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九种叫床方式,哪种更吸引男人?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4-30 04:43:52


 跟张远在微信里打了个飞吻之后,我跟他道了晚安,关灯睡觉。


  张远是我的老公,是一个通信集团的工程师,不过经常要出差考察与学习,除了这点之外,我对他都相当满意,我们结婚两年,一直很相亲相爱,张远对我温柔体贴,特别是在那事上变着戏法满足于我。


  一想起他对我的温柔,我甜得心都化了,这次回来,我们一定要好好造人,给他生个大胖小子,这么想着,我便安心地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间一阵喧哗与咒骂声,有人抓我的头发,原来是婆婆,张远拉起床上一个裸着身子的男人,这个男人,我从来没见过啊,劈头盖脑地打他,男人没有反抗,他抱住了自己的头,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懵了,张远不是去北京出差了点,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然后我不是一个人地好好地在睡觉吗,为什么床上还躺着一个陌生男人啊?婆婆不是跟团三日游了,怎么就回来了啊?还有,这个男人是谁,他是怎么进来的,为什么会躺我的床上!


  而张远的妹妹张莉站在那里,气闲若定地在拍着视频。


  但当时我的脑子是一片空白,根本就无法思索这些问题,只是不停地躲避着婆婆的抓脸魔手,她不停地咒骂着,“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背着我儿子干出这样缺德的事情,太气人了!”


  这时,我的意识从浑沌中慢慢清醒过来,边用力抵抗着她,“我没有啊,我根本就不认识他。”


  这时,我并意识到这个男人可能才能证实我的清白,我摸了摸身上的睡衣,我的睡衣是真丝的吊带,还穿着,而且内裤也穿在身上,凭女人的自我感觉,这个男人并没有动我的身子,也就是说我是清白的!


  我抓住了那个男人,“你是谁啊,你为什么会在我家,为什么会在我床上,我要报警!我是清白的!老公,你要相信我!”


  这时候,那个男人使劲地甩开了我的手,我一个趔趄扑倒在地,这男的往外面跑,我喊到,“老公,抓住他,我根本不认识他,他可能是小偷——”


  张远迟疑地看了一下他,就在这功夫,就让他给跑了。


  我拿起手机想报警,但是却被婆婆拦了下来,“你偷男人,还好意思报警!你还是让所有的人知道我张家娶了怎么样的贱货啊。”


  说着又哭了起来,“为什么我儿子的命这么苦啊,娶了这么个女人,我早就说了,这女人面相不好,八字又不合,不能娶不能娶儿子啊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孩子都生不出来,还搞出轨,还好还没有孩子,如果有的话生下来都不知道是谁的?”


  我气得七窍生烟,“不是我生不出来,是你儿子这两个还没计划要好吗?而且今天的事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是清白的。”


  小姑子张莉这时已停止拍摄,“哟,人赃俱全,还能抵赖,这样厚脸皮的女人真是见过啊,哥,这样的女人你还不离婚啊。”


  张远看看我,又看看他妹与他妈,我急了,“张远,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认识这个男人,而且我并没有被碰过,我真的是清白的,要不我们可以去医院验身。”


  这时候,小姑子从垃圾筒用指尖捏着一个用过的套套,“啧啧,都用了这个,还怎么验身。”


  我脑子轰得一声响,怎么会这样,这个套是哪里来的,对了,前天我跟张远不是用过吗?但我并不确实是他用过的还是那个男人自撸的时候用过的。


  我只能这么说,“那应该是张远的?”


  这时候,张远吼道,“高胜美,你还想装是吗?什么都不用说了,我们离婚!”


  我此时真是万口难辩,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想或者这只是一场梦,一场恶梦吧,一定是的,醒来就没事了,张远依旧还爱我的,我使劲地掐着自己的大腿,但是疼痛却传入心扉。


  这时候,婆婆添油加醋,“都这样了还不离婚,还想留着给别人养孩子吗?高胜美,你滚吧,拿着你的东西滚!”


  说着,婆婆与小姑子把我所有的东西都往门口扔,我想说这房子大部分的钱都是我出的啊,虽然房产证上是我与张远两个人的名字,而事实上,房子款基本是我出的,他家不过出了装修费而已,为什么要赶我出来啊,但是,我能赶他们出去吗?我能说服他们其实我是清白无辜的吗?我不想走吗?


