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外遇居然跟洗澡有关?!多少女人不知道!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10-08 16:38:16

(图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第一章


唐瑶是被客厅里尖锐的女声吵醒的。

她从床上坐起身来,没有在床上看见杜若醇,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起来的。

她本来以为能失眠,没想到很快就睡着了。

唐瑶有点自责,作为妻子,自己居然在新婚的第二天就起晚了。如果丈夫是正常人也就罢了,而他需要自己的照顾。

还没等她自责完,又是 "啪"的一声,像是花瓶摔到地上碎裂了。

等唐瑶走出卧室来到客厅,就看到郑母一张在尽力隐忍的脸。

昨天的事情,已经把郑家的脸都丢光了。

如果是别人起哄要娶唐瑶,郑家人早就把他连同唐瑶都丢出去了。无奈这个人偏偏是杜若醇,郑家就只能强忍着心中的怒火,看着他们把婚礼举行完!

昨天回到家,郑母把儿子痛骂一顿。不过骂也没有用,现在最重要的是希望杜若醇能打消娶唐瑶的念头,把她撵出去。

郑母一夜没睡,今天大清早就赶到杜家来找杜若醇。

她表面很客气的要求杜若醇考虑清楚,大家都是亲戚,没必要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伤了和气嘛。

杜若醇冷冷的开口:"唐瑶现在是我的太太,不相干的女人是你才对。"

"你说什么?我可是你姐姐。"郑母最怕杜若醇跟她撇清关系,这才有了卧室里,唐瑶听到的那个尖锐的声音。

杜若醇也不想跟她废话,对郑母说:"我家不欢迎你,滚!"他顺手操起身旁博古架上的花瓶,"嘭"的一声,花瓶应声而碎。

"那可是明朝的!"郑母心疼的不行,就像摔碎的是她家的财产一样。

唐瑶来到客厅的时候,正巧听见杜若醇跟郑母说:"我不允许你再骚扰我太太,更不许你诋毁她。"

"被我发现,你的下场就是这个瓶子的下常"

郑母脸上红一下白一下,讪讪的走了。

唐瑶非常感动,她轻轻的走过去抱住杜若醇的双腿。把头依偎在他的腿上,莫名觉得好安心。

这是她的丈夫,残疾又怎样?一样能保护她,做她的大树,让她可以放心的倚靠。

杜若醇感觉到唐瑶好像在哭,用大手轻轻抚摸她的头,擦拭她脸上的泪。"傻丫头,哭什么呢?"

"谁哭啦,我才没有。"唐瑶嘴硬。

"好,你没哭,不要跟我一个瞎子计较嘛。"杜若醇自嘲。

"你护照在吗?我们下午去巴黎。"杜若醇突然决定。"啊?在,好。"

唐瑶的所有证件都在身上,去哪都很方便。

"去巴黎度蜜月,拍婚纱照!"杜若醇又补了一句,然后让贴身照顾的阿文推他去书房了。

郑母走出杜家大门,恨恨的往门口吐了口口水:"呸,一个瞎子加残废得意什么?那种女人还当宝呢,用不了几天就给你戴绿帽子了。"

郑钧从车里走出来,快步来到母亲面前:"妈,瞎子怎么说?"言语中满是轻视,郑钧一点没有把杜若醇当舅舅看。

"回车里说,这不是说话的地方。"郑母很警觉。

母子俩人回到车里,郑钧讨好的点燃一支烟,递给母亲。

郑母接过来,深深的吸了一口。"钧儿,瞎子不同意撵走那个搅家精。"

"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可是我们现在只能忍耐。"

"三年前我们策划了那么久都没弄死他,反而引起了他的怀疑。"

"现在这口气虽然很难咽,也得往下咽!反正他娶老婆也是摆设,等弄死他,唐瑶还不是由你说了算?"

"到时候瞎子的财产就有我的一份!"

郑母的眼神恶毒,口气狠辣。

就连郑钧也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多亏这是他的母亲,要是敌人该有多可怕?



