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你忘记我,然后爱别人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2-06 16:53:19

南风知意所著的请你忘记我,然后爱别人小说讲述了女主李青离在生死存亡之时被顾梵希出手相救,然而他对她则充满了恨意...

第1章 墨菲定律


我最恐惧的事情,就是此生再见到顾梵希,而世上有一种叫墨菲定律的东西:如果担心某件事,

那么它就更可能会发生。如果地狱可能存在,那么它一定存在。我恐惧顾梵希,所以我又见到了顾梵希,

而顾梵希就是我的地狱。那个晚上,飞机晚点,我降落在暌违已久的城市,匆匆赶到阿云的婚礼,

我连连道歉,婚礼已经快到尾声。阿云给我戴上“伴娘”的红花:“就差你一个了,快进去吧。”

我反应不及,新房的门打开,几只手把我拖了进去。屋子里很乱,一群人在嬉闹,另外三个伴娘到处闪避,连连惊叫。

“又来一个!”一只手搂向我的腰:“过来吧,哈哈!这个正点哎,美女,让我看看今天的奶罩是什么颜色?”“快扒了她!”我看到他们狼一样的眼神。“这个最好看,你们按住她的腿,我来扒衣服……”七八只手抓到我身上,我从没觉得如此恶心。我以为只有遥远山区有这种恶劣风俗,没想到这里也有闹伴娘这种下作的事情。“滚开!你们这是犯法的!”我慌张得厉害,只能强装镇定,一边躲闪。“这是传统,警察会管?大家婚礼上热闹热闹,不让摸你来干什么?”一个伴郎猥琐地笑着,嘴脸令人作呕,“又不是真强奸你,什么年代了,装什么贞洁,玩玩会死么?”“美女,尊重传统懂不懂?”我感到背后一松,凉意袭来,礼服后面的系带被谁扯开了。这样的羞辱几乎让我崩溃,我拼命挣扎,把自己挤向墙角,遮挡背后的走光。我眼角余光里,看到另一个伴娘被按在新床上,撕开礼服,被人扯着文胸带子,说是要看看尺码,同时起码有两只手伸进她的裙子里。哦,还有一颗脑袋也伸了进去。这脑袋后面是脖子,是后背,是高高撅着的丑陋屁股,猪一样的拱个不停。

人群发出阵阵欢笑,气氛好极了。我突然怒从心头起,打开手包,抓出一支眉笔,向前乱刺,歇斯底里地尖叫,

“去你妈的传统,你们敢犯法,我就敢杀人!”恍惚中,我看到人群外有一道身影似曾相识,那一瞥间的脸孔是那么熟悉,

我心口突然生疼。不知怎么的,被闹伴娘羞辱也没哭出来的我,眼泪洪水似地宣泄。我再向人群里去找,却已找不见了。

我终于听到了阿云的声音,“你们干什么?青离是我最好的朋友,离开香城三年了,特地赶回来,你们别吓坏她。”

阿云牵着泪水汹涌的我,还给我挡住背后,将我带到另一个房间。我鼻子酸得厉害,惊慌、愤怒,还有莫名的凄惶恐惧

,都一起爆发,刺得我心像是要炸开。“这里没人会来,你休息一会儿,等下介绍我老公给你认识。”“嗯嗯。”

我连连点头,忽略了她神态语气的异样,也没注意她出去时锁了门。我仅剩的力气只够倚在墙角,任眼泪花了淡妆。等

我情绪平复,开门声响起,我站起来,有点歉意:“阿云,对不起,没有破坏你的婚礼吧?”进来的不是阿云,是一个痴肥的男人

,脸带淫笑,第一眼就盯着我的胸口。他喉头滚动,用力松开领带,一把撕开衬衫,露出过于旺盛的体毛,反手甩上门,大步逼来。

他冲着我恨恨骂道:“那个臭婊子,婚前给老子戴绿帽子,怕我不要她,说要给我补偿,嘿嘿……听说你们大学时亲得跟一个人似的,

她说按你的性格,肯定还是个处,这个补偿老子不亏……”“阿云不是那种人!”我连忙后退,随手抓住一个茶杯,“你别过来!”

这个猥琐的死肥佬哈哈大笑,语气鄙夷:“她不是那种人?都被卖了还帮她数钱呢,真他妈蠢!”一边朝我扔过来一个手机,淫笑着说:

“不信你就看看。”屏幕正好在聊天界面上:“老公,人你看到了吗?好好享用哦。”我的手忍不住颤抖,阿云的微信我是认得的。

“这……怎么可能……”男人贱贱的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朝我走过来,“这下信了吧?你放心,只要你把我伺候高兴了,我肯定不会亏待你的!”

