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句话,永远不要拿去问男人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1-26 15:09:14



-01-


一念的执着,倾世的阑珊。——笛音


H市


晨曦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在地板上,卧室内,一室的凌乱,空气中还弥漫着欢-爱之后残余的气息,蚕丝被盖住了床上女人的娇躯,外露的肩头上有着密密匝匝的吻痕,绯色娇嫩美丽的脸蛋上还泛着红晕,此时美丽的容颜上呈现出一分妩媚性感。


但仔细一看,还能够看到女人眼角滑落过泪水的痕迹。


浴室传出哗啦啦的水声,惊扰了正在睡梦中的女人,余阑珊漂亮的眉心紧拧着,缓缓睁开了眼睛,刺眼的光芒直射在她的眼球上,让她抬手挡了一下从窗外照射进来的光线。


身下的酸痛,让她脑海中的记忆纷至沓来。


“顾先生,我们约定的期限到了。”阑珊的声音很轻很轻,轻到她自己都差点没有听清。


男人一双深邃犀利的眸子紧锁在女人垂下脑袋的容颜上,从的视角看不全她的面部,视线落在她光洁的额头、长卷翘的睫毛上,瞬间,一股薄怒从心底滋生,伸手钳住女孩的下颌,逼迫她看着自己,阑珊的下颌被他捏的生疼,眼泪差点奔泻出去,紧咬着自己的唇瓣,不让在自己眼眶中盘旋的泪水滑落。


“再说一遍?”顾念琛低沉带着盛怒的声音在余阑珊的耳边响起。


余阑珊一双染上泪花的水眸对上顾念琛那双淡漠清冷的眸子,艰难的道出:“顾先生,我们约定的期限到了。”


顾念琛带着薄怒连点了几个头,余阑珊以为他同意了,正准备说什么。


便听到顾念琛狠绝伤人的话语从她的头顶砸下来,重重砸在她的心窝上,“余阑珊,很好,既然要离婚,浪费了你三年的青春,今晚我还给你。”


余阑珊惊愕的看着顾念琛那双波澜不惊的眸子,没有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还在错愕之中的人,被嘴唇上传来的疼痛惊醒,熟悉的气息扑鼻而来,看着他近在咫尺的俊脸,余阑珊瞳孔放大,伸手推着身前的人,手却被他一把握住高举过头顶,霸道带着惩罚的吻肆意的掠夺着她的唇。


撕拉一声,余阑珊感觉到身上一阵微凉,旋即便看到被顾念琛随手抛在空中,随之飘落在地上的衣服碎片。


前所未有的疼痛席卷着她的身心,眼泪不停的从眼角滑落。


心宛如被一刀刀的凌迟着一般,心的痛、身的疼一股脑的充斥着她的大脑。


阑珊的眼泪不停落下,也没有止住他对自己身子的掠夺。


顾念琛,她内心深处不能说的秘密。


浴室门打开的声音将余阑珊的思绪拉了回来,连忙闭上眼睛,慌乱的动作全部被顾念琛捕捉到眼底,顾念琛已经穿戴好,一身剪裁得体的西服将他的身形完美的衬托出来。


一双墨黑色深邃的眸子落在紧闭上眼睛的人的身上,看着她身上盖着的被褥,他知道现在她在发抖,瞳孔猛收,一想到昨晚上她对自己说的话,一股怒气从心底爬了上来,夹杂着前所未有过的盛怒,一把将床上的被子掀开,紧闭着的人被他这一动作吓到,腾空坐起,连忙扯过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紧紧抱着自己身上的被子,恐慌的看着顾念琛。


顾念琛深邃的眸子落在床单上一小块红色血渍上,刺痛了他的眼球。


昨晚上,他知道她是第一次,但还是忍不住狠狠的要了她。


此时看到她对自己的恐惧,想必昨晚上的事情对她心理上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想到这里,顾念琛心底还是有些愧疚。


但······


旋即,顾念琛视线紧锁在她那还带着绯色的脸蛋上。


压着自己隐隐带着薄怒的声音道:“你不是要离婚吗?给你一个机会,只要江应东答应你,我就签字。”


余阑珊错愕,当年结婚不是他说的吗?