第二章



唐瑶还沉浸在感动中,杜若醇说下午要去巴黎。时间很紧,那现在就得准备了。她去卧室洗澡换衣服。

书房里,阿文把门关好,从里面锁上门。

他熟练的从桌子左边第一个抽屉里拿出一瓶眼药水。杜若醇摘下墨镜,双眼死白无光。

但是,他居然把那对暗白的眼睛摘下来了!

就这么摘下来了!!

杜若醇给双眼滴上眼药水,然后眨动眨动。

一双深邃的眸子勾人心魄,深不见底。

原来,这才是杜若醇本来的样子。这三年来,他一直在装瞎。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些害他的人大意,他才能有机会去找那些害他的人报仇。

杜若醇装瞎的事,除了贴身保镖兼秘书的阿文和管家李姐外,谁都不知道。

阿文问杜若醇:"先生,您装看不见这件事,让太太知道吗?"

"先不要让她知道,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风险。"

"而且我现在并不知道她的底细,娶她只不过是为了激怒郑家那俩只狐狸罢了,越愤怒就越容易露马脚。"

阿文一贯对杜若醇的话言听计从,就在俩人正想商量下一步时。就听见一声尖叫,接着就一声闷响。

"怎么回事?先生,我去看看。"阿文转身出去了,须臾,他又回来了。

阿文跟杜若醇汇报:"是太太在浴室跌倒了,不知道有没有伤到。"

虽然唐瑶是杜若醇的棋子,不过她名义上依然是杜太太,阿文不方便进去。只是在卧室门外问了唐瑶。

"李姐呢?"杜若醇问。

"厨娘今天休息,李姐买菜去了。"

"哦,推我过去吧。"

阿文把杜若醇推到卧室门口就离开了。

杜若醇自己转动着轮椅进去,唐瑶咬牙换上衣服,此时正躺在床上。

下午要去巴黎,那可是全世界的时尚中心,哪有女孩子会不喜欢呢?唐瑶心里欢喜。

从浴缸出来,玩心大起,她光脚踩在浴缸沿上舞蹈。浴室都是经过防滑处理的,她就大意了。

结果一脚踏空摔了下来。 背部划伤了,疼的很。

此时,唐瑶趴在床上疼的直哼哼。

杜若醇心中觉得好笑,就提出给她上药。

唐瑶有些为难,虽然这个男人是自己的丈夫,但也只是名义上的而已。而且刚刚认识一天还不到,她觉得有点难为情。

见她不说话,杜若醇以为是默许。就让阿文把药膏放在卧室门口,他取了回来,对唐瑶说:"把衣服脱了,我给你上药。"

唐瑶心想:反正他也看不见,我就当盲人按摩啦。

想通了,动作也顺畅了。三两下把衣服脱了,胸罩解开,露出光滑细腻的后背。

唐瑶的身材很好,巨乳蜂腰,皮肤白皙光洁。只见原本白皙的后背一条巴掌大的青紫印,这是跌下来后背磕浴缸上了。

她背对着杜若醇,看不见他的表情,当然也看不见他在盯着她后背看!

杜若醇把药膏涂在她后背的伤处,用手指向四周慢慢的划开。

皮肤细嫩光滑,手感非常好。大概是有点紧张吧,裸露在外的肌肤有点凉。男人那温热的手掌抚摸着唐瑶的后背,她不自觉的就颤栗了一下。

他的手掌像是有一种魔力,肌肤上像被电流过了一般,麻酥酥的感觉一直从后背延绵到全身。

唐瑶的反应尽数落到杜若醇的眼里,他有些疑惑。

怎么她这么青涩?就像没有跟男人亲热过的样子。

难道说,她没被别的男人碰过?

不,他马上就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不可能,太荒谬了,这不科学。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他已经不相信还会有那么清纯的女人了!

