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过爱,还怎么做朋友?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1-07 17:47:12

1
 
第1章 想让你舒服

  帝安城堡。


  位于罗云市西郊半山腰,在繁华的都市一侧,静取一隅,显得格外安静神秘。


  半夜。


  曲绮罗从睡梦中惊醒,听见外面的打雷声,她有些痛苦的捂住胸口。


  一道闪电从窗外闪过,照的房间内恍如白昼。


  光打在曲绮罗苍白的脸上,她的神色像鬼一样。


  脸上的表情,痛苦挣扎。


  她侧身,看了一眼旁边睡梦中的男子。


  一颗心,再次沉重起来。


  顾墨言英俊的眉眼,刀削般的脸庞,在光下,显得格外的冷峻。


  他是罗云市的商业奇才,好像天生就比别人多一份霸道和果断。


  睡梦中,他英眉微蹙,似乎梦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有那么一刻,曲绮罗真想掐死顾墨言。


  这个男人,是她丈夫顾宇凡的小叔叔。


  如今,他们却睡在一起,躺在同一张大床上。


  曲绮罗嘲讽的笑了笑,她想,这个世界真的疯了。


  曲绮罗的身体微微一动,却突然惊醒睡梦中的人。


  黑暗中。


  顾墨言睁开眼睛,他的眸子,亮的诡异。


  他猛的起身,欺身上前,一把捏住曲绮罗的下巴,根本不像一个刚睡醒的人。


  曲绮罗心生恐惧,她微微后退。


  顾墨言冷笑一声:“怎么?怕了?昨晚爬到我床上的时候,你可不是这般胆小怯弱啊!”


  顾墨言声音冷然,带着一丝淡淡的嘲讽。


  曲绮罗脸上闪过一抹难堪。


  她伸手去推面前的男人,却被顾墨言敏捷如狼,一把扑倒在床上。


  他将她禁锢在身下,带着薄茧的大手,缓缓触摸着她白皙光滑的皮肤。


  大手所过之处,似乎都带着电流一般,惹得曲绮罗浑身颤栗。


  他的声音,好像带着魔力一般,引人犯罪。


  他说:“你这个小野猫,怎么一点都不乖呢!”


  听到他的话,曲绮罗吓得浑身僵硬。


  刚才挣扎的时候,她的睡衣肩带都掉了下来,肩膀上是顾墨言的大手。


  曲绮罗咬着牙关,一都不敢动,生怕眼前的恶魔,做出更疯狂的事情。


  昨晚他也是这样温和的语气,结果,未经人事的她,被他折磨的痛不欲生。


  顾墨言感受到身下的人浑身紧绷,他轻笑了一声:“别这么紧张,我是不会吃了你的……”


  听着他似笑非笑的声音,曲绮罗想动一下。


  被他按在床上,这种姿势,实在是太不舒服了。


  还带着一种莫名的羞耻感。


  谁知道,她微微一动,却被顾墨言猛地攥紧纤腰。


  他的声音低沉性感,却带着一种可怕的色彩,似魔鬼一般。


  他说:“怎么?不舒服?”


  曲绮罗实在忍不住了,她愤怒的盯着顾墨言,像一只抓狂的小豹子:“顾墨言,你究竟想干什么?昨晚是我错了,求求你了,放过我,好不好?”


  顾墨言低沉的笑声,缓缓的在房间里散开。


  带着一种阴森诡异的凉意。


  曲绮罗呼吸稀薄,她实在害怕眼前的男子。


  她从来不知道,他竟然这般阴晴不定,如斯恐怖。


  顾墨言挑起曲绮罗的下巴:“你竟然问我想干什么,我当然是想让你舒服啊……只不过,想让我放过你,显然不太可能呢……呵呵……”