我心慌的厉害,颤着声说:“你别动!你再过来一步,我就跟你同归于尽!”他却没停,渐渐逼近,我不住的后退,直到后背贴上窗户。

已经退无可退。我看了一眼身后的窗户,“你…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从这跳下去!”“你跳啊,这可是三十多楼,你要敢跳下去算你有种!”

我颤抖的看着一步一步逼近的男人,头一次觉得如此绝望。转身扒着窗户,我闭上眼,腿软得厉害,可我还是做出往下跳的动作……

却突然听到“砰”的一声巨响。我回过头,身体顿时僵硬。门板倒在地上。顾梵希正站在门口,一身黑色西装,嘴角紧紧抿起,脸上的表情淡漠,

他的气质一如既往,凌厉而坚硬。



第2章 恨我又何必救


“顾…顾先生…您怎么…”刚刚还张牙舞爪的男人顿时怂了,上前想要跟顾梵希握手,

等着他的是被顾梵希一脚踹开。“滚!”我看着顾梵希一步一步朝我走近,有些恍惚。

直到他扯着我的胳膊将我从窗户上拖下来,然后狠狠捏住我的脸:“李青离,你的命是我的,

我不让你死,你敢死?”是的,我真的,又见到了他——那么恨我、我那么爱的顾梵希。

顾梵希的手越收越紧,我疼得叫出来,顾梵希却笑了。“很疼?”他缓缓靠近我,在我耳边说:

“这疼,及不上你当初给我的半分。”我的心脏紧紧收缩,来不及说什么,顾梵希却突然松开了我。

“何先生兴致不错,”他转身看着刚从地上爬起来的男人,语气微冷,“大喜的日子不陪着新娘,却要强迫一个陌生女人?”

姓何的愣了一下,连忙说:“顾总,您误会了,这女人是我们花钱请来的伴娘,就是给人玩的!”

阿云不知从哪里走出来,也附和道:“对,这是专业伴娘,就是婚礼上的一点小彩头,热闹热闹!

没想到扫了顾总的兴……”“哦?”顾梵希玩味地看着我,“专业伴娘?”

我连忙摇头:“我不是!我只是…来参加闺蜜的婚礼。”哪怕只解释给他一个人听呢。

阿云冷哼了一声,“你少往我们身上泼脏水…”她的话没说完,就被顾梵希打断了。

“她说不是,”顾梵希语气警告,“你没听到?”我不敢置信的看着顾梵希——他竟然相信我?

阿云一愣:“听到了,可…”顾梵希没再多言,一把拽住我的胳膊,将我拉出房间。“………刚才谢谢你。”

酒店外面,我踌躇许久,看着顾梵希轻声开口。顾梵希咧开嘴冷笑:“李青离,我们之间没有谢谢。”

我心里猛地一抽,却努力弯出最大的笑容:“既然这么恨我,刚才为什么救我呢?”

顾梵希突然伸出手掐住我的脖子,我被他推到酒店的玻璃门上,他的力道很大,我胸腔里的空气越来越不够用,几乎昏厥。

“李青离,你还跟以前一样,自作聪明。”他的声音淡漠无情,松开了手,我没工夫说话,

滑到地上用力猛咳,心里就像是堵住了一团棉花,闷得不行。我终于意识到,这个男人,真的变了。车子来了,

顾梵希冷冷的看了我一眼,丢下一句:“来日方长。”然后绝尘而去。……我以为和顾梵希的重逢将到此为止,

我带着惊惶不安,匆匆离开香城。可第二天,主编就找到了我,说香城那边刚开了分社,要把我调过去。

我突然觉得浑身发冷,终于知道顾梵希临走之前那句“来日方长”是什么意思。新杂志社的主编给了我一张约访函,

上面是顾梵希的名字。“杂志社刚开张,急需一个震撼性的人物专访,顾先生是香城数一数二的权贵,

他来做这一期的主角再合适不过。你跟他是一个高中毕业的,这一期的人物采访交给你我放心。”

从主编办公室里出来,阳春时光,我却生生出了一身冷汗。我从来不相信巧合。




第3章 拼命

我知道顾梵希在等我自投罗网。而我没得选。第二天,我来到顾氏集团,

把约访函交给接待小姐:“你好,我是新月杂志社的记者,想约顾先生做个采访。”

对方接了约访函,便摆摆手让我走。我以为这就是拒绝,松一口气,心里头却莫名的又有点失落。

谁知,下午却接到了顾梵希的电话。他的声音清冷:“你要采访我?”我说:“是,”顿了顿,

“请问您什么时候有时间?”顾梵希轻声笑了,笑声凉薄,“现在就有时间,锦绣园会所,312。”

