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欢爱怀孕,她竟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2-06 17:35:52

01

三月,翰城。

“凌小姐。已经六点了,希望凌小姐不要迟到。我已经派人在楼下接你。”

“我知道了,胡秘书。”凌晚晚只觉得一股冷意透过电话,渗透到了自己的四肢百骸。

“记得要在臀部下垫一个枕头,结束之后夹紧双腿,不能立即起身,也不能洗澡。这样有利于你受孕。”

凌晚晚握着电话的手不易察觉地颤了颤,她不自觉地出声打断了她,“胡秘书。”

胡玉沉默了下,对方不过是一个十九岁的大学生,却为了一笔高昂的手术费,选择了代孕,下一瞬间,胡玉还是冷冰冰地说道,“凌小姐,我希望你能记住,你的任务就是不择手段受孕成功。”

“是。”凌晚晚挂了电话,后背已经是一层层细密的冷汗。

和胡玉说的一样,楼下早早有一辆黑色的加长轿车等着她了。

凌晚晚不由自主地握紧了自己双肩包的带子,一脸漠然地朝着车上走去。

只是她年纪毕竟不大,一张小脸绷得再紧,微微颤抖的下唇还是泄露了她内心的紧张和恐慌。

上车后,凌晚晚就被套上了眼罩。

不知过了多久,车子才终于停了下来,然后车门打开,她被人扶了下来,朝着里面走去。

摸摸索索中,凌晚晚被带到了二楼。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一段路,凌晚晚却觉得自己像是走在刀刃上。

周围不断传来脚步声,似乎有很多人的样子。

凌晚晚的衣服被人脱了下来,推到了浴缸。

陌生女人的手在她身上用力地揉搓,刷洗,一副恨不得将她身上的皮都搓掉一层一般。

凌晚晚从头到脚,都被洗了个干干净净之后,一层薄薄的蚕丝被才终于是落到了她的身上,然后整个人被抬了起来,放到了床上。

嘈杂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凌晚晚脸上的眼罩终于被人揭了下来。

房间里只剩下凌晚晚安静的呼吸声。

房里没有开灯,门窗紧闭,凌晚晚躺在宽大的床上,心狂跳不止。

她知道,只要她这个时候离开,就不用面对接下来的一切了。

可是她不能。

她走了,她父亲的手术该怎么办?

一家三口,一个卧病在床的父亲,一个少不知事的弟弟,除了她,再没有任何人来担起这个家的重量。

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凌晚晚想到他们,觉得冰冷的身体温暖了不少。

02

突然,房间的大门被推开。

凌晚晚身子一僵,转动着脖子,朝门口看去,借着门外的灯光,隐约能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正缓缓朝着自己走来。

沉重的脚步声,一声一声,仿佛踩在了她的心上。

背着光,凌晚晚看不清楚他的面容,颀长的身影背光而立,将整个世界都笼罩在一片阴影里。

男人稍稍移开了脚步,门外的光更多的拥了进来。

凌晚晚能迷迷糊糊看见他刀削一样英俊却冷硬的面容。

门被反手关上。

男人的身影淹没在一片黑暗之中。

凌晚晚的头皮一阵发麻,她像是忽然才回过神来一般,抓紧了身上的被子。

空荡的房间,根本没有办法掩藏男人从容走来的脚步声,凌晚晚觉得自己身体里面的温度都在随着他的靠近而流失。

柔软的大床陷下去了一大半,男人在床边坐了下来。

凌晚晚呼吸一滞,僵硬着身子,下意识地抬手压在了自己的胸前。

生涩的动作让男人脸上露出几分嘲讽的笑容,他抬起手,抓住她的腿,朝两边分开,没有任何前戏地就挤了进去。

“啊……”凌晚晚惨白了脸,剧烈地疼痛席卷了她。她尖叫了一声,猛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黑暗密布在坐满人的飞机舱,所有人都在安静地沉睡,哪里还有男人的身影。

凌晚晚喘着气,好一会儿才从痛苦中清醒过来,她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苦笑了一声,看来自己又做噩梦了。