  又是一阵嘲讽凉薄的笑意。


  顾墨言在“舒服”两个字上,故意加重了读音,声音带着慢慢上扬的挑逗意味。


  曲绮罗又难堪,又愤怒。


  那种羞耻感,让她索性破罐子破摔,决定反击。


  她使出浑身的劲儿,狠狠咬在顾墨言的手背上。


  顾墨言一怔,浑身变得阴沉冷厉,他猛地伸手,一把捏住曲绮罗的下颌。


  男人的力气大的惊人,曲绮罗疼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她不得不松开牙齿。


  顾墨言将手从她的嘴里取出来。


  黑暗中,似乎都能看清楚那个带血的牙印。


  顾墨言突然笑了,他笑得极为恐怖。


  他将手,在被单上随意擦了擦,慢条斯理的开口:“小野猫,看来你是想迫不及待的,被我弄哭成小花猫啊,既然你如此迫切,那我就满足你!”


  说罢,不顾曲绮罗的挣扎,顾墨言猛地用力。


  曲绮罗顿时疼的失声惊呼,小脸都变得扭曲不堪,却被顾墨言低头,狠狠的堵住嘴巴,就连呼吸,似乎都成了奢侈。


  她所有的疼痛和呜咽声,都消散在唇齿之间。


  曲绮罗麻木的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最终,顾墨言将曲绮罗折腾的精疲力尽,他却翻身,闭上眼睛,沉沉入睡。


  曲绮罗却毫无睡意。


  她呆滞的坐起来,眼睛无神的望着黑漆漆的夜,眼角流下一滴眼泪,嘴里感觉涩涩的。


  心脏,针刺一般疼。


  思绪回转。


  昨天,是曲绮罗和丈夫顾宇凡的婚礼。


  曲绮罗清楚的记得,她穿着洁白的婚纱,面带微笑,坐在那化妆间,满怀期待,等着准丈夫的到来。


  工作人员都散去,独留她一人在化妆间。


  她拿起顾宇凡前两天送她的口红,想补一下唇妆,这对她和顾宇凡来说,有特殊的意义。


  现在用,最合适不过了。


  她刚拿起口红,正打算用。


  谁知道,却听见隔壁传来一阵阵不和谐的声音。


  一声一声,叫的极为销魂。


  因为曲顾两家,早将这家酒店承包了,曲绮罗便心生好奇,因为那诱人的声音,实在是太熟悉了。


  她脚不自主的移动,走过去打开门,向着隔壁走去。


  看着隔壁的房门并没有上锁,还留着一条细微的缝隙。


  曲绮罗听着里面传来“恩恩啊啊”的声音,小脸顿时红的像番茄。


  虽然她未经人事,可是,这些事情,她还是知道一二的。


  曲绮罗转身,正打算离开。


  却被一声惊呼声,彻底绊住了脚步。


  那惊呼声,为什么那么像妹妹曲筱云的声音。


  曲绮罗脸色难看到极点,她一边安慰自己,肯定是幻听。


  可是,身体却还是一边不受控制的,向后转去。


  房间里的娇喘声,越来越大。


  男人低沉急促的呼吸,曲绮罗都能清楚的听到。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那个男人的声音,也极为熟悉。


  



2
 
第2章 姐夫和小姨子

  曲绮罗缓缓的伸手,将面前的门,慢慢打开一点。


  透过门缝,她彻底看清楚里面的场景。


  那一刻,她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彻底惊呆,傻傻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她从未想过,打开这扇门的一瞬,却将她自己,从天堂拽入地狱。


  从此万劫不复!


  曲筱云身上不断起伏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等待的准丈夫,顾宇凡。


  曲筱云闭着眼睛,一脸兴奋:“宇凡,快……快……快点!”


