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苏州河畔,上了一名野导游的车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2-01 14:03:42


旅途故事吐槽大赛

-天 荒 夜 谈 第 期 -



身在杭州这座旅游城市,每天都能见到很多外地游客。

公司又正好距离西湖不到5分钟的路程,常被不会用导航的大妈拦下问路。

后来有一天发现,拦我的人里除了大妈,偶尔有几个看走眼的野导。

 

他们有男有女,流窜在十字路口的树荫下,紧盯外地车牌,看准游客装扮。

举着几个知名景点的照片,

在杭州40度的高温天里坚持拉客。

 

几年前,我在另一个有着水乡气质的城市——苏州,

也邂逅过同样热情的野导,并且义无反顾地上了车。

 

后来我为那趟苏州之旅总结了两个字:悔恨


▲知乎上有60多个人回答这个问题

 

 

1/野导的拉客套路

 

当时还是穷学生,在以省钱为宗旨的行为准则下,坚持崇尚自由意志。

 

入住的酒店大概是和旅行社有合作,一个秃顶油腻的大叔常年坐在大堂,桌上堆满廉价传单,有各种上车睡觉下车拍照的一日两日游路线。

 

我们对于那些规划好的行程自然是很不屑的。

 

一大早吃完薄皮厚底焦香的苏州生煎,就直奔第一站——伟大的园林之母,拙政园

 

这时候路边一个年轻小哥突然跳了出来。

 

在杭州,穿西装打领带发传单的,有可能是中介:买房吗?地铁口精装,好户型。


在苏州,通常情况下就是打扮还过得去的野导。

 

“拙政园去不去?”

“一日游全包,一百二,四个景点。”

“车接车送,走哪停哪。”

 

大概是清晨的游人太少,相遇太巧,

被我们一口拒绝后,这个人依然喋喋不休,不依不挠,比推销英语教育的小哥还多跟了好几条街。

 

那时候我们的毅力值还是满格的,直到在拙政园门口看到上面的票价写着:70元/人。

 

下意识地回头问野导:你是多少来着?

 

野导一咧嘴,伸出四个手指:“一百二,四个景点随便逛,拙政园、姑苏水上游、枫桥夜泊、唐寅园。”

 

听上去也确实划算。

 

“有大巴车专程接送,你们自己去还要找车换车,很麻烦的。”

 

野导露出一副童嫂无欺的真诚微笑。

 

交通全包这一点的确切中了外地游客的痛点,而野导看中的也正是不跟团,到了目的地却无从下手的学生党。


我们花了一秒钟陷入沉思,就愉快地交了钱。

 


2/上了车,就是待宰的羔羊

 

野导让我们在拙政园门口等着,与其他游客一起进去。

过了一会果然来了一辆大巴车哗啦啦倒出一堆人。


有三两家庭,几对中老年夫妻,年轻人偏多,看样子都是路上捡的散客。

 

车上的导游换成了一个姑娘,给每个人发了一张贴纸作为标志。

看上去一切都很美妙的观光之旅,就以三倍快进的速度开始了——游拙政园,坐船游古运河......

 

然后导游开始贴心地给我们科普:

“苏州城自古就是风水宝地,你以为苏州姑娘为什么这么水,皮肤为什么这么滑?因为她们从小是盖丝绸被长大的。

国家领导人来苏州住酒店,一床丝绸被就得价值几十万。

不管你有什么病,盖丝绸,包治百病。

 

听得我们这些盖棉被长大的人,觉得自己不止皮肤不水嫩,连灵魂都粗砺不堪。

 

铺垫了一路,导游接着说:

不要为了贪便宜,乱买十元店里的丝绸,那些都是用塑料袋做的。

接下来我带大家去一个地方,某某领导去过的丝绸博物馆,了解一下苏州的丝绸文化。

 

车开了很久,我们下来一看,还以为到了哪个偏僻的革命老厂区,空地上早就停了好几辆旅游大巴车。门口的水泥墙上也确实写着“丝绸博物馆”。



我们跟着导游进到博物馆里,果然是各种丝织品的历史介绍,甚至有两个头裹碎花蓝布的大妈在专注演绎丝绸被的一道工艺。

 

