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菊花一紧的真实灵异经历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1-11 17:59:23

我家住在农村,是云南一个偏远得不能在偏远的地方,虽说是云南的但是好多外省的却比我们还斤得多得多。

首先,说说第一个事情吧!那是我爸七岁的时候(我爸现在四十有六了),当时是大集体,什么东西都是集体所有都是拿公分吃饭的,当时的我爸也开始拿公分了,他是跟我祖父和另一个祖爷爷去我们那里的一个山上大坝子去放羊的,日子就这样过着,打打山鸡,打打野兔甚么的。

突然有一天晚上,诡异的事情就发生了,那天晚上还像以往一样,爸爸跟祖父一张床,祖爷爷一个人一张,躺起床上准备睡觉,爸爸突然感觉门上好像有什么东西,他往那里一看。。。。。。

天呐,他还以为是自己看花眼了,揉了揉眼睛,那东西一动不动的在看着他,披头散发,脸很白很白,白得像像一张白纸,没有一丝血色,嘴巴张的大大的,舌头长长的落在左唇,右唇上咬着一个东西,他也看不清楚是什么,两只眼睛挣的很大,几乎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一般,直勾勾的看着他。

“哇:-O。。。。。”这是他的第一反应,这是什么东西啊!我呢天哪,爷爷,爷爷有鬼啊,有鬼,叫完从床上蹭的一下就蹦了起来。

爸爸的这一反应直接打扰到了祖父的休息,祖父起来就抽我老爸,”你个小调皮娃大晚上的不睡觉闹什么啊,看我不抽死你”,一边说着一边抽我爸,可我爸一直看到那东西在盯着他,从没有离开过他的视线,睡在另一床的祖爷爷也感觉到孩子的不对劲了,孩子平时调皮点,但也从没这样过啊!于是就阻止了祖父把爸爸抱到他后面去睡,爸爸就不敢再看门的方向,就背对着门躺下。。

什么?。。尼玛。。哇靠,那张脸又从后面看着他,而且这次更诡异,七窍流血,眼睛里的血就那么划过白白的脸,而且还在诡异的笑着,他怎么也移不开视线上级,又一次哇的哭出来了,这次的哭声更大,两位爷爷也感觉真的不对劲了,马上起来拿起了枪(当时,山里什么也有,狼啊,熊啊,老虎等等,现在也有只是少了,所以当时就允许带猎枪),这下子也吓到了两老人,于是就往我爸指的方向放空枪,拿起长刀就往那方向砍去,闹了整整半个钟头左右,才消停了!

老爸那晚是不敢睡了,好不如意熬到第二天天亮,过了一会儿,我几个爷爷就到了,说我们家族的有个祖奶奶在昨晚吃了毒药死了,让祖爷爷他们回去料理后事。大家可以想象当时我爸他们几个的表情,老爸到了家里以后,就状起胆子去看了一眼,死法跟他看到的一摸一样,然后。。。。