虽然好友童欣曾经义正言辞地告诉过她,这不是噩梦,而是春梦,但凌晚晚还是固执地将这个连续做了六年的春梦归为了噩梦。

六年,整整六年,这样的梦境总是时不时的出现。

凌晚晚揉了揉自己的脸,深吸了一口气,靠着窗户,看着外面黑黢黢的一片,眼神晦暗不明。

六年了。

六年前,父亲凌向天的突然患病,让本就艰苦的家庭陷入了更深地困境。

凌晚晚在被告知手术费之后,不得不拨通了一则招聘启事上的电话,选择了替人代孕。

签署保密合同,选定上床时间,服药,送到那个男人房间……

凌晚晚麻木地接受着一切。

第二年4月4日,她在产下一名婴儿后,便带着父亲凌向天远走美国。

至始至终,凌晚晚都不知道她到底为谁生下了孩子。

那个男人的出现,就像是一颗石子落入了湖中,惊起波澜,又很快归于平静。

只是也是从这一天开始,凌晚晚诡异地发现,自己每天晚上都开始梦见那晚的男人,锋利的眉,深邃的眼,他抱着自己,狠狠地占有。

到美国之后没有多久,父亲还是去世了,从小一起长大的弟弟也跟着找上门的亲生父母离开。

03

凌晚晚孤身一人,拒绝了胡秘书的工作,开始写小说。

因为好友童欣担任长青报社主编,邀请自己回国,担任报社财经版块的负责人,凌晚晚才再次回到翰城。

飞机在夜里十点准时到达机场。

凌晚晚随着人流下了飞机,童欣还没有来,凌晚晚想了想,拎着自己的电脑朝着旁边的一家咖啡厅走去。

刚要推门,门从里面被人推开。

凌晚晚侧过身让那人先出来,根本没有注意到对方在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微微一顿的脚步。

没等凌晚晚进去,里面又匆匆追出来一个女人,“叔扬,别走,等等我。”

叔扬?

凌晚晚下意识地转身朝着先前那个男人看去,却只来得及见到一个高大的背影。

在他身后,一个踩着十厘米高跟鞋的卷发女人急急忙忙追赶着。

凌晚晚忍不住笑了出来,叔扬是她在一本小说中写的男主角,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巧遇到真人了,就是不知道这个叔扬有没有她小说里主人公的英俊帅气呢。

好笑的弯了弯唇,凌晚晚推门走进了咖啡厅。

她没有看见,在她进去之后,先前的男人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身朝着咖啡厅望了过来,目光讳莫如深。

唐语嫣见叶叔扬停下来,两眼一亮,连忙加快了脚步跑过去,迫不及待地挽住他的胳膊,带着精致妆容的脸在他的肩头蹭了蹭,撒娇地嘟着嘴,“人家都等了你好久了,你才过来,今天很忙吗?”

叶叔扬的视线从唐语嫣的头顶越了过去,落在咖啡厅里那抹娇小的身影上,语气平静,“小四子有些事。”

唐语嫣眉头微皱,想说什么,但很快又松开,恢复了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小四子是叶叔扬的儿子,大名叫叶楚然,因为在四月四日出生,小名就叫小四子了。

唐语嫣曾经想和他拉近关系,但却没有得到那个臭小子的好脸色。

唐语嫣哪里受过这种气,不由对叶叔扬抱怨过一次,却被叶叔扬前所未有的阴沉脸色吓得再也不敢多说一句。

“走吧,我给你带了好多东西回来呢。”唐语嫣收敛好情绪,整个人都快要贴到了叶叔扬身上。

叶叔扬不动神色地抽出了自己的手,收回落在凌晚晚身上的目光,朝着停车场走去。

喝了一杯咖啡,凌晚晚看了眼人渐渐少了的机场。

童欣依然没有来。

凌晚晚望着来来往往的人群,还有周围陌生的建筑,想了想,给童欣发了微信,“怎么还没来?瀚城变化太大了。”

童欣的电话很快打了过来,“凌晚晚!你大爷到底到哪里了!老娘已经等你快一个小时了!”

04

凌晚晚无辜地看着不远处的保安,揉了揉自己被吼得嗡嗡作响的耳朵,回道,“在机场啊。”

“你在哪个机场?”

“瀚城的飞机场?”凌晚晚也是一怔,没有反应过来童欣的意思。

童欣按了按自己的眉心,无语地解释道,“瀚城前年新修了一个机场。”

凌晚晚走到机场外面看了一眼,十分肯定地回道,“我在城西机场。”

“我去啊,我在城北机场!”童欣低咒了一声,“等着,老娘过来接你。”

凌晚晚听着好友熟悉的声音,轻笑出来,“好,我知道了。”

等童欣赶到城西机场的时候,凌晚晚已经喝掉了第五杯咖啡。

她懒洋洋起身,朝着外面穿着休闲套装,拖着一个牌子东张西望的好友走了过去。

“你拿的什么东西?”凌晚晚拍了一下童欣的肩膀。

童欣被人突然拍了一下,吓了一跳,转过头去,就看见凌晚晚盯着自己手中的牌子饶有兴致的研究着。

半人高的白色纸牌上面龙飞凤舞地写了一行大字:热烈欢迎凌晚晚同学回瀚城!

