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最让男人欲罢不能的原因,竟然是…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1-12 06:34:00



文:离小洛  图:网络


01

一个打扮精致,带着墨镜的女人驱车来到了一家整形医院,“改变自己,你自己才是最美的艺术品”,广告语在眼光下分外扎眼,向佩珊有些心动。


她小心翼翼地走到前台,说明来意后,护士小姐将她引到医生办公室。


医生和向佩珊年纪差不多,容貌却显得十分精致。


说明来意后,医生沉默了,“确实有很多女性来做整形手术都是为了挽回家庭的,但是整形手术本身就是有风险的,这个风险和你通过整形手术是否能挽回丈夫的风险是相当的。”


“我……知道……”女人低下了头,她知道自己是在赌,但是如果不去赌,她一点机会都没有。


在确定了她的决心后,医生为她做好了手术方案,约定好了手术日期后女人满怀期待地回去了。


不久,就到了约定手术的日子,她没有通知任何人,也没有任何人来陪护。就是她一个人来到了医院走上了手术台。


躺在手术台上的她还是有些害怕,上一次在手术台上,是医生紧急剖腹取出自己胎死宫内的孩子。


“别怕,既然决定了要改变,就勇敢点。”女医生发现了女人的紧张,小声地安慰道。


“嗯!”她点点头,随即沉沉地睡了过去。


02

一个月前。


向佩珊站在别墅二楼的露台上给花草浇水,近日来无心打理它们已经有逐渐干枯的趋势了。


穿过院子看向别墅外的道路,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徐徐驶来。


向佩珊赶忙放下喷壶,着急地下楼去站在了门口。甚至在门口的穿衣镜前拨弄了一下额前的碎发,整平了一下裙子,似乎是要见一个很重要的人。


“致远,你回来了!”门一打开,一身酒气的聂致远被人扶着走了进来。


接过秘书手中的手提包和外套,看着瘫倒在沙发上的聂致远,向佩珊心中满是惆怅,更多的是一种不安。


即便是满身的酒味,向佩珊也能闻到一丝危险的气息。


chanel,coco,这不是向佩珊常用的香水,本该被女士们喜欢的香水味此时在她看来是那么的刺鼻,正如聂致远衬衣领口那个鲜红的唇印一样,深深地刺痛了向佩珊的心。


聂致远在外面有人了,这也不是向佩珊第一次发现。外面的女人总是年轻漂亮,所以小三就总是不止一个。


向佩珊今年已经三十五了,准确的说还有两个月就三十六了。而聂致远外面的女人总是一些二十岁出头的小女孩。


年轻貌美的小女生谁不爱?凹凸有致的身材谁不爱?聂致远自然也不免落入俗套。


聂致远已经有两年多没有碰过她了,他们的婚姻早就名存实亡。外面的人知道她是灯具大王的妻子,却不知道她只是灯具大王养在家里的陌生人……


虽然大家都还在说她风采不减当年,但是向佩珊比谁都清楚——自己老了,任你抹再多的高级护肤品都无法抵挡衰老的力量。


03

向佩珊和聂致远是青梅竹马,在当地是出了名的神仙眷侣。


聂致远创业的时候向佩珊跟着他走南闯北,靠勤劳发家致富。向佩珊也知道“男人有钱就变坏”的定律,也曾经想试图改变这种定律,但最终还是败给了现实。


虽然她现在开着豪车,住着别墅,在老家都是人尽皆知的“爆发户”妻子,但是又有什么用……


翌日,聂致远酒醒起床,全然忘记了昨天一夜激情之后是如何回得家。


洗漱之后径直走到餐厅,餐桌上已经准备好了他爱吃的早点。


他站在餐桌边,看着在厨房忙碌的妻子,不啃声。这大概是近一两年来第一次早晨在家里醒来,他还有些许不习惯。


“佩珊。“听到聂致远的声音,向佩珊竟有些激动,拿着汤勺的手都不自主地开始抖动。这句“佩珊”是隔了多久才听到的话。但曾经,它又是多么平常的一句话。


但接下来的话让向佩珊跌入谷底,“我约了客户,就不在家里吃了,你自己吃吧。”说罢,聂致远拿起公文包,转身走出了餐厅。


向佩珊没有回头,她停止了手上搅动的动作,一行热泪从向佩珊的眼中夺眶而出。


这已经不是向佩珊第一次发现丈夫出轨了。


女人的第六感总是准的可怕,多次先兆性流产的向佩珊在第五次怀孕后就离开了公司在家安心待产。


都知道在商场,男人难免会逢场作戏,向佩珊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时的聂致远对向佩珊还是极好的。


为了怀孕的向佩珊,请了两个专职保姆在家照顾她的饮食起居,每次产检都陪着向佩珊,在医院跑上跑下。


聂致远是非常想要一个孩子的,向佩珊是知道的。所以即便是多次流产,在身体恢复没多久后就继续要孩子。


可是,即便是这样,还是出了意外。


04


在向佩珊怀孕第5个月的时候,一天晚上聂致远去洗澡,向佩珊接了聂致远的电话。


电话刚接通,一个娇滴滴的女声就在喊“老公,你到底什么时候来看我啊!我怀孕了呢!”