不过眼前的女人实在是太诱人了,她就像一颗甜美多汁的桃子在等待他的采摘。杜若醇的喉结上下转动了一下,下身又起了反应。

该死,他现在有点后悔娶这个女人了。

他的定力不是一般的好,若不是这样,早不知道被暗害多少回了。哪还有命活到现在?可是,现在面前的这个女人,却一再让他冲动起来。



第三章 我想照顾你一辈子



"行了,赶紧穿衣服,去机常"杜若醇冰冷的的声音猛然把唐瑶从旖旎中拽到现实。

唐瑶快速的穿好衣服,等她回头一看,杜若醇已经转动轮椅出去了。

到了机场,唐瑶推着杜若醇,阿文拽着两只行李箱一同走进VIP候机室。

贵宾室的服务员很有礼貌,完全没有因为杜若醇是个残疾人而轻视他们,处处都给他们提供便利。

杜若醇去洗手间不方便,拒绝了服务员送来的饮品,就那么静静的坐着。唐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不敢打扰。

阿文特意坐的离他们有点距离,把空间留给他们。

唐瑶为了照顾杜若醇方便一些,把他的轮椅和自己的座位紧挨着。两人默默无语,就这么干坐着。

忽然,杜若醇从裤带里摸出一个盒子,递到唐瑶面前:"给,喜欢就戴上。"

"这是什么?"唐瑶没想到杜若醇突然送她礼物,但还是接了过来。小盒子很精致,深蓝色的小盒子显得很上档次,盒面上透出幽幽的光。唐瑶把盒子打开,里面是一颗钻戒!

白金戒托上镶嵌着一颗钻石,钻石足有鸽子蛋大校

唐瑶很意外,她完全没有想到杜若醇会送给自己这么大一份礼物。这颗钻石不得上千万?虽然唐瑶没有,不代表她不清楚价格。

她惊愕的看向杜若醇,脸上的表情很矛盾,不知道该不该收下。

其实想收下,她内心也是欢喜的。没有女人会拒绝钻石,何况这么大一颗?

不过又凭什么收人家这么贵重的礼物呢?昨天的婚礼明明是人家帮了她的忙,现在却收人家一颗这么大的钻石?唐瑶很心虚。

不收下,又怕杜若醇误会她嫌弃他是残疾人,以为她对这份婚姻想反悔了。

所以,唐瑶很纠结。

杜若醇装作看不见的样子,其实唐瑶的表情变化一点都没有逃脱他的眼睛。

他看出来这个女人先是错愕,然后惊喜,马上惊喜的表情又消失了,小脸垮了下来。以及,垮下来的小脸还带有一丝不舍。

杜若醇不知道唐瑶在想些什么,他只相信自己的判断:果然又是一个虚荣的女人,看见钻石就两眼放光了。

不过,现在这个女人还有用,所以还得继续表演下去。

"如果喜欢就戴上,我杜若醇的太太怎么可以太寒酸呢?"

"哦,好。"唐瑶乖乖的把钻戒戴在左手的无名指上,本来应该由丈夫给带上才对。不过她见杜若醇没有给她带上的意思,也就识趣的自己戴上了。

登机的时间到了,VIP室有车直接把乘客送上飞机。三人在头等舱坐好,唐瑶亲自给杜若醇系好安全带,调整座椅的角度。

等把他安排妥当,这才弄自己的。

唐瑶没有多想,她觉得这是一个妻子的本分。现在她是人家的太太,这些都是自己应该做的。

不知不觉间,唐瑶已经开始适应杜太太的身份了。

不过这事落在杜若醇的眼里,就是另外一个版本!

杜若醇心里冰凉一片,他想:果然,女人都是一个样的。收到钻戒马上就热情起来了,她和其他的女人也没有什么不同。

飞机飞行了21个小时,到巴黎正好是上午。机上的条件很好,两个人晚上睡的也不错。下了飞机来到酒店,阿文早就提前都安排好了。

入住后休息了一会儿,摄影公司就来车接了。

因为杜若醇行动不便,所以主要是以拍新娘子为主。

摄影师是法国一流的,而法国的摄影水平又是世界一流的。很快,一组精美绝伦的婚纱照就拍好了。

每个女人都有一个婚纱梦,唐瑶自然也不例外。

唐瑶并不知道杜若醇的能量有多大,不过当晚Simon就把婚纱照给送来了。双手捧着照片,照片里的唐瑶巧笑迎兮,绝美!