  顾宇凡顿时发出一声低吼声,加快速度。


  曲绮罗再也看不下去了。


  她直接转身,眼泪汹涌流出,向着旁边房间冲进去。


  她一把关上门,靠在门上,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根本止不住。


  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准丈夫,竟然和妹妹厮混到了床上。


  曲绮罗痛苦的笑出声,嘲讽却又悲伤。


  她和顾宇凡大学期间就恋爱了,到现在,已经三年了。


  两个人约定,一毕业就结婚。


  婚是要结了。


  可是,到头来,也不过是一场荒唐的笑话。


  刚才那刺眼又恶心的一幕,就像是刻在曲绮罗的心里一样,无法抹去。


  曲绮罗哭了好久,她才止住汹涌的泪水。


  她像个木偶一样站在那里,似乎无悲无喜。


  却没有人知道,她的心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化妆师回来的时候,发现曲绮罗的神色不大对劲。


  她微微皱眉,却没说什么,而是直接动手给曲绮罗补妆。


  豪门深似海,恩怨颇多,她还是少问为妙。


  婚礼开始。


  顾宇凡来接曲绮罗的时候,笑得春风拂面。


  曲绮罗看到他的眼神里,似乎还跟从前一样,带着对自己浓浓的宠溺和怜爱。


  她嗤笑了一声,如果他去演戏的话,肯定能拿影帝。


  根本没有人能想到,他刚刚从另一个女人床上下来,就直奔婚礼现场。


  真是讽刺到极点了。


  曲绮罗的眼底,闪过一抹嘲讽。


  他还真当自己是傻子啊!


  带着别的女人身上的味道,来迎娶自己。


  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这就是自己喜欢了三年的人!


  发生这样的事情,曲绮罗愤怒,悲伤,心灰意冷。


  但是,她却没有当场离开。


  她真的好不甘心,三年的感情,最后居然抵不过生理上的诱惑。


  曲绮罗坐在那里,神色阴沉。


  她要报复!


  她决不能就这样,轻易放过这对狗男女!


  婚礼上,曲绮罗带着假笑,昏昏沉沉的走完所有的程序。


  从始至终,她嘴角都露出一抹讽刺的笑。


  不知道她是在笑自己,还是在笑顾宇凡。


  晚上,回到帝安城堡。


  曲绮罗洗完澡,她坐在床边,等着顾宇凡。


  她倒是想看看,上午刚刚劈腿的人,晚上究竟有什么脸,跟自己在一起!


  顾宇凡洗完澡出来,身上似乎还带着水雾。


  他用浴巾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生怕曲绮罗发现什么。


  没有人知道,他心里,究竟有多不安。


  他今天早上,竟然跟曲筱云上床了。


  或许说出来,别人都不会相信。


  他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那样稀里糊涂,跟曲筱云发生了关系。


  动情之时,曲筱云在他的身上,留下了太多的痕迹。


  他的背上,满是抓痕。


  他只能将自己包裹严实,不敢让曲绮罗看到。


  曲绮罗看着面前促局不安的丈夫,她冷笑了一声。


  原来,他还是会做贼心虚的。


  她故意开口:“宇凡,你干嘛将自己包的那么严实,屋内空调温度很高,你不热吗?”


  顾宇凡尴尬的看了她一眼,支支吾吾:“那个……我……我今天有点感冒,身体……不……不是很舒服,我们睡吧!”


  顾宇凡低着头,眼神闪躲。


  曲绮罗彻底失望了。


  敢做不敢说,现在还要瞒着自己么!


  她突然开口:“宇凡,你之前不是一直很想要我吗?今天是新婚夜,我整个人都是你的!”


  曲绮罗说完,目不转睛的打量着顾宇凡的神色。


  顾宇凡的脸色,唰的一下,惨如白纸。


  他几乎是惊恐到极点,结结巴巴的开口:“绮……绮罗,你先睡,我去隔壁客房!”


  他没有理由,没有解释,就这样狼狈的仓皇而逃。


  曲绮罗自嘲的看着天花板上,华丽的水晶吊灯。


  瞧瞧!


  这就是她所信仰的爱情,几乎是在瞬间倒塌。


  就在今天结婚的时候,她心里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奢望,奢望顾宇凡能给她一个交代。


  哪怕他告诉自己,他是被人设计了,自己都愿意相信。


  可是,他却没有,他什么都没有做。


  就这样离开了。


  曲绮罗坐在床边,心灰意冷。


  想到白天在酒店房间看到那一幕,曲绮罗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人狠狠的扇了一巴掌,火辣辣的疼。


  她的眸子有点阴鸷。


  不!