  我拿了挎包与手机,还有行李箱出去,这时候,门呯地一声关了,还听到里面的反锁声,我无力地敲了敲门,没敲两下,就停下来了,因为这时候,隔壁邻居都悄悄地探出门缝看热闹,算了,还是等一切冷静下来再说吧,我现在也是没有任何头绪,脑子真的太乱了,根本就理不清头绪,也不知道今天为什么就会出来这样的事。


  此时的我,纵有万口都无法为自己开涮,流着泪,把地上的东西一件一件地捡起来放在行李箱里,而衣物也只能挑几件,也没办法都带走,因为身上还穿着睡衣,也没办法在门口换,只能拿一件外套披身上扣好。


  拉着行箱茫然地走在街头,天空虽然没看到太阳,但是强烈的光还是透过云层照射下来,令我有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我还是自欺欺人地认为这一切都是虚幻的虚幻的虚幻的,一定不是真的,但是看看狼狈的自己还有手上沉重的行李箱,这一切的想像又变得泡影。


  事实上是,我以偷奸之名,被老公婆婆一家人全部赶了出来,然后在街上流浪着。


  不对,为什么一切都那么不对。


  此时的我已经冷静下来,我越想越觉得有问题,于是在人行道的一条长椅上坐了下来,细细地想着这之前发生的与早上发生的事情。


  前天的晚上,张远对我说,明天我要去北京一趟,要去好几天,在去之前,我们好好地享受着这鱼水之欢吧,但因为左边住着婆婆,右边住着小姑子,虽然我们玩得很嗨,但是我们也不敢太放纵与发出比较大的声音。


  但是关键时刻张远还是戴了套,我说,“张远你再避的话,我快要被你妈吃掉了,她都以为我在搞鬼,是我为了保持身材不想被孩子拖累才不肯生孩子,每天虎视眈眈地盯着我的肚子,恨不得我的肚子里能蹦出两个哪吒出来。”


  “等我这次办好专利申请回家,我们就生,老总说了,这次成了再给我升职加薪,你知道,我妹毕业了都一直不找工作,赖在家里一直打游戏,我妈也得靠我养,再生个孩子,我一个人同时养一大堆,我真的吃不消啊,这次成功了我们就要。”


  其实关于他妈与他妹同时搬来我家住,我真的挺不开心的,我有一种我买了房子供他们一家子的感觉,这房子花了我所有的积蓄还有我父母给我的陪嫁金,当时我父母一直语重心长地跟我说,“胜美啊,这房子写你一个人的名字就好了。否则万一有什么事的,你要为自己着想。”


  但那时我是为爱情冲昏了头脑,我也是想过这个问题,虽然房子买了一百多万,但是张远说装修的钱他出,想想这可能也得三四十左右,也不好意思写自己一个人的名字,于是便成了共同财产。


  装修的钱确实是张远出的,装修与家具电电器一共花了三十来万左右,因为他们俩个人都上班,由婆婆监工,婆婆还嫌弃他们太会乱花钱了,随便刷一下墙就好了,还搞这么多的花样,都是钱啊钱啊钱啊,心疼得要死,我真是后悔为什么把她给叫过来啊,我是怕她一个人在乡下寂寞才叫过来的,但是没想到这仅仅是开始,住在一起之后,才叫痛苦。


  本来这是我与张远的婚房,压根没想到要让婆婆与小姑子一起住,但是小姑子一直不懂事,婆婆有一段时间腿折了,张远便把他们同时接了过来,以便好照顾,婆婆一个人同时带大他们俩个确实不容易,想想她也是苦命人,便也同意了。


  但没想到日子便过得鸡飞狗跳了,婆婆总是趾高气扬地说,我儿子花了这么多的钱在房子上面,这电视是他买的,空调是他买的,实木地板是他亲自挑选的,窗帘也是他花钱买的,我儿子啊实在太能干,还各种嫌弃我地拖得不够干净,菜烧得不够好吃,我还能顶她一句,你好吃,你特么烧啊,还有你儿子能干啊,为什么不买房子的钱也出了啊。但是这势必会引起婆媳大战,而我在一对三的情况下,我知道自己必败无疑,这样的事情我又不是没经历过。


  反正言外之意是因为我应该要出全部的钱让他们白住白吃,是不是就可以闭嘴了。


  现在想来,我真的好后悔为什么要加上他的名字,否则我就可以理直气壮地赶他们一家出门。


  再仔细想想,张远昨天早上就说自己赶飞机去了北京,说需要好几天,然后今天大早就出现了这里,而婆婆也是说自己跟小姑子一起报团三日游,也是昨天出发的,三个人差不多时间出门。


  既然是不同的目的地,为什么早上会突然回来了?


