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轻轻的,软软的,这位萧山大伯做了15万条,啥东西这么好?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9-11 11:38:13


冬天快到了,羽绒被、丝绵棉被越来越受欢迎,但是老底子的萧山人还是离不开一种被子,那就是——棉被!


眼下是制作棉花胎的最忙碌时节,在城厢街道崇化社区有一位做工细腻的师傅。沿着崇化路往南走,在农贸市场斜对面的一个弄堂口,我们找到了这家弹花铺。走近一看,一位个子高高的师傅操纵着磨盘机,在一条崭新的花胎上来回慢慢移动,将其压实。



他叫王水炎,今年66岁,干弹花这门活至今已有近50年历史,据他自己说,在他手中做出的棉花胎达15万条。


弹棉花,又称“膨棉花”,是一门传统手工艺, 又苦又累,整天与絮尘和灰尘相伴。那么,是啥缘故让王水炎从事了这门活?


17岁那年,一个姓陈的温州人到他所在的村子里弹棉花,他感到有点好奇,时常站在旁边注视着。弹棉花的陈师傅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一天,以试探性的语气问他:“你想跟我学弹棉花吗?”“好呀!”王水炎脱口而出。在征得父母同意后,王水炎决定拜他为师傅,就跟着师傅去了温州。一年过去了,在师傅的精心指导下,自己的勤学苦练,基本上掌握了弹花的技巧。回到家里,王水炎用两张木凳两块门板搭起一个平台,买来工具,在老屋里开起了弹花铺,开始独立制作棉花胎。


弹棉花的季节性很强,每年9至12月是旺季,次年的1至4月是淡季,所做的棉花胎量比旺季减少二三培,一到5月基本上无人上门来。无论是淡季还是旺季,王水炎以家为落脚点,采取请进来与走出去相结合的方式,热心为大家服务。


第六年,随着生意渠道的拓展,当他带了两个徒弟后,业务增加,跑的路更远,南到河上、楼塔,北到南阳、义蓬等地都有他的足迹。



在外行人眼里弹棉花看起来很简单,其实蛮有讲究。王水炎指着店铺里摆放着的一副弹弓、一把弹花榔头、一个竹编揿花盘、一张木制磨盘和一根甩丝棒介绍说,这就是制作棉花胎要用到的工具。


有了这套工具,如何发挥其作用也至关重要。因为一条棉花胎做成品,从弹花(轧花)到撕花、摊花、磨花、纤纱等要经过七八道工序。如果其中一个环节出纰漏,就会影响棉花胎的质量。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质量就是信誉,不能做偷工减料的事。”他有一个座右铭:“弹得松,磨得牢” 即多弹、压得实。



尝到了酸甜苦辣滋味的他,1983年经人介绍,与妻子一起到了萧山一家福利厂做临时工,从事的也是相关工作,一做就是13年。因数量大,成批生产,经过他手里的棉花胎每年在万条以上。1996年,王水炎告别了企业,仍然没有放弃老行当,在崇化租了一间营业用房,又开起弹花铺。不过,与以往不同的是没有特殊情况,不跑出去弹棉花了。



由于开张前做过调查摸底,他的信心更足。他说,尽管棉花胎逐渐被蚕丝被、羽绒被等织品替代。但由于棉花胎除了透气,垫盖舒适之外,还有便于翻新的优点,真的是小到幼儿,大到耄耋老人都少不了。无论市场怎么变化,手工弹的棉花胎在人们心目中依然吃香,具有一定的市场潜力。


王水炎边说边从旁边拿出一个手工制作的花胎,讲起一段故事。他说,这条棉花胎比机器弹的价格要高出四倍以上,原因是经木弓弹出的花,费时费力,弹出来的棉花既松又高。越松越高,寓意越加“发”。因此,在社会上一些父母为子女筹办结婚用棉花胎时,觉得讨个彩头和吉利是大事,而多出几元钱是小事,非要手工弹的棉花胎不可。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村里流行新棉花胎上制作吉祥如意一类的图案,尤其为结婚新人制作棉花胎是不可缺少的事。他根据新人们的喜好办事,用红色纱线端端正正地在新花胎表面,“绣”上漂亮的“囍”、“鸳鸯”、“鲤鱼跳龙门”、“凤彩牡丹”等文字或图案,深受顾客好评,自己的名声也越来越好。

事实真如他所讲的一样,制作棉花胎的生意还是“杠杠”的。每年到做被季节,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陆陆续续地上门来旧被翻新、定做新被。去采访的那天,不到半个小时,就有四五个人拿着旧花胎或新棉花,找上门来。一个冬季下来,光制作青年人的结婚用被就有三四十条。 


(记者  项亚琼)



>>>>

你可能喜欢




  • 今天萧山发生一件大事!700名贵宾齐聚G20峰会主会场!

  • 3500多亩土地昨起征迁冻结,涉及义蓬、河庄等地多个村,据说公告还没发全……

  • 这种行为要抓拍,乘客也不例外!为了您的生命和钱包,请不要挑战它……

领导说了

一个

小编工资涨3毛!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