  不能就这么算了,她要报复!


  顾宇凡出轨还能这么心安理得,那她这三年的青春和感情,就白白葬送了吗?


  她的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一张英俊的脸。


  那个一眼看上去,如天神般的男子,今天在婚礼上,他一直不苟言笑。


  顾宇凡敬酒的时候,告诉自己,那是他的小叔叔,罗云市,最有权势的男人。


  这是曲绮罗第一次见顾墨言。


  她不得不承认,那个男人,不光权势滔天,而且,他非常的英俊迷人。


  想到顾宇凡的所作所为,曲绮罗心生寒意。


  心里的那种报复之意,就像野火一般,越烧越旺。


  曲绮罗眸子闪了闪,如果她跟罗云市,最有权势的男人在一起了,不知道,她亲爱的丈夫,究竟会作何感想。


  想到这里,曲绮罗脸上突然闪现出一抹摄人心魄的笑意。


  她就像是中蛊了一般,行动不受控制。


  她起身,打开房门,向着走廊尽头的房间走去。


  她知道,那是顾墨言的房间。


  站在他的房门口时,曲绮罗却心生退意。


  不行,她不能逞一时之勇,报复了顾宇凡,却失去自己的第一次。


  为了那种男人!


  根本就不值得!


  曲绮罗转身,刚打算离开。


  突然,房门猛地被打开。


     



3
 
第3章 别样诱惑

  曲绮罗都没有来得及惊呼,就被一股大力,一把拽进房间。


  昏黄的房间内,灯光朦胧,打着柔和的光。


  顾墨言一把将曲绮罗拉入房间,直接将她抵在门上。


  曲绮罗又慌又怕!


  她使劲的推着面前的男子,却被他死死的禁锢在双手和门板之间。


  他像是暗夜里的魔鬼一般,声音轻佻中带着魅惑。


  “怎么?想逃出去?”


  顾墨言说着,突然在曲绮罗的耳边,吹了一口热气,酥酥麻麻的感觉,瞬间让曲绮罗有点双腿发软。


  她双手抵在胸前。


  “你干嘛!你放开我,让我出去,我告诉你,你不要乱来!”


  曲绮罗的神色,慌乱极了。


  顾墨言嗤笑一声:“怎么?怕了!你穿着低领V装睡衣,不就是在勾引我吗?这样的诱惑,我怎么舍得推开呢!”


  顾墨言说完,一把将曲绮罗打横抱起。


  曲绮罗的丝质睡衣被顾墨言撩起,露出白生生的大腿。


  她顿时羞愤难当。


  曲绮罗使劲用拳头捶打着顾墨言的胸口。


  顾墨言却毫无反应,这样的力道,对他来说,无疑是挠痒痒。


  顾墨言一把将曲绮罗扔在床上。


  曲绮罗的身体,似乎都在柔软的大床上,微微弹了起来。


  看着男人指骨分明的手,优雅的脱下外套。


  曲绮罗这下,是真的怕了!


  顾墨言随手,将外套扔在不远处的沙发上。


  他一步一步的走到床边,伸手挑起曲绮罗的下巴。


  “没看出来啊!你还是你一只小野猫!”顾墨言的声音,清冷中带着邪肆。


  曲绮罗害怕的向着另一边床缩过去:“顾墨言!你别过来!”


  顾墨言突然笑了,他笑得非常妖娆。


  看得出来,他的心情,非常好。


  他邪魅的开口:“没想到,你连我的名字,都查的一清二楚啊!”


