。

周方瑜毕竟和南宫瑾儿在一起八年,南宫瑾儿的一个眼神她就知道她要做什么。

“瑾儿,你是不是想把孩子生下来?”周方瑜冷静的问道。

南宫瑾儿点了点头。

“你疯了?你才十八岁!你现在就生下一个孩子,别人会用什么眼光看你,你以后怎么活?”周方瑜强烈控制着自己的声音,“就算你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可你有什么经济来源抚养他?”

“所以,我想休学,打工挣些钱,养活我自己还有孩子。”南宫瑾儿淡淡的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个孩子他是我的意外,他甚至是我永远不想再提前的噩梦,可他是无辜的,他是一条生命啊!我能感受到他在我肚子里成长,我又怎么能忍心把他打掉呢!”

周方瑜看着她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叹了口气,这才多少天,她就整整瘦了一圈,真叫人心疼。

“好吧,你既然已经决定了,那我也不再说什么了,可是瑾儿,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啊,别把自己累坏了,如果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忙的,一定要来找我,我永远都是你的好朋友。”

南宫瑾儿感激的笑了笑,这是她这些天以来第一次笑。

“谢谢你,方瑜。”

一辆加长林肯慢慢驶入别墅大门,停在了那座如欧式城堡般的别墅前。房间里的佣人听见车笛声,连忙跑出去站成一排,等待着车主人归来。

车门被佣人打开后,一个俊美非凡的男子从车里走了出来,所有人在看到他的那一刹那纷纷弯腰行礼。他微微点了下头,那些人才重新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他缓步向别墅内走去,他的那身名牌西装十分修型,显得整个人更加完美,就在他将要踏进大门的那一瞬间,一个粉红色的身影投进了他的怀中。

“穆峰,你回来了。”柔美似饴糖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他抱住来者,难得用温柔的语气说,“外面风大,怎么出来了?”

那个女孩抬起头,娇羞的看着李穆峰,“我这不是想给你个惊喜吗,再说了,我要是总也不出去走走,这身上都该长蘑菇了。”

李穆峰笑了笑,用宠溺的目光盯着她,摸了摸她的头,“乖,咱们回去吧,别再着凉了。”

他牵着那个女孩的手回到屋中,女孩靠在他的怀里,十分黏人,“穆峰,你今天不在家,我帮秦姨把屋子收拾了,你看这窗户就是我擦的,是不是很亮?”

李穆峰听完她的话,原本溢满温柔的脸瞬间沉了下来,对站在一旁的秦姨冰冷的说,“你怎么能让小霞做这样的活?你……”

“穆峰,是我主动要求的,你每日把我关在家里,我要是再不舒展舒展筋骨,就真的快憋死了!”小霞撅起嘴,打断他正要训斥的话。

他只得舒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看着她,“小霞,你的身体不好,就应该多休息,以后这种危险的事情不要再做了,否则我真的要生气了。”

小霞听话的点点头。

李穆峰用手抬起她精致的下巴,轻轻在她的唇上啄了一口,“养好了身体,明年就打起精神,做我李穆峰的新娘,你一定是全世界最美的!”

一晃,好几个月过去了。

“啊……好痛!不行……啊!”凄厉的惨叫声回荡在手术室里,那些医生已经见惯了妇女生孩子时的样子,南宫瑾儿这还算好的,起码她只是撕碎了床单,而不是撕破了自己的脸。

“省省力气,叫也没用,早点把孩子生出来才是。”那些护士淡漠的说。

南宫瑾儿早已经没有力气挣扎,汗滴夹杂着泪水从她秀美的脸庞滑落到床上,那撕心裂肺的疼痛让她回想起那七个恐怖的夜晚,她大叫着,却没有人来救她,有人对她伸出手,却不能把她从深渊中捞出来。

一个中年女医生看着她的样子叹了口气,“你这样不行,别再撕床单了,把力气都留给孩子,你想想,过不了多久,你就会生下一个小帅哥,你这么漂亮,孩子一定也会很可爱的。”

那个女医生的话激励了南宫瑾儿,是啊,孩子还在她的身体里,她要把孩子生出来,要亲手抱抱他,亲亲他,将来他会在自己的身边长大,这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她不再哭泣,缓缓呼出一口气,振作起来。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