她很激动。钻戒,巴黎,婚纱照。其实这些在唐瑶的眼里并不仅仅代表金钱和享受。她更看中的是杜若醇的用心。

兴冲冲的捧着婚纱照来找杜若醇,他正对阿文在吩咐一些工作上的事。见唐瑶门都不敲就这么闯了进来,杜若醇的眉头微微一皱。

这是他要发怒的前兆,阿文跟了他这么多年,对这个表情太熟悉了。

阿文对唐瑶使着颜色:"太太,您是找先生有紧急的事情吧?"

不过,唐瑶现在很兴奋。对阿文的好意一点没听出来,说:"不是的,没有要紧事。"

杜若醇觉得有必要给她上一课,别让这个蠢女人以后耽误自己的大事。

"以后进书房敲门,记住了吗?"

"记住了。"唐瑶小声答应。不过,她马上又兴奋了起来,扑到杜若醇的身前蹲下,抱住他的腿:"谢谢你,你对我真好!"

声音真诚,眼神清澈。杜若醇听不出一点杂质,她就是单纯的高兴而已。而起因,只是一组照片?

这一瞬,他有些心软。大手抚上唐瑶的秀发,她的发丝柔顺浓密,手感非常好。

阿文见俩个人的互动,识趣的出去了。

杜若醇到底有些不忍,对她说:"我现在既瞎又瘫,这样吧,你在我身边两年。"

"两年后你还依然年轻漂亮,到时候你可以离开,去嫁人生子。"

"我会给你一笔丰厚的补偿,作为你的嫁妆。"

杜若醇的话像一颗炸弹,炸的唐瑶不知所措。

"不,我不走。"唐瑶还是犹豫了一下,然后坚定的说。

"我是个孤儿,从小到大都没人像你对我这么好过。"

"经过郑钧的事,我也不想嫁人生子了。"

"虽然跟你结婚是带有赌气的成分,但我觉得我赌对了。"

"只要你不嫌弃我,我愿意照顾你一辈子!"

说不感动?那是假的。若是全信唐瑶的话?也不可能!

夜已经很深了,唐瑶今天劳累了一天,现在已经睡熟了。浓密的长发披散着,铺了一床。小脸红扑扑的,不知道做了什么美梦,不时就轻笑一下。

睡觉也不老实,一会儿就滚到了杜若醇的那侧,一条美腿伸出自己的被子搭在他的腰上。

这已经是第五次了,杜若醇无奈的把腿给她放下去,裸露在睡衣外的小腿白皙细嫩。

要不是怕露馅,杜若醇真想现在就给她办了!

再无睡意,他起身站在床边凝望唐瑶的侧脸。

对!站在床边!!

唐瑶睡的很熟,如果她现在看见眼前的情景,一定会惊讶的跳起来的。

卧室开了一盏小灯。在昏暗的灯光下,能看见她的眼睫毛很长,熟睡的唐瑶看起来毫无心机。杜若醇有点犹豫,想着晚上她说的话,在想着要不要相信她!

深夜,卧室里除了唐瑶轻轻的鼾声,就再无别的声音了。

杜若醇的思绪回到了几年前。

三年前,杜若醇意气风发。他做为商界公认的"鬼才",不只具备了强大的吸金能力,而且外型挺拔俊朗,不知道迷住了多少美女名媛的心。

当时他轻易相信了郑母的话,那时候,他还称呼她为姐姐。和同为商界翘楚的沈家千金,沈傲霜定了亲。

他对沈傲霜,谈不上喜欢不喜欢。只是到了该结婚的年龄,找一个适合结婚的对象罢了。

如果没有后来那件事,也许现在他连儿子都有了。

就在他和深傲霜马上就要结婚的时候,姐姐请他和沈家当家人吃饭。

他被灌了很多的酒,回家的时候刹车突然失灵。阿文抱着他滚到车外,司机连人带车翻下悬崖,粉身碎骨!

新买的劳斯莱斯能刹车突然失灵?若说没人在里面动手脚他是不信的。不过调查的结果却更让人心惊!

这件事居然跟他的好姐姐和沈家都脱不开干系。

是了,当时他是想送沈傲霜回家的。但是她说看他太累了,让他早点回家休息,并没有同意让他送。

这三年来,杜若醇装瞎,装瘫痪,甚至还装性无能!