他不爱她,只要三年,三年之后就答应离婚。


为什么现在他说出这样的话?


难道他爱上自己了?


不想离婚?


想到这里,余阑珊心底泛起了细微的变化,被她小心翼翼的呵护了起来。


但想到自己不过只是替嫁之人,微微高涨的情绪便很快消散下去。


小声说着:“顾先生,这是我和你的约定,不是和我父亲。”阑珊将‘父亲’两个字咬的很轻很轻。


顾念琛眸色一沉,看着那张美丽的脸蛋上呈现出一丝胆怯,耳边萦绕着她的那句话,她就这么想离开自己,三年时间都没有让他对自己有一丁点的喜欢,心底的怒火越燃越烈,一把钳住阑珊的下巴逼她看着自己,狠戾道:“敢和我顶嘴了?”


“我···”余阑珊染上泪水的睫毛忽闪着,她没有。


顾念琛手上加重了力道,捏的她生疼,他伤人的话语在她耳边响起,“余阑珊,给你机会不要,不要给脸不要脸。”顾念琛用力甩开余阑珊的下颌,将她甩在床上,脑袋侧到一边。


顾念琛大步流星离开,旋即,便是一声剧烈的摔门声,震耳欲聋。


-02-


偌大的卧室


余阑珊紧紧抱着自己的身躯坐在床上,失声痛哭起来。


她只不过是一个替嫁的人的而已,替江家大小姐,也就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在她没有被找到之前,江伟绝对不会答应自己离开的,况且她需要江伟支柱自己母亲昂贵的医药费。


单凭她现在饰演的那些小角色拿到的片酬根本不可能支撑起母亲昂贵的医药费。


当初江雪柔逃婚,江伟找上她,让她代替江雪柔嫁给顾念琛,不仅是因为江伟答应帮助自己支柱自己母亲的医药费,还有一个秘密便是因为,江雪柔结婚的对象是顾念琛。


他是她心底深埋的秘密。


深埋了十年的秘密。


一个辈子也不能够说出口的秘密。


因为等江雪柔回来了,这一切她都要物归原主,而她和他将会是两道平行线,不再会有任何的交际。


余阑珊忍着双腿间的酸痛刚走到楼梯口,便听到楼下顾念琛低声怒吼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里,重重的砸在她的心窝里,“把避孕药给她拿去,看着她吃下。”


颤抖着的双腿差点重心不稳跌倒在地上,伸手扶着一边的栏杆,心在一点一点的淌血。


双肩剧烈的颤抖起来,强忍着眼眶中不停打转的眼泪。


忍痛朝楼下走去,车子的声音渐渐远去,余阑珊走到餐厅便看到管家微垂着脑袋站在一边,旋即,目光边看到放在餐桌上面的白色药丸。


心底一股酸楚蔓延开来。


“少夫人,这是·····”


“我知道。”余阑珊打断管家的话,不想让他为难。


拿起白色的药丸放进自己的嘴里,没有喝水,苦涩的味道在口腔中蔓延开来,眼泪不停地打转,最终还是忍不住滑落出来。


管家看到这一幕也不是很好受。


少爷不喜欢这位江家的小姐当初又是何必呢!


一个好好的女孩子。


想到这里,管家心底有些难受。


余阑珊刚拿起面前的刀叉,视线突然落到一边的报纸上,将自己手中的刀叉放下将报纸抓过拿起,一双漂亮的眸子直直的落在报纸头条上面,顾念琛一身深白蓝色的西服衬托出他完美的身材,而挽着他手臂的白瑾瑜一袭白色的晚礼服将她衬托的高贵典雅,宛如天生一对,踏上红毯。


正在替他们这对小夫妻伤神的人猛然看到余阑珊手中的报纸,连忙道:“少夫人,这···”感觉到自己的解释好像没有多大的用处,只是道了一句:“这些记者就是喜欢捕风捉影,少夫人您要相信少爷。”


余阑珊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容,强忍着眼眶中打转的泪水,她只不过是一个替嫁的人而已有什么资格去过问他的事情呢!