  曲绮罗顿时有口难辩,以前,顾宇凡几乎天天都会在她的耳边,夸他的叔叔如何如何厉害。


  她就算是傻子,也能记得清清楚楚。


  看着顾墨言上床,曲绮罗突然害怕极了。


  这个男人,给她一种莫名的压迫感。


  他看似在笑,却给人一种,他随时都会发怒的错觉。


  曲绮罗强装镇定:“顾墨言,你别乱来,你可是顾宇凡的小叔叔,是我的长辈,你做什么事情之前,最好三思而后行!”


  顾墨言挑了挑眉,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曲绮罗,声音听起来意味深长。


  “是吗?你真的觉得,我是你的长辈吗?为什么我觉得,你今晚的一举一动,都是在勾引我呢!”


  顾墨言说完,不顾曲绮罗退缩的神情,一把抓住她白生生的嫩脚,将她拉到自己旁边。


  他一只手扣着她的后脑勺,一字一顿的说道:“难道你来找我,不是为了报复顾宇凡的吗?看到他跟你的妹妹滚床单,难道你都不心痛吗?你们三年的感情啊!都抵不过其他女人的勾引,你心里是什么滋味呢……”


  “你怎么知道他们在一起了?”曲绮罗震惊不已。


  她以为,今天的事情,只有自己看见了。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难道你连这个都没有听过吗?小野猫!他们能那样对你,你还要念及什么旧情呢?来吧,宝贝,就让我们一起发泄心中的不满……”


  顾墨言的声音,带着一种浓浓的蛊惑,让曲绮罗心里的恨意,越发的明显。


  顾墨言轻轻的将曲绮罗抱在怀里。


  后来的一切,好像水到渠成一般。


  曲绮罗感觉自己的思绪有点混乱,她感觉自己好像被人控制了一般,毫无顾忌的跟顾墨言在一起了。


  次日。


  曲绮罗醒来的时候,床上已经没人了。


  她伸手一摸,床边是发凉的。


  她猛地惊坐起来,结果,她一看室内的陈设,顿时愣住了。


  怎么会在她和顾宇凡的房间呢?


  她可不会天真的以为,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是梦。


  她记得清清楚楚。


  昨晚,她跟顾墨言睡了!


  那个男人如恶魔一般,将她完全占有。


  曲绮罗正在发呆,突然传来敲门声。


  曲绮罗猛地回过神来:“谁啊?”


  “少夫人,少爷和老爷夫人,正在等你下楼吃饭呢!”外面传来佣人小翠的声音。


  曲绮罗“嗯”了一声:“我知道了,我马上就下楼,你先下去吧!”


  “好的,那少夫人,我就先走了!”小翠说完,就离开了。


  曲绮罗深吸了一口气,从床上坐起来。


  洗涮,起身下楼。


  曲绮罗下楼后,发现人都齐了,就差她一个了。


  她低声说了一句:“不好意思啊,起来晚了!”便赶紧坐到顾宇凡身边。


  顾墨言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勾唇笑了笑。


  顾宇凡的母亲,杨澜笑的别有深意,她温和的看着曲绮罗:“没事,我们能理解!”


  杨澜这么一说,曲绮罗的小脸一红,更加不自在了。


  倒是顾宇凡的父亲,顾振峰,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有说。


  吃饭的席间。


  众人都在低头默不作声的吃饭。


  突然,顾墨言抬头看着众人:“大哥,我打算回老宅住!”


  一直没说过话的顾振峰,听到弟弟的话,有几分吃惊:“你不是一直喜欢在市区住吗?”


  顾墨言勾唇笑了笑:“市区太吵了,昨晚在老宅睡了一晚,觉得很是舒服,突然不想走了!”


  正在低头吃饭的曲绮罗,彻底愣住了。


  她抓着筷子的手,似乎都在颤抖。


  她有一种感觉,顾墨言的话,是说给自己听的。


  昨晚那些混乱的记忆,让她吃到嘴里的饭菜,似乎都变得苦涩起来。


  她抬头偷偷看了顾墨言一眼。


  正好,他的视线也看向自己这边,曲绮罗顿时吓得赶紧低下头。


  顾墨言的目光,就好像在看猎物一般,让曲绮罗有一种心惊肉跳之感。


  顾振峰沉默了片刻,开口道:“既然不想走了,那就住下吧,反正你的房间,一直都在打扫!”