接到电话后的向佩珊瞬间觉得大脑充血,两眼一黑,立马晕了过去。待聂致远发现送去医院的时候,孩子已经胎死腹中了。


这次流产,向佩珊被医生诊断很难再次怀孕了,向佩珊把自己关在房里三天三夜。


知道自己犯了错误的聂致远,整理好了那个女人,重新回归了家庭,在聂致远精心地照顾之下,向佩珊最后好不容易才走出来。


只可惜,好景不长。一年后,聂致远再次出轨,出轨的对象是公司新来的行政秘书。


知道自己不能再为聂致远生孩子的向佩珊,这时只希望能够留在聂致远身边便好,也就不再去计较那些小三或者小四、小五了。


那时候的聂致远,虽然出轨,但总归还会回家。


不知从何时起,聂致远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在家的时间越来越短。


向佩珊偶尔看到镜中的自己,不再光滑的皮肤,略显暗沉的肤色,眼角和额头的细纹,腰间的赘肉。再想想那些年轻的女孩,不禁感叹韶华易逝,自己终究抵不过时间。


向佩珊孤独地坐在偌大的客厅里,看着房间里的一草一木、一桌一椅,她现在还能回想起当初二人刚搬入这幢别墅时激动的心情。


向佩珊没能给聂致远生个一儿半女,聂致远并没有对她过多地苛责。但是农村老家的思想总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所以向佩珊就一直对聂致远出轨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以为两人这样就可以相安无事地过一辈子。


但是向佩珊又心有不甘,越长时间地等待让她越想挽回自己的婚姻。


这时,电视中正在播放一则整形医院的广告,向佩珊心理燃起了希望。


05


聂致远应酬后又喝多了,新来的秘书不知道聂致远一直住在新欢那,就给送回了家。


“都别走!再来一杯!”秘书将聂致远抬到了卧室的床上,他显然喝高了,还沉浸在酒桌上。


“小王,谢谢你,你先回去吧!”向佩珊接过小王手中的公文包,送小王出门,随即回房换了一身刚买的蕾丝睡衣。


黑色的薄纱让向佩珊白色的肌肤若影若现,低胸的设计让胸口的风光裸露地恰到好处。黑色的蕾丝边,无处不透露着一种难以明说的性感。


微醺的聂致远看着眼前不一样的妻子,不知是酒精的助兴还是这暧昧的气氛,让聂致远觉得今天的妻子特别的迷人。


“佩珊……”聂致远再也无法压抑内心的冲动,炙热的欲火烧得他心痒难耐,他一把抓住正在帮他擦脸的佩珊,用力地扯去了她身上的薄纱,一翻身就将向佩珊压在身下。


房间中顿时充满了爱欲的味道。


“啊~又喝多了!我这是在哪呢?”一觉醒来的聂致远,头疼欲裂。昨天只记得在酒桌上和供应商推杯交盏,最后怎么到的这里都不知道。


聂致远艰难的从床上起身,四顾之下才发现自己回到了家。


家?!聂致远这才反应过来,看来新来的秘书是不清楚自己家外还有家的。


“致远,你醒了!来把这碗醒酒汤喝了?”向佩珊穿着一套真丝睡衣端着一碗醒酒汤来到了聂致远面前。


“佩珊……你……”聂致远不敢相信眼前的人是自己的妻子。她的皮肤变得十分白皙细腻,就连之前脸上的斑都没有了。画了少许淡妆的向佩珊眼睛大而有神,鼻子挺拔俏丽,配上这身红色低胸的真丝睡裙,妩媚至极。


“我……怎么了?”向佩珊娇笑着坐在了聂致远身边,用勺子喂他喝汤。


“佩珊,昨天晚上……”聂致远此时才模模糊糊地回忆起昨晚发生的事情。


“你个讨厌鬼,昨天晚上都把人家新买的裙子给撕了……”向佩珊娇滴滴地嗔怪道。


“佩珊……对不起……我们离婚吧……”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