她根本没有资格。


将手中的报纸放在一边,拿起刀叉默默的吃着早餐。


管家有些无奈,但他要只是一个佣人不敢多一言。


余阑珊放置在一边柜子上面的手机响了起来,管家帮她拿过来,上面显示的方姨,扫了一眼,起身朝另外一边走去,接了起来,“方姨。”


“阑珊啊,明晚有空吗?”听筒那端和蔼的声音传了过来。


余阑珊的视线落到落地窗外一大片薰衣草上,缓缓道:“有。”


“那明晚回家吃饭,记得把念琛带回来。”


余阑珊挂断电话,手臂自然垂下,她知道方黎曼这通电话的目的不是为了请自己回去吃饭,真正的目的是在于顾念琛。


每一次江家有事情方黎曼都是以这样的方式让自己请顾念琛回去。


她没有顾念琛的手机号,只有去公司找他。


而她也是星娱公司的艺人。


坐上车子,阑珊经纪人兼助理陈晨边开车子边告诉余阑珊,“上周你去视镜的那个有回复了,没有拿到。”说完,陈晨又瞟了一边一脸风轻云淡的人,“阑珊,你不要气馁,你身后有顾总,在顾总的帮助下总有一天你会大红大紫的。”


余阑珊目光一直落在窗外,看着不断倒退的事物,她从未奢求过顾念琛会帮助自己。


而最初进入这个圈子的目的也不是在于要大红大紫,只是想离他更近一点。


刚跨进大厦,余阑珊抬眸便看到迎面走来的人,心蓦地一紧,昨晚上的记忆再次涌上心头,顾念琛一身黑色西服显得沉稳冷静,身后跟着助理安川,从电梯出来到与阑珊擦肩而过,顾念琛的视线一直落在远处始终没有落在余阑珊的身上。


阑珊自然而然垂下两侧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微微垂下脑袋,问候了一声,“顾总好。”


待顾念琛走之后,余阑珊深吸了一口气平缓着自己的气息。


陈晨看着阑珊,视线又落到已经走出大厦的人的身上,她始终不明白一点,顾总当年结婚的对象不是江家大小姐吗?为什么真正结婚的人又是余阑珊呢!


-03-


“阑珊,明明你才是顾总真正的妻子,为什么对外宣称的却是那个从未露过面的江家大小姐呢!”


“而且你看,这顾总三天两头和白影后上娱乐版头条都不在乎一下你这个妻子的感受吗?”


听着陈晨絮絮叨叨的抱怨,余阑珊只是淡淡说了一句,“走吧!”


余阑珊和陈晨刚走两步便看到白瑾瑜在一群人的拥簇之下从电梯里走了出来,和余阑珊立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只是一个三线开外的小明星所以身边根本没有其他的人,公司并未给她配备专业的经纪人和助理。


陈晨也是她要好的大学同学,所以才让她当自己的经纪人和助理。


“白姐好。”余阑珊和陈晨向她问好。


白瑾瑜是公司的一姐,见到她的人都要向她问好,而且传闻中她是顾念琛的情人。


想到这里,余阑珊心一揪一揪的疼了起来,她就连情人都比不上。


白瑾瑜也礼貌的回应了一句,“好。”


白瑾瑜在圈内也是出了名的没有脾气的一线明星,这一点余阑珊很清楚,他们高中念的是同一所学校,她们也认识。


来公司的目的就是为了找顾念琛告诉他回江家吃饭的事情,从早上在门口匆匆一面之后,她一直看着大厦外都没有见他回来的身影,有些气馁。


夜幕已经开始降临了,公司里面的人也已经陆陆续续下班,她也让陈晨先走了,还是没有看到顾念琛回来的身影,恍然间想起今天好像是顾念琛要去顾氏集团开会的日子。


想到这里,心底一片落寞,也不知道他今晚会不会回去。


结婚三年,她对他的行踪一无所知,就连电话号码也不知道,他回熏锦园的次数也是少之又少。


如果今晚上找不到他,明天更没有机会和他说回江家的事情。


看着手机里静静躺着的唯一有关能够找到他人在哪里的号码,拨了出去。


响了很久才被对方接了起来,“喂,找哪位?”清冷疏远的声音从听筒里面传了出来。


余阑珊顿了顿,与唐爵不是很熟,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有些结巴道:“我···我是余阑珊。”


唐爵也是顿了顿,或许是很意外她怎么会给自己打电话,“有事吗?”