他装的很辛苦,而这一切都只是为了避免再一次的被暗害,为报仇创造时间而已。

在国内一处高档公寓内,一个妖娆的女人同样站在窗边。她一只手端着一杯拉菲,轻啜着,猩红的嘴唇很性感。

红色的嘴角上扬,眼睛盯在另一只手拿的手机上面。

手机上显示的正是联系人一栏,按键对准的名字是:杜若醇!

这个身材火辣,性感妖娆的女人正是杜若醇的前未婚妻--沈傲霜。

当年只差一点点,他们的计划就成功了!要不是郑家那个女人笨手苯脚,说不定现在杜若醇所拥有的一切就都是沈家的。

沈家经营了几十年,好不容易才在商界成了龙头老大。偏偏半路杀出一个杜若醇,也不知道他那脑袋是怎么长的?投资什么项目,什么项目就很赚钱。很快就在商界抢了沈家老大的地位。

匹夫无罪,怀壁有罪!

沈家经营了几十年才得到这个位置,居然被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抢走了。这口气沈家怎么可能咽的下?

沈家在沈傲霜这一辈只有三个孩子,另外两个是男孩,却都不争气。沈家的希望都寄托在她的身上,从小她也是被当做继承人培养的。

沈傲霜虽然是女孩,但是从小就聪明狠辣,做事果敢。为了达到目的不惜一切手段。

正当她为了沈家在商界的位置发愁时,郑家那个女人找上门了。

郑母虽然是杜若醇的姐姐,但是杜父当年是为了杜若醇的母亲才跟她的母亲离婚的。

郑钧的外婆临死都不闭眼,郑母恨杜若醇母子入骨!

但是杜若醇的妈妈死的太早,早的还没来的及报仇她就死了。

于是,郑母就把仇恨全转嫁到杜若醇身上!

俩家当时就一拍即合,决定联手把杜若醇整垮。

经过严密的策划,一无所知的杜若醇一步步走进她们设计好的这个阴谋里。眼看计划就成功了,杜若醇却被个该死的保镖救了。

这件事却引起了杜若醇的警觉,对她们都防备起来。



第四章 前女友来访



机会只有一次,杜若醇那么聪明的人。那次失败了,再想继续就难如上天了。

她们只能小心再小心,就是这样,也几次差点被杜若醇抓住把柄。

当沈傲霜从往事中回过神来,天已经蒙蒙亮了。

唐瑶三人大包小包的从法国回来了,杜若醇不方便出去。 便让阿文陪她去买喜欢的衣服,饰品。开始唐瑶很有些犹豫,无功不受禄啊!

不过杜若醇吩咐,卡上的钱不刷光就别回来了。

阿文也鼓励唐瑶:"太太,来一次巴黎不买些东西回去多对不起自己。先生既然吩咐了,您别让他不高兴。"

唐瑶这才高高兴兴的带阿文出去了,不只自己买了很多东西。也给杜若醇从里到外买了几身衣服。

到家后,李姐早已把洗澡水放好了。

杜若醇非常爱干净,每天最少要洗一次澡。这次不用他开口,唐瑶就推着轮椅进了他的专用浴室,十分自然。

经过几天的相处。她发现杜若醇对生活的要求不太高,也没有嫌弃她笨手笨脚。对此,唐瑶是感激的。

想到郑母对她的挑剔,那是恨不能把她的缺点放到显微镜下面去看的。一想到这她就打个冷战,虽然是姐弟,杜若醇跟她比,好的不要太多哦!

俩人的配合已经有点默契了,唐瑶刚给杜若醇解开衣扣,他就顺从的抬起了胳膊。

那小麦色的腹肌依然让唐瑶着迷,她色眯眯的盯着他紧致的八块腹肌看,想着反正他也看不见。那副花痴的样子,白痴的很。杜若醇嫌弃的微皱下眉头,下身又起了反应。

这是第几次了?一再为了这个女人破功,杜若醇有心还给她撵出去,却不舍得!

他的反应,唐瑶浑然不知。花痴了好一会儿,才给他脱裤子。等杜若醇的全身只剩一条内裤时,俩个人都为难了。

脱,还是不脱?