“会所……”我有些迟疑。顾梵希却已挂了电话。我犹豫良久,最终还是决定过去。打车来到锦绣园,

我站在312包厢的外面,深呼吸了好几次,才鼓起勇气推开门。包厢里有不少人,缭绕的烟雾间,

我费了好大功夫才看到顾梵希,他坐在靠边的角落里,端着一杯红酒,慢慢地晃,神色若有所思。我朝他走去,

突然被一只脚绊了一下,歪在一个络腮胡男人身上。“小妹妹,没事吧?”络腮胡扶住我。我不好意思的摇头:

“没事。”我正打算起身,却被络腮胡一把摁在他的腿上。我心里一凛,连忙推开络腮胡已经摸到我胳膊上的手:

“先生,请你自重。”“自重?”络腮胡阴阳怪气地笑,“是你先坐到我身上,坐都坐了,怎么,陪哥哥喝一杯不行?”

他的手抓着我的胳膊,开始慢慢摩挲,充满色情味道的挑逗,我浑身都泛起一层浅浅的鸡皮疙瘩。“放开!”我奋力挣扎

。络腮胡眼中射出一抹凶光,一甩手把我摔在沙发上,骂骂咧咧:“妈的,给你脸不要脸!臭婊子,老子今天非得治治你!”

我被他一手压在沙发上动弹不得,他另一只手竟然在解皮带。包厢里的人听到动静都看过来,却没有人替我说一句话。

隔着老远,我触碰到顾梵希的目光。冰凉。我鼻子一酸,心里却突地冷硬起来。我就算死也可以,但绝不愿在顾梵希的视线里受辱。

我竭力伸手出去,抓住一个酒瓶,狠狠朝自己脑袋上一敲。我握着剩下的那一半,冲着络腮胡大喊,“你走开!不然我跟你拼命!”

我太紧张,也太惊惶,全身都在抖。可我也惹怒了络腮胡:“妈的,臭婊子,敢威胁老子……”他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把酒瓶夺下来,

玻璃碴冲着我的脸就往下扎。我连挣扎的心都不跳了,绝望的闭上眼。

就在这时,角落里响起一道低沉的声音:“怎么,大帅,你今天是打算砸了我的场子?”



第4章 现在,该还债了


顾梵希从沙发上站起来,微低着头,慢条斯理地将袖口挽上去。

络腮胡手一软,半截酒瓶掉在地毯上。顾梵希语气缓慢,却字字掷地,

不容忽视:“大庭广众,为难一个小姑娘,梁家如今是这样的家教?”络腮胡脸上青红夹杂一阵,

又陪上笑脸:“瞧顾总说的,开个玩笑而已嘛…”顾梵希走到我面前,声淡如冰:“不是要采访?”

他推开包厢门径直走了出去,我赶紧跟上。……包厢外,顾梵希就站在门口,突然伸手撑在我身后的墙上,

我被他圈在一个很小的空间里。他眼神冷得就像在看一个妓女,语气不屑,声音冷得让人打颤:

“李青离,你是不是忘了你还欠我几条人命?”我垂下眼睑,不想让他看到我眼中的悲惶和绝望。

我跟顾梵希青梅竹马,三年前,我们已经决定订婚。可就他生日那天,我却疯了,是的,疯了——再有意识时,

顾梵希的爸妈,甚至他已近临产的姐姐,都倒在血泊里。事后,我拿到了一张精神病鉴定的单子。

我忘不了那天,顾梵希拿着一把刀,红着眼一遍一遍冲我吼,“你为什么不去死?我的亲人都死了,你为什么不去死!”

那把刀最终扎进了我身旁的泰迪公仔里。我闭上眼,“顾梵希,你杀了我吧。”他冷冷一笑:“太便宜你了。”

阳春三月,我却冷得打了个哆嗦。……顾梵希给我安排了房子。我没有拒绝的权力。之后他就消失了。

这天,我接到一个电话,对话从长久的沉默开始,直到耳边响起干涩的女声:“你真的回来了。”我顿了一下,

问:“你是谁?”“青离姐,我是陈素。”陈素啊……我想起以前常常黏在顾梵希身边的女孩子,扎着马尾辫,蹦蹦跳跳的,

说顾梵希是她的男朋友,谁都不能抢。我常为这个跟顾梵希生气,每次他都安慰我,陈素只是个小妹妹,他爱的人是我。

往事已隔经年,物是人非。又是长久的沉默。“青离姐,对不起。”我强作无所谓:“没事,挺好的,挺好的,祝福你们啊!”