“嗯,想请问你一下你知道顾先生在哪里吗?”


余阑珊一直都是对顾念琛称为顾先生。


“不清楚,今天他不是应该回顾氏开会吗?或许应该还在开会。”这样也算是给了她一个回答。


“嗯,那不打扰你了。”阑珊有些失落,意味着又失去了一次找到顾念琛的机会。


这个时候应该早已经开完会了。


唐爵挂了电话,看着坐在沙发上禁欲般的男子,扯了扯嘴角,调侃道:“你这样欺负人家合适吗?”


顾念琛抬眸给了唐爵冷冷一记眼光。


“得,算我没说。”优雅的坐在一边,翘着二郎腿。


秦世阳递了一杯酒给顾念琛,挑了挑深邃的眉眼,碰了一下顾念琛手中的杯子,“我一直很不明白为什么江雪柔逃婚,你居然答应了娶江家的一位私生女。”


顾念琛修长白皙的手指紧握着手中的酒杯昂头一口饮尽,低沉冷漠的嗓音在包间里响起,“她给你说了什么?”


唐爵反应过来顾念琛是在和自己说话,旋即道:“问你在哪里?对了,她为什么不给你打电话?”接电话的时候他就想问余阑珊为什么不直接给顾念琛打电话,兜这么大的圈子。


顾念琛墨黑色深邃的眸子沉了下去,他知道她没有他的电话号码。


却反问着,“我老婆怎么有你的电话号码?”


“哟呵。”秦世阳起哄,“二哥,快给大哥解释解释,大嫂怎么会有你的电话呢!就连我们都没有哦。”


“我冤枉,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有我的电话。”唐爵直喊冤枉,他确实不知道为什么余阑珊会有自己的电话,之前都没有给他打过。


阑珊之所以会有唐爵的电话是因为乔芷兰,唐爵的妻子,乔芷兰是她的高中同学,从她那里要来的。


“二哥你这解释太牵强了,没有说服力,就余阑珊那温温柔柔的样子难不成还会主动去别人那里要你的电话号码不成。”坐在一边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人道。


唐爵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对着叶余生道:“四弟,你最近应该是挺闲的,反正····”


“别,我很忙。”叶余生知道肯定是有坏事要降临。


顾念琛起身,冲着他们冷冰冰道:“好好玩,我先走了。”


看了一眼唐爵,道:“最好不要有下一次。”


顾念琛一双幽深的眸子深不见底,余阑珊连他的号码都没有居然有唐爵的,这一点让他很不爽快。


-04-


出了魅色,顾念琛站在门口等着泊车小弟把自己的车子开来,一阵清风吹来,将他身上浓郁的酒气吹散了不少,脑袋也清醒了不少,身上沉冷着的戾气也消散了下来。


深邃的瞳孔望着幽深的夜空,这两天他是这三年来从未有过的烦躁。


他从未想过一向温柔,在他面前大气不敢出的余阑珊居然有勇气给自己提三年前因为自己一时赌气说下的话。


或许她就是这样一直盼着三年时间一到离开自己的吗?


想到这里,刚消散下去的戾气又一次爬了上来。


今晚她这么心急的找自己也无非不过是江家的事情,除了江家的事情她从来不会找自己。


因为她的心底根本没有自己的存在。


余阑珊等到深夜都不见顾念琛回来的身影。


管家起夜看到余阑珊还坐在沙发上,问着:“少夫人,您不休息吗?”


“等一下就休息,你先去休息吧!”


“好,您也早点休息。”


余阑珊点点头。


看了一眼外面的夜空,今晚没有皎洁的月光外面一片漆黑,或许今晚上他不会回来了。


阑珊刚上楼便听到别墅外车鸣的声音,这边只有他们这一栋独立的别墅,这么晚了应该是顾念琛回来了。


在自己的卧室等了小半会儿才出去,刚踏出去走了几步余阑珊便看到顾念琛已经走完所有台阶上来了,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


片刻,顾念琛将自己的眸子挪开,朝自己的卧室走去,他们两个人一直没有住在同一卧室。


余阑珊看着他远去的身影,心一紧,这是她的机会,快速喊道他:“顾先生。”


蓦地,顾念琛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身后拥有美丽容颜的人。


只见她迈着小步伐朝自己走来,一脸的怯弱让顾念琛十分不喜欢,如果不是她这份怯弱,她怎么会被江家人一直使唤呢!那些人对她一点也不好。


余阑珊停在离他只有几厘米的地方,抬眸看着他,似乎他们之间还从未有过这么近距离的接触,除了昨晚上。


“有事?”