内裤涨的鼓鼓的,唐瑶的心"砰砰"蹦的都快跳出来了。她脸红心跳的去脱最后一点遮掩时,小手被他的大手握住了。

他的声音有些嘶哑:"不用脱了,推我过去吧。"

到浴池边,杜若醇的双手扶住浴池边,轻轻一跃就跳进了水里。唐瑶离的太近,溅起的水把她的衣服都打湿了。顿时曲线毕露,甚至能清晰的看见里面内衣的颜色。

杜若醇伸手一拽,她惊呼一声就落入了一个宽厚的怀抱。

"你干嘛?"唐瑶的脸更红了。

杜若醇理直气壮:"不进来,你怎么给我搓背?我行动不便,又看不见。"说到最后,声音里甚至带出一丝委屈。

唐瑶心软了,一想他说的也对。就老实的给他擦身子,春光一室,旖旎无限!

俩人从浴室出来,杜若醇看起来心情很好。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竟然有笑容了,阿文,管家都很惊奇。

看来先生娶太太真是娶对了呢,太太看起来心思单纯。对他们也没当下人看,不管是不是在先生面前,对他们都很和气。

餐桌上早已经备好丰富的午餐,唐瑶贴心的把汤盛到小碗里,晾的可以入口了才端给杜若醇喝。

唐瑶虽然有点笨手笨脚,但她很用心的伺候杜若醇。李姐阿文看在眼里,对唐瑶的好印象就更多了几分。

家里的气氛温馨而和谐!

不过,这种气氛没维持多久。下午家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唐瑶就是再笨,也感觉出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女人穿一身火红的短裙,紧致的裙子把女人的好身材展露出来。傲人的上围一点不输给唐瑶,一双雪白的大长腿嚣张的露在外面,只要是男人,看了就没不流口水的。

杜若醇没有,他的表情很平静。平静的就如她是一个老朋友一样,看不出他的任何情绪。

来的人正是沈傲霜!

她今天登门拜访是为了唐瑶。那场闹剧般的婚礼根本就瞒不住人,沈傲霜当天就知道了,今天她就是来挑衅的。

她曾经的未婚夫,就是自己不要,也不能便宜给别人。

坐在客厅里,李姐给沈傲霜端上一杯茶。

眉毛一挑,开口道:"李姐,难道你忘了我从不喝茶吗?"

"沈小姐别介意,我家来客人都是上茶水的。"杜若醇不软不硬的解释了一句,亲疏立现。

她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如果一句话就能把她激怒,那她也做不到沈家继承人的位置。

"若醇,听说你娶了太太,总不能藏着吧?请出来见见吧。"

杜若醇不想让她和唐瑶接触,根本就不是一个段位的。唐瑶在她面前一招都接不住,一定会吃亏的。

还没等他回绝,唐瑶已经从卧室出来了。

沈傲霜站起来跟唐瑶打招呼,口气很礼貌,态度很亲和。

唐瑶不疑有他,家里来客人了,当然要热情招待啦。沈傲霜打蛇随棍上,从身边拎起一个精美的袋子晃了晃:"杜太太,这是我特意给你选的礼物。也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不如去卧室试穿一下,不合适我马上拿回去改。"

人家都拿来了,如果现在拒绝那就太小家子气了。杜若醇只好看着沈傲霜搂着唐瑶肩膀向卧室走去。

等关上门,一脸亲切的沈傲霜马上就变了脸。

她坐在大床上,用手抚摸着洁白的床单,对唐瑶说:"如果不是三年前的车祸,现在睡在这张床上的就是我了。"

"我们两家门当户对,我和若醇当年可是人人羡慕的金童玉女呢。"

沈傲霜假装对唐瑶的一脸错愕视而不见,继续说道:"其实在若醇的心里,他最爱的人一直是我,是若醇怕委屈了我,我们这才退婚的。"

"说起来我得谢谢你呢,你其实就是一个保姆,不过是替我照顾若醇罢了。"

沈傲霜的话句句如刀,扎的唐瑶的心生疼生疼的。

是啊,唐瑶不得不承认,自己可不就是杜若醇的保姆嘛。

只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那不是保姆又是什么呢?人家说的并没有错,只是心为什么会这么疼呢?