这是我爸小时候就经常跟我说的事情,信不信由你,反正是真的,因为现在他没有骗我。

第一次在这个网站发帖子,自己那些年遇到很多可怕的怪事,一直不敢跟外人说,怕被人看成是不是精神有问题,今天在这里诉说一段自己遇到的经历。
那是2004年,大概是3月份吧,那时候自己和哥哥一起在县城读高中,高一下,母亲在县城陪读,父亲在外地打工,那阵子母亲从县城回到了老家,一般我不怎么回家,有个周五还是周六,学校上完课,我决定回趟老家到隔壁的亲叔叔家一趟,县城到家路上大约一共要一小时车程,家是农村的一个村庄,车子只能通到离家大约4,5里的一个小集镇,剩下的都是乡下土路步行,那天天气不太好,下着那种小毛毛雨,阴天,可能到了傍晚6点左右我到了那个小集镇,当时天色已经看不清路了,
然后经过时,被一个家人经常在他家买东西的一个开小商店的熟人看到了,那个女老板就好心借了我一把矿灯,当时天色已经很灰暗了,没能看清一些他家的一些细部变化,然后我就打着矿灯回家了,离开集镇不远挨着的那个塘埂就感觉到有些不对劲,感觉后面好像有人跟着我,回头拿矿灯照,可是什么人也没有,到后来就发现后面好像有个黑影一直跟着我,心里就开始害怕,然后就这样走几十米拿矿灯回头照一下,到后来越来越害怕,身上淌了很多冷汗,农村那边土坟堆挺多的,一般村庄到村庄间都有不少,从那个集镇到我家的村庄要途经一个村庄,
就这样撑着过了中途的那个村庄然后离居住的村庄大约只有不到500米的时候,在几个坟堆旁边,我又壮着胆子拿矿灯照了一下,看到一个黑影,心里那个吓得。。。。剩下的一路胆颤着回到家,头皮都发麻,到了家门口,看到了叔叔婶婶和灯光心里才安心,到家也差不多7点了。到家后和母亲详细的说了这事。
大约06年还是08年,母亲才告诉我一些我原先不知道的隐秘事情,原来在我借矿灯的那天的大约两个星期前,她家的儿媳妇和丈夫因为吵嘴喝农药还是上吊死掉了,葬礼才举行过一个星期,商店和她家的住所只隔着两三个房间,应该还是有贴着一些门联字帖之类,但是天色昏暗我又急着回家所以没注意到。
我现在记性很差,我母亲的记性一直非常好,所以我现在记得的那些年的很多事的细节都是靠我母亲再回口告知我了。
那两三年~大约03年开始一直到06年,遇到过很多这样的事,这只是其中之一,经常晚上吓得不敢睡觉,要家人陪伴,06年的时候因为我中途贪玩辍学在家,6月份的时候母亲和一位亲戚一起去我们当地周边县市很有名的一位几乎半盲的算命相士那里替我算命,看我是否还能读书,前途之类,那位算命先生听完我母亲报出我的出生年月日之后立马拍桌子发火,说我的家人太粗心大意没尽到责任,说那个白狐神
附在我身上已经3年了,那几年我确实也极其难管,走了很多弯路,然后他交待挂一面镜子在大门门头正中央,还要在我睡觉的枕头底下放7根桃树枝,用红头绳捆着,应该是一捆7根没记错的话,一共是放一捆还是几捆~记不清了,家人当时没告诉我,算命之类的事也是我上了大学后才知道的,当时看到枕头底下的红头绳桃树枝,我还很纳闷,但是感觉渐渐就好了,晚上也不害怕了,所有的都好了,确实如那个先生预言~~我到当年10月份的时候又重回了校园,顺利的上了大学。此后再也没遇到那些年的问题。
补充下:我03年初三下学期的时候开始遇到类似的怪异事情,晚上睡觉老害怕,感觉床边上有东西,和哥哥睡一块都害怕,我母亲很聪明,她自己默不作声的想了个方法~~我们那边农村都世传用那个大概是高粱之类的杆子制作的扫帚能辟邪,然后我母亲连着好几个晚上暗暗的在我床边做了实验,然后她发现只要那个晚上把扫帚对着我放在我床边上我就能安然入睡到天亮,要是没放就肯定又是害怕睡不着。
这些事都是那些年过了之后母亲再次和我说起的,现在想想都害怕,不过之后这些年一直再也没遇到过任何灵异的事情了,现在我每年都去那个先生那里去算一下,他看的很准,上大学期间遇到的很多没和任何人提过的事他都说对了,那时候去他哪儿算是看个人50,看全家100,现在是看个人80,全家150吧,那次他破解估计也就收了200这样子。
还有在04年的估计4月份,也就在这件事之后的一个月发生的令人恐怖的两个小时,我想那个相士说的白狐神应该指的是那次相关的更多,以后再诉说吧,谢谢各位能耐心看完这么一大段文字,祝大家永远都平平安安,不要碰到这些不干净的事。

我读初二的时候,好像是九七年吧,就老听爷爷辈的人说起这事。

据他们说,应该是抗日的时候吧,一队日本兵曾经到过我们镇上,说是查八路和共产党的。结果有大概五六个人被他们抓了起来(其中有两名女性),然后把镇上的人全部集中到了戏台那,当场严刑逼供,要他们说出八路和共党。可能当时我们镇上真没有,结果五六个人,就被日本兵当场杀害了。

这事就过去了好多年,后来戏台被翻修成了镇上的小礼堂,不过小礼堂之后就不太平了。其实平时或者白天倒没什么,只是感觉里边有点阴森森的。可每到大家团圆的时候,礼堂里边就怪事不断了。据礼堂附近的人说,特别是七月十四鬼门开那晚最邪性,其他平常日子还没那么恐怖。