凌晚晚看着那一排醒目的大字,不禁暗自庆幸童欣弄错了机场,不然下飞机的时候,这么多人看着童欣举着这块牌子,凌晚晚没有把握自己不会掉头就走。

童欣将凌晚晚嫌弃的表情看在眼里,忍不住一巴掌拍在了她的头顶,“你这什么表情,就不能做出一副感动得痛哭流涕的样子吗,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嗯,我好感动。”

童欣有些头疼地望着自己的好友。

两人笑闹着朝着停车的地方走去。

六年的分别,仿佛只是凌晚晚出门去上了一节晚自习,童欣则一直趴在床上等着她给自己带饭回来一样短暂。

童欣的车刷得粉嫩嫩的,在其他车里显得格外出众。

凌晚晚上车后,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你什么时候拿的驾照?”

“上周。”童欣得意地挑了挑眉,“厉害吧?”

凌晚晚默默系紧了安全带。

童欣十分受伤,“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一个深长不露的高手呢?”

话音刚落,童欣的车尾重重撞到了旁边的车身上。

童欣:“……”

凌晚晚看天,“很明显,你不是。”

童欣无奈地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凌晚晚跟在身后,看了一眼车子的标志,嘴角微微一抽。

童欣已经抓狂了,“传说中撞坏七辆车之后,可以召唤一辆劳斯莱斯,原来是真的!”

05

要不是场合不对的话,凌晚晚已经笑出声来,她走过去安慰着童欣,“没事,只是蹭坏了外面的皮。”

凌晚晚看车子主人不在,就从包里拿出了便利贴,将自己的电话号码和名字贴了上去,说明了情况,表示愿意赔款。

童欣皱了皱眉,正要上前将联系方式改成自己的,就听见身后一道尖利的叫声传了过来,“天啊,叔扬,我们的车!”

凌晚晚和童欣转过头去,就看见一男一女正像连体婴儿一样走了过来。

凌晚晚认出那个女人就是自己在咖啡厅外面碰见的那人,旁边的男人低头发着短信,看不清楚面容。

唐语嫣踩着高跟鞋,趾高气昂地走到车子旁边,神色不善地盯着凌晚晚两人,“你们撞的?”

凌晚晚虽然不喜欢这个人盛气凌人的态度,但车子毕竟是她们撞的,因此也就十分和善的回道,“是,这位小姐,实在不好意思,我朋友是新手上路,倒车的时候不小心刮了一下,你放心,我们会负责出维修费的。”

唐语嫣神色一冷,“好好的车子被你们撞成了这样,这样一辆破车,还让人怎么有心情开到路上去?”

童欣看着那辆车被蹭掉的指甲盖的漆,皱紧了眉,“你眼睛自带放大镜啊,不就掉了一层皮吗,我分分钟给你涂上,保证纯手工,无污染。上次我把别人车头都撞飞了,那人也没有你这么唧唧歪歪。”

凌晚晚根本不等童欣提醒,就知道她又要玩一个红脸一个黑脸的游戏了,因此温柔地笑了笑,十分无害地道,“你看,我们这辆车是好的,要不我们换一下,你开我们的,我们委屈一下,开你这辆撞坏的?”

“你有这么好心?”唐语嫣眼珠子转了转,话是这样说没有错,但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凌晚晚笑道,“请相信我的诚意。”

唐语嫣脑子虽然被门夹了一下,但没有被夹到无可救药的地方,她总算是反应过来,自己差点被忽悠了,当下眉头一拧,瞪住了凌晚晚,“你耍我?”

“怎么会?”凌晚晚一脸惊讶。

是在玩你。童欣在心里默默补充道。

唐语嫣吃了闷亏,她深吸了几口气,居高临下地道,“我也不和你兜圈子了,说吧,多少钱,你才肯离开叔扬?”

这次轮到凌晚晚发愣了。

唐语嫣见她不说话,以为她还在装,当下更不喜欢这人了,她没好气地道,“这么多车你不撞,非要撞叔扬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像你这种女人我见多了,想利用这种机会,引起叔扬的注意,接近他,想得美!”

五雷轰顶是什么感受,凌晚晚现在就是什么感受。

童欣眉梢突突直跳,一句神经病还没脱口而出,就被凌晚晚悄无声息地握了一下手。童欣一怔,会意地没有出声。

凌晚晚咬着下唇,娇羞无比地瞥了一眼在旁边一直没有出声的叶叔扬。

叶叔扬垂着头,额前的头发在他脸上投下了黑色的阴影,让他的五官看起来不是很真切。

唐语嫣看着凌晚晚的小动作顿时七窍生烟,她横身挡在叶叔扬面前,冷眼盯着凌晚晚,“五万。离开叔扬。”

“你怎么可以这样侮辱我的感情?”凌晚晚两眼微红。

唐语嫣讥诮地勾起了唇,“十万。”

凌晚晚双手握拳,字正腔圆,“是真爱!”

唐语嫣眼睛也不眨一下,“五十万!”

“成交!”凌晚晚果断改口。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