听到他的声音,余阑珊手指缠绕在一起不停的打结,后背一层密密麻麻的汗液爬了上来,慌忙的挪开了自己的视线,不知落在顾念琛身后的哪一处地方,道:“顾先生,明天你有空吗?我想···”


“如果我说没有呢!”顾念琛冷冷的打电话她的话,听到她说前面一节话就知道是因为江家。


只有关于江家的事情她才会满世界找自己。


余阑珊心一沉,小声的“哦。”了一声。


“还有事吗?”


“没有了。”余阑珊又补充了一句,“那不打扰您休息了。”


余阑珊刚转身,手臂上一道强而有力的力道传来,旋即整个人被直直的甩在了墙壁上面,被顾念琛死死的压着。


余阑珊惊慌的看着他近在咫尺的俊脸,无形的压迫感朝她袭来,手臂上面的疼痛让她眼眶湿润起来,“顾·····”


“不是想让我和你回江家吗?我顾念琛的时间很宝贵,既然是如此你总要付出点什么吧!我是商人,不是慈善家。”


余阑珊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咬着唇,片刻之后,缓缓说着:“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我可以做到。”


“你的身子。”


‘轰’一声,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像是一颗定时炸弹一样将余阑珊的脑袋炸开了花,心被扎的血淋淋的,她在他的心中就是如此的廉价吗?


一双爬上氤氲红润的眸子看着他。


可是面对他的要求她没有办法拒绝,自己母亲昂贵的医药费还需要江家要支撑。


“好,我答应你。”


旋即,唇齿之间碰撞的疼痛从嘴唇之间开始蔓延到身体的每一寸肌肤。


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滑落。


顾念琛唇齿之间尝到咸咸的味道,但还是没有阻止他进一步的掠夺。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刺眼的光芒透过纱幔照射了进来,刺的她眼球微疼,颌了颌眼帘才再次缓缓睁开。


刚撑着身子起床视线便落到床头柜上放着的透明玻璃杯和旁边放着的白色药丸上。


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容,坐在床沿边上,抓起药丸没有在水的辅助下吞咽了下去。


洗漱好下楼,已经不见顾念琛的身影了,管家恭恭敬敬的对着她道:“少夫人,可以用早餐了。”


环视了一圈,还是没有看到顾念琛,看着管家,问道:“李叔,顾先生呢!”


“少爷已经去公司了。”


“哦。”余阑珊有些淡淡的失落,如果今晚上他食言了,自己回江家将会面对的是什么,她一清二楚。


江家的人拿她只是当做工具而已,但她又不得不妥协。


-05-


余阑珊没有顾念琛的电话号码,也不知道他是直接去江家还是会回来和自己一起过去。


思来想去,最终还是硬着头皮让管家给顾念琛拨了电话去。


她到底是有多么的悲哀,自己的丈夫,家里的佣人都知道他的电话,但她这位妻子还不知道。


“通了。”管家将电话递给阑珊,阑珊伸手接过。


“喂。”顾念琛清冷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了过来。


余阑珊一时间忘记了该怎样开口说话,他们还从未在电话里有过交流。


对方有些不耐烦的道:“李叔,有什么事?”


“不,顾先生,是我。”余阑珊怕他挂了电话,立即道。


此时的她并不知道对方是怎样的表情,片刻之后,清冷、疏远的声音继续从听筒里面传了过来,“有什么事?”