听他们说得那么确有其事,我心里就越觉得这事有水份。于是便究集了三四个,从小胆特肥的发小。约定好,就七月十四鬼门开那晚,去一探究竟。那晚也成了我们几个人,最难忘的一个晚上了。我们几个吃过晚饭后,便到我家集合,我们拿了手电便上街了,一路上,路边都有人在给已故的人,烧香,烧纸钱,感觉街上都被一种阴森,恐怖的气氛笼罩着。到了礼堂门口,大门是锁上了的,只有平时,学校或者社区有演出之类的活动外,是不对外开放的。

我们便来到一侧的窗户边上,因为整个礼堂都是木质结构的,所以窗也是纸糊的。透过窗户往里看,都是一片黑乎乎的,静得让人十分难受。用手电照了下,因为太黑的缘故吧,也只能照到手掌大的地方,但和平常没什么两样,一排排长木凳,舞台也是木板铺的,上面挂着两块很脏的幕布,让人感觉很不舒服。在那呆了两个多小时,什么事也没发生,几个人都觉得别人说的怪事就是骗小孩的把戏,眼看马上十二点了,大家伙准备起身回家了。

这时,突然听到有人在不冷不热的笑,听不出是男是女,当时我认为我听错了,或者是我们的人在故弄悬虚,我便看了看他们,谁知道他们也同时望着我,很显然他们也都听到了,也排除了我们自己人弄怪的可能了,我们顿时心就提起来了,当我们再次仔细听的时候,冷笑忽然成了狂笑,那种肆无忌惮的狂笑,这时,听得出是个男人的声音了,笑了几声,便急转直下,成了哭声,哭得很凄厉,很哀怨,让人听了很心酸的那种。渐渐地哭声变得嘈杂,不像是一个人的了,而是两三个,或者更多。然后又听到哭声里夹着女人的笑声,也是不冷不热的那种。我们手攥着手,头上那个汗呀,都不敢里面看。

经大家商量,我们同时起身,打开手电往里照,可我们打开手电的瞬间,所有声音嘎然而止。里面除了我们手电那几道微弱的光线外,什么都没有。整个礼堂又恢复到之前的寂静。当我们关了手电,再次蹲下时,忽然听到一声巨响,就像重物坠落在舞台上的声音,因为舞台是木地板,所以声音相当大。然后就听到好像有很多人在舞台上跑跑跳跳的,步子很乱,声音也很大。

这时之前的哭笑声也开始渐渐地出现了,这次的声音明显比之前的要大很,好像还夹杂着窃窃私语。突然,舞台下面的也传来,木凳被踢倒的声音,而且这声越来越多,说话声也渐渐地从哭笑声中脱离出来,就是说,踢凳子的声音和说话声是一拨的,而且那声音正在向我们这边逼近,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近,当时我就觉得头都要炸了,汗水怕是有花生粒那么大,这下我们真的崩溃了,根本就没有站起来看的底气了,几乎同时拔腿就跑,一口气跑回单位大院,都不敢往后看一眼。

从那以后,我们几个只要说起那晚,听到就让人汗毛都竖起来的场面,谁都不敢说自己胆肥了。本人说的绝对是真实的亲身经历。

那是1999年的初夏夜晚,吃过晚饭,休息下想去看书,第二天就是初三预选考试,休息的时候,奶奶在收拾碗筷,我一个人走到院子里,隔着通往村子上的路看见喜鹊坝子塘边的柳树边萦绕着很多萤火虫,就觉得不同寻常,生活很多年一直没有看见过,这么黑了,塘边有位亲戚婶婶在洗衣服,觉得画面很漂亮,不过又不经想起,有位村子上的表爷爷的小女儿十几岁的样子淹死在那一块,每到祭奠的日子老人家都去烧纸钱,另外也有别的坟茔,也有插百吊钱纸之类的。

也没有多看多少,就觉得晚了,想看看书,早点睡,奶奶在另一个房间睡,我自己一个人在一个房间睡,我爷爷就去世在我睡的那个房间,11点多,备完书本,就睡了,不一会儿就睡着了,没有知觉的,就进入一个梦,突然就听到有人呻吟,感觉特害怕,半醒之后,觉得是梦,没有什么,但是突然一道闪电透过窗帘把整个房间都照亮了,也能看的见时钟指示在2点多钟,外面起很大的风,中间就伴随着呻吟声,毛骨悚然,而且能听见一男一女呜呜咽咽的哭声,就在我家院子里,非常真实和贴切,真的像书上描述的,一身冷汗,汗毛直竖起来,一动也不敢动的躺在床上,紧贴在被子里,暗暗的祈祷菩萨保佑,爷爷保佑,但是声音还是很贴切,老是一高一低,在哭,绝不是猫发春的叫声,这个我绝对能区分,继续电闪雷鸣,起大风,就是听不见雨声,更可怕!