  顾墨言淡淡的“嗯”了一声,便低头吃饭。


  眼看着早饭快吃完了。


  杨澜突然抬头,看着顾墨言:“墨言啊,你看宇凡和绮罗现在已经结婚了,你把他们带到公司去学习学习吧,你大哥这个年纪,也马上要退休了,好让他们夫妻俩,一同接管家业!”


  顾墨言侧目,目光看了顾宇凡一眼,又扫向曲绮罗:“当然可以啊,只要大哥大嫂,不怕我把他们教坏!”


  杨澜笑道:“墨言就爱说笑,你的商业才能,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怎么可能把他们教坏!”


  顾墨言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曲绮罗的心里,却早已翻江倒海。


  让她去顾墨言的公司上班,这不是狼入虎口吗?


  可是很显然,杨澜和顾墨言三两句,好像就把这个事情定下来了。


  曲绮罗心里,也是有苦难言。


     



4
 
第4章 邀她看视频

  杨澜都这么说了,曲绮罗也不好拒绝。


  再说了,能进入顾墨言的公司工作,那是罗云市成千上万人的梦想。


  顾墨言的帝景国际,那是罗云市,乃至整个亚洲,最厉害的公司。


  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大集团。


  而顾墨言走到这一步,仅仅用了七年的时间。


  顾墨言少年天才,十八岁留学归来。


  家里的顾氏集团,他并没有接管,而是自己白手起家,成立了帝景国际。


  帝景国际横跨各个领域,在他的手上,一步步做大,名气如日中天。


  现在的曲绮罗,嫁入顾家,对于这个决定,似乎也没有什么权利说不。


  尤其是顾宇凡似乎一直处于一种神游状态,对于这个决定,也是点了点头,并无其他意见。


  曲绮罗更是有苦难言,什么都不能说。


  一顿饭,吃的曲绮罗如同嚼蜡,想走,又不能走!


  饭后,曲绮罗想着,终于能松口气了。


  顾宇凡最先离开。


  他的神情看起来憔悴苍白,好像生病了一样。


  曲绮罗本想关心,可是,想到婚礼上看到的那一幕,再想到顾墨言这个恶魔,就坐在自己对面,一幅谦谦君子的模样,曲绮罗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顾宇凡借口说是朋友找自己有事,顾振峰瞪了他一眼,他依旧不管不顾的走了。


  顾宇凡刚踏出家门,顾振峰就把手边的杯子摔飞出去。


  他怒斥了一声:“瞧瞧,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他但凡是有一点能跟上墨言,我现在都放心的把顾氏交给他了!”


  杨澜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她半天才强咽下这口气。


  教育儿子,又不是她一个人的责任,丈夫凭什么当着小辈的面,这样说她!


  顾墨言很识时务的起身:“大哥,大嫂,我吃饱了,先上楼了!”


  本来,顾振峰不给杨澜面子,顾墨言走了,曲绮罗也应该跟着离开的。


  毕竟,看自家婆婆丢面子,以后可不会招婆婆待见。


  可是,想到刚刚上楼的顾墨言,曲绮罗心里,就开始打退堂鼓了。


  她脸上的神情,充满怨念,为什么今天是星期天呢!


  要是顾墨言去上班,她就不用面对那个深不可测,恐怖如斯的男人了。


  就在曲绮罗低着头,第无数次纠结的时候。


  杨澜沉着脸开口道:“绮罗,你身体要是不舒服,也上楼休息吧,明天和宇凡一起,跟着你小叔叔去上班!”


  曲绮罗听到杨澜的声音,立马条件反射性的抬起头。


  她干笑了一声:“好的,妈,那我先上楼了!”