余阑珊心一紧,慌张的道:“我···我想问你是下班之后直接去江家,还是······”


“直接去。”余阑珊还没有说完就被顾念琛狠狠打断。


旋即,电话已经被人切断了。


在给顾念琛打电话的时候她自己心中已经有答案了,她和顾念琛夫妻三年,从未一起出现在任何场所过,她就连他的车子也没有坐过。


在结婚的当晚他已经说明了,这一切都不是她余阑珊该享受的。


确实是如此,她不过是一个替嫁之人。


简单收拾了一下出门,从熏锦园到江家需要很久。


到了江家门口,余阑珊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手机上面的时间,下午六点。


按了门铃,很快有佣人出来,笑脸迎接余阑珊。


“阑珊小姐来了。”


余阑珊点点头。


“快进来吧!”


余阑珊在佣人的带引下朝里面走去,刚走到门口便听到娇嗔、做作的声音,“伯母,你就别取笑美佳了,我和雪柔姐姐比起来差远了,你看看姐夫对雪柔姐姐多痴情,即便余阑珊替嫁过去两个人都是陌生人,姐夫从不带她出去,心底的人始终是雪柔姐姐。”说这话时,江美佳羡慕嫉妒恨都写在脸上,江雪柔还没有她漂亮,不知道顾念琛怎么就看上她了。


还有那个余阑珊,以为江雪柔走了,自己就有机会了,不知道又从哪里冒出来一个私生女。


“即便念琛想带她出去,她也没有那个胆量。”方黎曼尖锐的声音在余阑珊耳边响起。


余阑珊手指紧紧的握着自己手中的手提包,佣人小心翼翼的瞧着余阑珊的脸色,小声道:“阑珊小姐,您没事吧!”


阑珊摇摇头,“我没事,您去忙吧!”每次来江家,这些佣人都对江应东和方黎曼对她好。


“好,那我去忙了。”


余阑珊深吸了一口气,迈着步伐朝里面走去。


刚出现在客厅便听到一阵酸溜溜的声音,“这还真是巧了,说曹操曹操就到了。”江美佳在酸溜余阑珊的同时看着她的身上,冷眼瞪着她,道:“姐夫怎么没有和你一起回来?”


余阑珊直接忽视江美佳的话,走到方黎曼的面前,“方姨好。”


江美佳看着余阑珊忽视自己,愤愤道:“妈,你看余阑珊是什么态度,我和她说话,她耳聋了吗?”


何淑华拉了一下自己女儿的胳膊,何淑华出生书香门第,最基本的礼仪还是懂的。


方黎曼冷眸一挑,冷冰冰道:“坐吧!”旋即又道:“念琛呢!怎么没有来?”


“他在忙,下班之后直接过来。”


方黎曼一副傲慢清高的样子,双手环抱在胸前,用着鼻孔出气,对着余阑珊冷嘲热讽道:“余阑珊,以前我就把话给你说的很清楚了,让你代替我们雪柔嫁给念琛不是让你去享受少夫人的位置的,那些都不是你应该享受的,而是要看住他,听不懂吗?看到他三天两头和其他的女人上报纸,难道你都不管一下吗?以前我们雪柔在的时候,念琛可不是这样子的。”


江美佳嘀咕了一句,“当初还不如让我嫁给姐夫,省事。”


方黎曼扫了江美佳一眼,她怎么可能让江美佳嫁给顾念琛,那样对他们家一点好处也没有。


他们两家人是面和心不合。


余阑珊垂下脑袋,顾念琛的事情是她管不了的。


方黎曼看到余阑珊垂下脑袋不说话的样子就来气,狠狠责备道:“余阑珊我在和你说话,耳聋了吗?”


听到方黎曼怒吼的声音,阑珊咬着自己的唇瓣,抬起头,看着发怒的人,缓缓道:“方姨,您想让我说什么,您刚才也说了,我只是替嫁的人,我怎么有资格去管他。”


“你还敢顶嘴了。”方黎曼气结,扬手就要给余阑珊一巴掌。


“黎曼,你在做什么?”一声洪厚的低吼声从楼上传了下来,江应东和江应北谈完事情从楼上下来。


方黎曼收回自己的手,但还是一脸的蛮横,吼道:“教训你在外小三给你生的孩子。”


顿时,余阑珊脸上一阵火辣辣的,宛如被人狠狠扇了几巴掌一般。



    / 未完待续 /    


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每天都有新内容!

▼余阑珊该如何回应?
戳【阅读原文】查看精彩后续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