但是慢慢的时间久了一点,也感觉不那么一味的害怕,混杂着好奇、义愤和害怕,我当时想,这个时候,借着闪电,只要我掀开一点点窗帘,就能看见,真的,无比自信,因为太贴切了,由于担心明天要发挥正常,就不想看,我在想,到3-4点,村子上的鸡像往常一样打鸣我就不害怕了,就说明天亮了,另外,看过的聊斋上有几个故事,鸡叫后,鬼神之类都会停止使役什么的。

然后继续祈祷,用手捂住耳朵不听,一直等到好长时间,风还在继续,闪电也有,突然,村上的鸡开始叫了,那一刻非常的激动,慢慢的越来越多的鸡叫,非常灵验,也真的很奇怪,突然间,没有闪电,风也停止了,哭声也没有了,一切就像没有发生的一样,我实在睡不著,一直又熬到6点不到,天色发白很多,屋外的路边有走路声了,才大起胆子起床穿好衣服来到奶奶的房间,老年人都醒的早,问我怎么这么早,我就问她昨天晚上有没有听到人的哭声,她说没有,然后我就告诉她整个事情,她说是猫叫,我说绝对不是,然后她才相信我说的话,又告诉我,以前老兄弟们在村子上的大草屋里生活的时候,孩子还小,晚上爷爷经常听见这类声音,就叫奶奶说“你听,又在叫了” 而奶奶什么都听不见,她说她一辈子火炕高,听不见。

我就没有再说什么了,吃过饭就骑车去学校考试去了,第二天,奶奶睡在我一个房间,后面的床上,也没有再听见过,以后我高中转去市里面读书,有一天晚上也听见起风,仔细听也有那样的声音,但是不害怕了,因为我确信那是树叶的声音来安慰自己,不过直到现在我能清晰的辨认一男一女就不好解释,另外,为什么鸡一叫陡然一下什么都停止了呢?

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一直都是学术界所探讨的问题。提到鬼,难免要产生恐惧。鬼是什么东西?鬼,在人们的头脑中,往往是指人死后变幻出来的灵魂。它来无影去无踪,生者并非能真正触及得到。世上有些东西不必全信,但不可不信,即使不信也不可亵渎。我虽然从未见过真正的鬼,但在我学童时期,却真实经历过这么一件灵异事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且听我细细道来。

记得那是国小六年级,正值夏日,大家都在午睡,班里一位女同学,已不记得她的真实姓名,只知道大家都叫她雷结巴,突然感到肚子痛,便叫上好友沈妮陪她同行。谁知走到半路,雷结巴突然晕倒。沈妮异常惊慌,正要去扶她时,她却又醒了过来。沈妮以为她是在闹着玩,所以并未在意。雷结巴又说不去厕所了,于是两人便又返回。沈妮心中很是不爽,便当面指责她,她也并未作声,只是神情有些怪异。

两人回到教室后,同学们都还在睡觉,谁知道雷结巴却在班里四处奔跑,并大叫:“都跟我起来。”同学们被一阵喧闹声吵醒,一见是她也都并未生气,她平日里与同学之间相处甚好,也爱开点小玩笑。其中一位同学说道:“雷结巴,你在搞么事。”只见雷结巴眼神怪异的看着他,开口说道:“八嘎,我不是什么雷结巴,我是日本军官xxxx。”可奇怪的是她的声音竟然变了,那分明就是一男人的声音。同学们见她这么一说也觉好玩,便问道:“那你不回日本在这里干嘛。”“当时我战死在这里,没有将尸体遣送回家乡,当地人就把我埋在了这里。本来一切都还好,可后来这里被收购盖了学校,我就被压在了下面,气都喘不过来,还每天都听到读书吵闹声,我要回家、我要回家。”说到这,只见她情绪有些失控,在教室里大发脾气,将座椅都摔倒在地。