可我毕竟没出息,哽咽已快失控。我急急的挂了电话,心里发虚,生疼。手机摔落,我也跌坐在地,

抱着冰冷的摆满杯具的茶几的腿,哭得死去活来。



第5章 顾梵希,我会死吗

顾梵希来时,我正在床上发呆,冷不防被他扑倒,浓重的酒气扑面而来,我用力挣扎:

“你干什么!”他不理我,冷着脸,撕破我的衣服,把我的双手绑住,推过头顶,身体以一个屈辱的姿势呈现在他面前。

我难过的想哭。他强硬的分开我的腿长驱直入的时候,我疼得直打颤,我求他,他像是没听到,重重的冲撞,似是发泄。

良久,事毕。我脸上汗水泪水交加,头发凌乱的粘着,忍不住转头去看那个男人。他点上了一支烟,吐出一个烟圈,看着我不屑的笑,

“你看你那贱样。”心里像是被针扎了一样,钻心的痛楚,我脆弱的连伪装都无力,眼泪滑下来,凉凉的,钻进耳朵里。卧室里宁静得诡异,

顾梵希吐出一个又一个烟圈,姿态优雅。终于,一支烟抽完,他突然把烟头摁在了我的肩膀上。我疼得倒抽一口气:“疼……你干嘛!”

顾梵希不说话。我左肩那里,留下一个通红的烙印,上面沾着一点烟灰。想必是要留下伤疤了。我使劲的咬着嘴唇,唇齿间有了铁锈的味道。

“以前,你受一点伤我都急得不行,如今用烟头烫你,我觉得特别痛快。”顾梵希看着我,笑得格外的渗人,“你说,到底是我变了,还是你变了?”

喉咙里就像是哽住了一团乱麻,我抬头看着他,“顾梵希,我不怕疼,可我求你放过自己吧。你跟陈素……不是所有的女孩子都像我这么没羞没躁,

心甘情愿把尊严交到你的手上。你该对她负责。”顾梵希突然上前,一把拽住了我的头发,然后用力甩开,我的头撞上床头柜的一角,

我蒙了一瞬,才感觉到散发开来的密密麻麻的痛。我伸手摸了一把,一手的血。我惊恐的看向顾梵希,像很多年前那样,声音都打颤了:

“顾梵希,我流血了。”顾梵希的黑眸在触碰到我的时候猛然紧缩,也像很多年前那样,向我伸过手来,可到了一半突然又僵住。

我看着他隐约有些着急的脸,心里苦涩又麻木,

问他:“顾梵希,我会死吗?”“不会。”他紧抿着嘴唇,挤出来两个字。



第6章 死不了,就没问题


他拿过床头的手机开始打电话,拨完号码的时候,我看到他的手有些颤抖。

电话接通,他的声音凌厉而迅速,“张明远,你给我过来!现在,马上过来!”

下一句已经吼了起来,“郊区的那栋房子!”挂了电话,顾梵希死死地盯着我额头上的伤口,

他的右手,紧紧握成拳头,骨节泛白,青筋都爆了出来。张明远是顾梵希从高中就交好的铁哥们,

那时候我天天粘着顾梵希,对张明远也算熟悉。回香城之前我就想过会有重逢,却没想过是在这么狼狈的情况下。

顾梵希拉开衣橱,随手拿了件睡裙给我套上,睡裙是真丝的,领口很大,几乎把我的肩头露出来。裸露的肌肤上,

青肿明显。张明远到的时候,我已经疼的麻木了,额头上的口子一直在汩汩的淌血,怎么都止不住。头晕晕的,

思绪从一点发散开来,无法凝聚。看到我,张明远微微一愣,下一秒,就被顾梵希粗鲁的推到我面前,“你他妈快点!”

张明远的目光落在我的肩头,眉头一皱,眼角从凌乱的床铺扫过,嘴唇动了动却并未说什么。“轻微脑震荡,再加上失血过多,”

张明远给我包扎好伤口,转身看着顾梵希,“可能要养一阵子了。”顾梵希语气不屑,问,“死的了吗?”张明远一愣,

“当然不会有生命危险,但也不能掉以轻心……”“死不了,”顾梵希打断他的话,扭头看着我,嘴边弯起一个冷笑,

“就没问题。”我的心脏猛然紧缩,双手用力攥起来,指甲深深的陷进肉里去,引出一滴两滴黏腻腻的液体。可我最终什么也没说,

只是低下头沉默。张明远走后,没一会顾梵希也离开了,自此之后,他再也没来过这栋房子。一个月之后,

我额头上的伤口终于落了痂,一块新月形的白肉和周围的皮肤颜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终究是留了疤。