  曲绮罗说完,动作有点僵硬的起身,上楼。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想到顾墨言住在二楼的最里间的房子里,曲绮罗浑身都觉得不自在。


  曲绮罗闷闷不乐的低头上楼。


  她刚走到楼梯转角处,突然被人一把拉过去。


  她还来不及惊呼,嘴巴就被捂得严严实实。


  顾墨言像是在看小丑一般,看着她挣扎。


  她在挣扎。


  他在笑!


  曲绮罗顿时觉得窝囊到了极点,她想要使劲推开顾墨言,却奈何,他的力气太大,整个大手,就像是固定在自己身上的一般,根本推不开。


  而且,想到杨澜和顾振峰此刻就在一楼的饭厅,曲绮罗更不敢发出太大的声响。


  顾墨言似乎早就料定了她不敢乱嚷嚷。


  等她不挣扎了,他也便放开她。


  曲绮罗愤怒的看着顾墨言,一张精致的小脸,很是阴沉:“你到底想干什么?”


  曲绮罗刻意的压低声音,生怕被杨澜和顾振峰发现,整个人就像是做贼一样。


  顾墨言不屑的看了她一眼,好像早就猜到了曲绮罗的反应。


  他高深莫测的看着曲绮罗:“我在这里等你,当然是要带你看好东西!”


  曲绮罗眉头打结,她跟顾墨言根本不熟,要不是昨晚的错误,他们这辈子,估计就是见了面,也就是打个招呼的关系而已。


  可是经过昨晚的混乱,所有的事情,好像都变了。


  曲绮罗很清楚,一些东西早就回不到正轨。


  可是,她却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现在的一切。


  她抬头,大大的眼睛,直瞪着顾墨言:“我不稀罕看你的好东西!”


  顾墨言脸上,突然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他明明是在笑,可是,让曲绮罗却觉得,格外的瘆得慌。


  她一个劲的后退,都退到墙根上了,整个后背都紧贴在墙上。


  顾墨言却靠她越来越近,脸都快贴到自己唇上了。


  曲绮罗生气的看着顾墨言,她快被他这种不阴不阳的态度逼疯了,一颗心感觉七上八下,就像是在大海里沉浮,却找不到救生一线希望一般。


  她一把推开顾墨言,向着自己房间走去。


  谁知道,她刚走了两步,就被顾墨言大力拽住。


  这次,顾墨言没有跟她玩什么花样,他直接将曲绮罗抓回了自己房间。


  曲绮罗的挣扎,在他眼里,就像小孩子无理取闹一般,根本不放在心上。


  看着顾墨言的房门紧闭上,曲绮罗的一颗心,瞬间紧提起来。


  想到昨晚在这里发生的一切,曲绮罗就觉得自己疯狂的想要逃离。


  结果,顾墨言一关上门,就直接把门落锁了。


  曲绮罗看着他的行为,她顿时像一只惊弓之鸟,惊恐的看着顾墨言:“你到底想干什么?顾墨言,我告诉你,昨晚的一切都是个错误,我们应该尽快让一切回到正轨上!”


  顾墨言转身,不咸不淡的看了曲绮罗一眼,那目光,似乎是在嘲笑曲绮罗的无能一般。


  他挑眉说道:“正轨,曲绮罗,你来告诉我,什么叫正轨,是你的丈夫跟你的亲生妹妹恩爱纠缠,还是我们配合的恰到好处!”


  曲绮罗听到顾墨言说的配合和恰到好处几个字的时候,她的小脸,唰的一下惨白。


  羞耻中带着慌乱。


  她愤怒的像一只发怒的小豹子:“顾墨言,你不要再折磨我了,好吗?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能不能直接说清楚!”


  看着曲绮罗情绪激动愤怒的样子,顾墨言嗤笑了一声,他慢悠悠的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悠闲的走过去,坐在沙发上。


  对于曲绮罗的愤怒,他好像根本不怎么在意。


  眼看曲绮罗就要破罐子破摔,捅破一切,顾墨言适时的出声:“先别那么着急,我给你看一个视频吧,相信我,保证格外精彩!”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高人气女人小说一个享受阅读的公众号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