很快展馆就走完了,剩下的90%地方是卖丝绸被以及各类丝绸制品的商场柜台。

 

“一床单人蚕丝被两斤原价480元,折后价390元,三斤的原价580元,折后价490元。

绝对正宗,假一罚十。”有工作人员在讲解,一边拿出化学药水检验。

 

由于导游在这站预留了一两个小时的时间,有些人反正没事干,听着听着也就掏钱买了一床。

 

而我们这车大部分很穷的年轻人,在不买床上用品这件事上出奇统一,馆内也没有凳子可以休息,大家默契地回到了大巴车上。

 

过了一会导游就上来了,劝我们再去逛一逛,来苏州了不能连床被子都不给家人朋友带,太无情无义了。

 

不过车上的人耳朵都有点瞎,大家还是在自己玩手机。

 

导游开始用可怜的语气说:

“隔壁车的行李架都是塞得满满的,你们抬头看看,我们这车空成这样!”

 

我抬头看了一眼,大概有两三床被子躺在行李架上。

 

导游见软得不行,直接破口大骂:

你们这群人就是来苏州骗吃骗喝的,想一分钱都不花,有这种好事吗?@#$!@#&*^%......”

 

车内还是沉默如苏州河。

 

我大概猜测了一下大家此刻的内心活动:

“虽然听上去很侮辱人了,但又不敢上去干一架。

现在下车的话,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知道在哪。

反正就当听不见是了。

 

一车人各怀鬼胎地由着导游在骂。

只有一对刚烈的情侣下了车,表示下午的行程自行前往。

 

眼睁睁地看饭点时间到了,导游终于让司机开车,前往寒山寺,这一站是自由游览。

 

行程里不含团餐,这时导游又推荐了一家海鲜餐厅,并直接把车停在了店门口。

这一次车上大半人都给了导游面子,乖乖进去吃饭了。

 

只有我们几个年轻人,又偷偷摸摸地脱离了大部队,去吃苏州特色小吃,这直接导致了另一场波折。



 

3/ 遇上骗子不可怕,遇上流氓才可怕

 

事实上枫桥夜泊,也就是寒山寺的周边,原本就是开放的,真正的寒山寺进去要另收门票,而这自然没有包在行程内。

 

闲逛了大半圈之后,我们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在这片区域完全没有碰见大部队的踪影,按理说饭应该早吃好了, 估计是又被带去了哪个玉器店、银饰店。

 

联系导游后,她让我们直接去最后一站唐寅园汇合。

 

唐寅园又称唐伯虎文化园,展示一些唐寅文化、吴文化、中国书画文化,是一处很小众的古典园林建筑,据说现在已经被拆迁了。

 

比起苏州其他大名鼎鼎的园林,这里景观不多,毫无特色,但门口往来的旅行团却络绎不绝,里面的猫腻可想而知。

 

导游的目的只有一个,带游客去消费里面的扇子、字画。

 

经常会有中国书法家协会的某知名书法家,随便一幅画都价值北京一套房的那种,一个月会有28天在唐寅园办展览。给游客题字写诗,通通要价不菲。

 

后来才发现网上也有不少人在吐槽,称这是个“披着文化外衣的骗子景点。”



但真正令我对苏州这个地方心寒的,是唐寅园那些流里流气的工作人员。

 

当时我们并没有在门口遇见大部队,看到有几个检票的工作人员在闲聊,就拿出贴纸,问这个团的人有没有进去。

 

而这几个人完全没有理人的意思,有一个翘着二郎腿的工作人员甚至很轻蔑地笑了一声。

 

“我们是和导游走散了。”

“穷逼,没钱还来旅毛个游啊。”

 

那个人扭着头说了一句话,然后周围几个人大笑起来,俨然一副城乡结合部地痞流氓的样子。

 

苏州这样一个秀气的江南园林城市,本该有着温柔、婉约的水乡气质,却被一群毫无素质的野导队伍破坏得一干二净。


旅游市场的过分纵容,让贪图便利的外地游客,只能默默擦干悔恨的泪水,继续上路。


珍爱生命,远离野导。



-End-



有趣有料,意想不到

来吐槽你的旅行故事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