刚开始同学都只觉得好玩,这会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这雷结巴是不是发神经了。于是班长便把老师叫了过来,来的是我们的班主任李老师,个头不高,脾气不小。一过来见她在班里胡闹,便大声叫到:“你在搞么事啊。”雷结巴并未理睬他,仍然在班里嬉闹,这时我们校的另位一个老师也过来了,叫张冰霞,就住在我家对面,听同学说的这么过瘾,赶过来看热闹的。见雷结巴不理会李老师,心里有些生气,于是过去拉了一下她的衣服:“你还不得了,老师的话都不听。”只见雷结巴很大力的一巴掌打在她脸上,张冰霞脸上顿生五个手指印,整个一块都红了。可奇怪的是,那脸上的手印却要比雷结巴的手要大得多。李老师见此一幕,很是生气,大声呵斥道:“还管不了你了,叫你妈妈来。”雷结巴依然没有搭理他,刚好班里有一位同学跟她是邻居。主动提出回去找她妈妈。

就这样过了半个多小时,老师校长都拿她没有办法,她依然在那里胡言乱语,具体说了些什么也记不清了,然而同学们都只觉好玩。跟着她一起胡闹。她妈妈终于赶了过来,见女儿如此,眼角也泛起了泪花,大声说道:“你在发么神经啊。”雷结巴见她在发脾气,于是说道:“八嘎,你个女人是谁,敢管老子的事。”这话一出,雷妈妈更加生气,“老子把你养这么大,连妈妈都不认得了。”一巴掌打在她脸上。这一巴掌下去只见雷结巴倒在了地上,正在众人惊慌之时,她却又醒了过来,坐在地上,望了望大伙,开口说道:“妈妈,你怎么来了,我么样了。”大家都听得出来,这才是雷结巴的声音,可听她这么一问都觉得无法理解。李老师说道:“您还是把您女儿带回去吧,我们管不了她。”

至此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雷结巴,关于她,到底是鬼上身还是有精神病,我也无法查证。只知道学校在建校之前确实是战后的一块墓地,而且学校也一直有闹鬼的传闻,说我们顶楼的一个办公室是一间鬼屋,经常有一些奇怪的声音发出,所以同学们都不敢进去。多年以后,我们一起几个伙伴打赌要去鬼屋看看,等进去后才发现里面是一间藏书室,才想起之前学校要收集书籍建藏书馆,可后来从未在听闻过任何消息,里面的书还不少,也有找到我捐献出来的书籍,至于图书馆为何没有开放,那也就不得而知了。

下面文字是老汉亲口给我讲的经历:

那时我才20多岁,刚调到一家单位上班,单位给我分了间单身宿舍。

我年轻的时候,那时大家都没有钱,特喜欢骑自行车,我好容易买了辆自行车,有次,我把链条骑断了,我就去自己宿舍隔壁的电工房去修,当时经济不发达,大家都是住平房,我住的宿舍和工作地方不分开,旁边就是电工房,张师傅在电工房工作。

大约晚上8点左右我去电工房后,发现张师傅今天不在,因为明天还要用车,我就回到宿舍,边休息边等张师傅回来,睡了一会,大约1个小时的样子,我听见隔壁电工房大门上的大铁锁有晃动打开的声音,我想张师傅肯定回来了,我就兴冲冲跑过去一看,电工房大门上的大铁锁没有晃动没有打开,更没有张师傅。

每天因为张师傅一般都是这个点过来加班的,我又回到宿舍躺着继续等,睡了一会,大约1个小时的样子,我又清楚的听见隔壁电工房大门上的大铁锁有晃动打开的声音,我想张师傅肯定回来了,我就兴冲冲跑过去一看,电工房大门上的大铁锁仍然没有晃动没有打开,还是没有张师傅的身影。此时天已经全黑了,这排房子就我一个人在,我想,别不会隔壁是小偷在偷开电工房的门准备偷东西吧,我又回到宿舍把宿舍门关上,留意着隔壁的动静,躺着继续等张师傅。

大约过了10分钟的样子,我宿舍的门“吱呀”一声开了,我睁眼抬头一看,门外漆黑一团,没人呀,好像有点风的样子,我过去把门关上,刚躺下大约过了10分钟的样子,我宿舍的门“吱呀”一声又开了,我睁眼抬头一看,门外漆黑一团,我出门看看,没人也没风呀,估计是谁家的小孩在恶搞,我在再次关上门又躺下了。刚躺下大约又过了10分钟的样子,我宿舍的门“吱呀”一声又开了,我再次睁眼抬头一看,门外漆黑一团,我出门看看,什么人都没,张师傅也没回来。我回到房子,我总感觉房子里不对劲,总感觉好像有人的样子,我心里突然有种恐惧感。我出了宿舍锁了门,我想,车也不修了,今晚回父母家住去了,车明天再修吧。