  出差可以有事突然回来,但这么远,赶得这么急很不正常,而旅游团的行程却不是说变就能变的,都已经出门还能改行程吗?


  然后我的家里又突然出现一个陌生男人,而我竟然毫无知觉,他是怎么走进我家的,怎么进我房间的,要知道,我都关好门的,他怎么可以进来,而且还刚好被这突然出现的一家三口给捉现在床了?


  我越想越蹊跷,但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这时脑子里突然出现一个可怕的念头:这可能是一场预谋好的阴谋!


  否则,他们不可能在假装旅游或出差的时候同时回来,而且那个男人也不可能赤身祼体地躺在我的身边。


  我作了一个大胆的设想,就是他们四个人趁我熟睡的时候,悄悄进来,因为,我双休一直有睡懒觉的时候,他们都知道,那个时间,我睡得正香。


  然后他们让那个男人脱光了身子躺在我的身边,他们站在门口,小姑子便开始拍摄这样的画面,紧接着他们便“闯”了进来,开始捉现,于是便出现了刚刚发生的场面不可控制的一幕。


  便是,他们这样的做是为了什么,如果是婆婆与小姑子两个人策划的,我还能有点信,因为婆婆自从住了进来之后,跟我关系就比较紧张,而且还一直以为是我调唆着张远不生孩子。


  如果张远掺与其中,我是无法无论都不信的,一年恋爱加两个的婚姻生活,三年的情感,我们过得如此甜蜜,就在前一天,我们还如此恩恋,就隔了一天,他就参与这阴谋事件,我是无论如何都不相信,也不愿意相信的。


  于是我想给张远又发了一条微信:我觉得我被你妈与你妹给算计了。编好了之后,又觉得不妥,那毕竟是他的亲妈与亲妈啊,只好删了几个字重新编:我觉得被算计了,但是我不相信你也参与其中。


  此时我心里闷得慌,我也不知道应该去哪里,总不是裹着睡衣拉着行李箱到处转悠吧,路过的人已经有奇怪的眼光看着我了,估计已经能揣猜得出,我是被扫地出门的“不良少妇”。


  不行,先找个落脚地再说,想到了闺蜜陈颜,于是便给陈颜打电话。


  “陈颜,我要投奔你几天了。”


  陈颜非常意外,因为印象中我跟张远感情很多,根本就不会弄到离家出走的地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不会是你找个小鲜肉然后被老公发现了吧。”乐观的陈颜照例又在开我的玩笑。


  我长长地叹了口气,“看上去还真是。”


  “啊啊!”她真的乐了,居然笑了,“太好玩了,是真的吗?”


  “真你个头啊,我在北街建设银行对面,马上过来接我。”说完我便气呼呼地挂了电话。


  回到陈颜的家,陈颜的未婚夫似乎刚睡醒,完全不知道我的到来,穿着一条裤衩站在冰箱面前拿饮料,我们进门,听到我们两个人的说话声回过头,我也刚好看到他那一身强健的身材,他拿着饮料,不好意思地赶紧回了房。


  陈颜咯咯地笑了,“胜美,让你饱了眼福嘛。”


  “去,我可没想法。”


  “你赶紧告诉我,是怎么一回来。”


  “唉,你总得让我先换一套衣服。”于是我拿拉着行李箱在她的带领了进了客房,这个房间她暂时先让我用,我换了一套淡绿色的长裙出来,这时,陈颜也穿好衣服出来了,反正这事实在是太离奇了,我想像不出来的,我也不想瞒着了。


  而陈颜是护士,她男友高俊是律师,我想,他们的想法与意见也很重要,说不定能帮我分析个子丑寅卯来,所谓的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吧。


  于是我便把早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都告诉他们。


  陈颜想了想,“你确定你昨晚没带男人回家,会不会喝醉了断片了呢。”


  我举起了手,“我对天发誓,昨晚压根哪里都没去,就呆在家里,没沾酒,拿着IPAD追了剧之后,跟张远在微信聊了两句就睡觉了。”


  陈颜跟高俊对视了一下,“如果那男的是小偷,据说有的小偷开锁的手段很高明,有可能不破坏门锁就进来了,大半夜的没找到东西觉得困了,便在床上躺了一会,但看到床上躺着一个美妙的少妇不碰她,也不合情理啊。”


  这时,陈颜眼晴直直地看着我,“你到底被碰了没有?”

 


 点击下面的"阅读原文"链接观看更多章节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