这天,陈素突然毫无预兆的出现在我面前。我站在门口,好半天没回神。直到陈素笑着推了推我的肩膀,

“怎么,都到门口了还不请我进去坐坐?”我猛然回神,连忙侧身让出空间,“请进。”对于陈素,

我一直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厌恶,或许是因为高中时到她就喜欢顾梵希的缘故,我并不想跟她有太多接触。

客厅里,陈素将一张请帖推到我面前,甜甜的笑,“青离姐,明天晚上我要参加一个聚会,聚会要求携伴参加,

但是…梵希哥哥太忙了,所以希望你能陪我去。”我下意识的拒绝,“抱歉,我……”话还没出口,陈素已经扁起嘴,

泫然欲泣,“青离姐,你还在怪我抢走了梵希哥哥吗?”我连忙摇头,“当然不…”“那你就是答应陪我去了?”

陈素脸上的难过顿时消散,笑的像个孩子,“太好了,青离姐,明天我在酒店外面等你!”我只能无奈点头。


第7章 顾总有了新欢,该轮到我了


我以为只是寻常的聚会,第二天在喜来登酒店外面看到陈素,她穿着一身嫩黄色小礼服,卷发精致的盘起来,

而我白T短裤,连妆都没化。心里才油然而生出一丝不确定。陈素亲热的挽住我的胳膊,领我入场。

大厅里来来往往的都是西装革履和香风礼服的男女,我一进去,就收获了不少诧异的目光和议论纷纷,

陈素在一旁笑,“青离姐,你真有魅力,大家都在看你。”我尴尬一笑,没有说话。是啊,大家都在看我,

看这个穿着白T短裤就来参加上流聚会的傻子。我一直不明白陈素为什么要让我来陪她参加这个聚会,

直到在内场看见了顾梵希。他穿了一身黑色修身西装,远远看过去,就像一只黑色的海燕,卓然于众人,

隔得太远,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唯独他紧紧抿起的唇角。他身边还有一个女人,红色长裙,青丝飞扬,

一举一动尽是优雅,我认出这是国内刚刚蹿红的花旦,肖潇,我曾经做过一期她的专访。他们站在一起,

胳膊亲密的交缠在一起,我的心猛地疼了一下。身旁,陈素涩声开口,“真抱歉让你都看见了。”

我愣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她是故意带我来看到这一幕。心里突然烦躁起来,我看着陈素,语气不善,

“如果你打算让我了解顾梵希的花心,那很抱歉,这跟我无关。”陈素急忙想要解释,我却对她的做作没有了耐心,

转身自己朝角落里走去,身后的目光带着愤恨和不甘,直到我拐了个弯才终于摆脱。倚靠着柱子停下来,

我叹了口气,一抬头却对上了一道冰冷的目光。隔着人群,我看到顾梵希,面无表情,黑眸幽深暗亮,

似一汪深潭,又似酝酿了滔天的风暴。“这位美丽的小姐,”身旁突然伸过来一只手,端着一杯香槟递给我,

“能请你喝一杯酒吗?”我转头,看到一个满脸络腮胡的粗壮男人,心里一颤。连忙后退一步。

竟是上次在会所里为难我的梁大帅!“梁,梁先生,好久不见,”我结结巴巴的说,一边说一边转身欲走,

“抱歉,我朋友还在等我…”梁大帅一把拽住我的胳膊,不屑的哼了声,“装什么装,穿成这样来宴会,

不就是被人泡的吗!”他转头看了一眼顾梵希的方向,冷笑,“现在顾总都有了新欢,也该轮到我了吧!”

说着,竟直接凑过来要亲我的嘴。我一慌,连忙别过脸避开,梁大帅的嘴唇在我脸颊险险擦过,我用力挣扎,

可胳膊上的软肉被他掐着,一动就是钻心的疼,周围的人对这样的场面不以为意,没有人管我。我朝着顾梵希的方向望过去,

那里已经没有了他的身影。心里一凉,酸涩难言。梁大帅一手搂住我的腰,将我逼到柱子后面,太过靠近的呼吸让我作呕,

我用力推他,手忙脚乱,可他的力气太大了,我根本撼动不了分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张丑陋的嘴脸朝我身上拱。

就在我绝望的时候,梁大帅突然被一脚踹开。


【看全文后续章节请扫描下方二维码,或者添加客服微信:klcc1802,后台私信客服书名,有偿低价,伸手党勿扰谢谢。】

更多小说推荐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橙子看书【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由网友更新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长按识别二维码更多精彩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