而且家世上,他们的确般配。自己不过就是个无依无靠的孤儿,唐瑶开始自卑起来。

"太太,怎么这么久?"杜若醇不耐烦了。

"哦,来了。"唐瑶收起情绪,赶紧回到客厅。

俩人一前一后回到客厅。一个得意洋洋,一个神色跟霜打的茄子似的,蔫蔫的。

"李姐,给我煮杯咖啡。"沈傲霜颐指气使,一如在家指使下人。

杜若醇看着唐瑶的神色就不对,高高兴兴进去,出来无精打采的。而且进去什么衣服,出来还是什么衣服,根本就没换!

他知道一定是沈傲霜跟她说了什么,不过就是急,他现在也不能有任何的动作。

让那个女人发现他是装瞎的,自己就会更危险!

李姐把咖啡端到她的面前:"沈小姐,您的咖啡。"

沈傲霜端起咖啡还没等送到唇边,手一滑,一杯滚烫的咖啡全部落到杜若醇的腿上。

"哎呀,对不起,若醇你有没有烫到?"她嘴里惊呼,眼睛却一下不眨的盯着杜若醇,看他的反应。

她一直怀疑杜若醇是装瘫,正好趁今天这个机会试探他一下。

现在天气还很热,杜若醇只穿了一条真丝的外裤。滚烫的咖啡泼在他的腿上,钻心的疼。他的表情没有一丝变化,继续用平淡的语气说道:"无妨,沈小姐不用道歉。"

"什么无妨?赶紧用冷水冲一下,李姐,拿烫伤药来!"

蔫蔫的唐瑶见咖啡倒在他的腿上,马上冲过去一把推开沈傲霜。也不知道她哪来的力气,竟让把高出一个头的沈傲霜推了一个踉跄。

"你走,马上离开我家,这里不欢迎你。"唐瑶对沈傲霜下了逐客令,然后急匆匆的推起轮椅就往洗手间跑。

沈傲霜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无理过?她刚想刺唐瑶两句,就听见杜若醇的声音:"送客。"

洗手间里,唐瑶蹲在杜若醇的面前。外裤已经脱掉了,大腿上通红一片,满是黄豆大小的水泡,连大腿内侧都是。

这得多疼啊?她一脸的心疼,轻轻的给杜若醇上药,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擦完还有,止都止不祝

她太专注了,丝毫没发现杜若醇在暗暗的观察她。她的表现不像是装出来的,那一瞬从沙发上蹦起来,几乎是出自本能了。

难道说唐瑶爱上自己了?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被杜若醇否定了。这不可能,自己既瘫又瞎,又什么理由能让人家爱上自己?

不过,她的表现又怎么解释呢?想不通,想不通就不想了。顺其自然吧!

唐瑶对他的关心,杜若醇不是看不出来。但是他不愿意相信唐瑶会爱上自己,或者,不敢信!

三年前的事,对他的打击太大了。

这几天经过暗中调查,事情浮出水面的越多,事实就越让他心惊!

原来,人心可以这般的丑恶。为了财产,地位,是可以用尽一切手段的。开始发现这件事跟姐姐和未婚妻有关时,他怎么也接受不了,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整整三天没出来。

那三天他没吃饭,也没合眼。想了很多很多,等李姐差点破门而入时,杜若醇才从书房走了出来。

从此,再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杜若醇就既瘫又瞎了。

就算是这样,还是不能让那两个女人放心。当郑母假意探望,实则探口风的让他该生个孩子时,医生就正好宣布他没有性能力了。

这样,俩个各怀鬼胎的女人才认为他没有价值了。等他自生自灭了,却想不到他用三年的时光,创造出一个更庞大的商业帝国!

杜若醇不是看不出唐瑶对他的感情,只是不敢信。那件事已经让他的心坚硬的像一块冰凉的石头,很难捂热的。

沈傲霜的话对唐瑶的打击很大,她明白自己爱上了杜若醇。但是那个女人的话总不时在耳旁响起"他最爱的人一直是我,你其实就是保姆。"这句话像魔咒一样,响的唐瑶的脑袋疼。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