等到第二天中午,我再次来到电工房,张师傅今天在,我就请张师傅给我修自行车,他边修,我边把昨天在隔壁宿舍等他时,听见有人开电工房的门和我宿舍的门自动开的事情告诉了他。

张师傅听了眼瞪的老大,等了半天才给我说了原委。其实我住的隔壁的单身宿舍,去年有一家三口,带着一个小男孩的夫妇住在那间房子里,小男孩调皮的很,对隔壁张师傅的电工房里的机器部件特感兴趣,经常没事就跑过来摆弄着玩,张师傅不在时,小男孩经常就摆弄着电工房的大铁锁玩。

后来有一天,那家女人带着小孩在家做饭,没想煤气闪暴房内失火了,火很大,等那家男人回来救生时,房间内两个人都没跑出来,当时那男人死活要撞开房门去大火的屋内找老婆和小孩,但大家拉住了没让他进,后来,由于那男人由于太伤心,就在隔壁宿舍里的屋梁上,上吊死了……张师傅还说,算算日子,昨天应该就是去年隔壁发生失火的日子,时间刚刚过去一年整……

李师傅还说,当时听到自己的宿舍还发生有这么一个事情,头皮都发麻,不过现在想想都过去30年,也没什么可怕的了。世上的很多怪事,科学是解释不清楚的,信则有,不信则无……

我听了保安李老汉的经历,我也相信“世上的很多怪事,科学是解释不清楚的,信则有,不信则无”,不过我还是头皮发麻,腿发软,我还是赶紧办理出院吧……

入冬了,下了第一场雪,我家住的那片位置有很多部队,在那边路上经常可以看见身穿着绿色军装的军人和军车来来去去的。前阵子,大约凌晨3点的样子,我送朋友上了飞机,然后独自开车回家,快走到我家小区后门时,我忽然发现路边有一个身穿着绿色军装的军人在向我车招手,意思是想打顺风车的样子,透过车窗,我看见是个女军人,个头苗条,不高不低,不胖不瘦,虽然是夜晚,可以清晰的看见她脸很白,但脸无表情,招手的样子有点机械化。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当时不知道怎么滴,就把车很自然的在她旁边停下了,没等我停稳,她已经很轻巧的打开我车后门,坐在后排上,平静毫无表情地说:“帅哥,能把我送到水磨沟公园吗?”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了,好象是背负了什么使命一样,有种无法拒绝的感觉,我回答说“好的”,并调转车头向水磨沟公园驶去。(写到这,我要声明一下,我是有正当职业的工作人员,我也没有跑过黑车,要说天刮风下个雪,我作作好事当当“顺风雷锋”拉个人,这事是有的,但这次我大约有3分钟的车程就要到家了,而且水磨沟公园和我家是反方向的,而且还要经过东山公墓,都这么晚了,我没有想当顺风雷锋的想法,)

在开车的过程中,我透过车的后视镜向后看了这个女军人一眼,她看着窗外,人挺漂亮,脸很白但丝毫面无表情,感觉很酷的样子,我想,一般漂亮女军人都这样吧?我又想,能住在水磨沟公园周围小区的人都是有钱人,那地方背山靠水,地价相当高!这个女军人估计工资也不低!

这时天已经很晚了,跑上没有一辆车,我静静的开了几百米,为了打破沉默不语的环境,我边开车边给她答茬。

我问:“你是军人吧,当了多久的兵了?”

她只是“嗯”了一声,没有回答。我透过车的后视镜向后看了这个女军人,发现她一动也不动,眼睛看着窗外,只是身体随着车体的晃动机械的跟着晃几下。

我又问:“这么晚了,你刚在部队上值班才结束吧?”

她还是没有回答,只是“嗯”了一声。我再次透过车的后视镜向后看了这个女军人,发现她跟刚上来时的坐姿表情一样,一动也不动,眼睛看着窗外,只是身体随着车体的晃动机械的跟着晃几下。我心里犯滴估了,这女军人也太酷了吧!不过偶也想的通,人家部队有保密责任嘛。

又开了几百米路程,车外很快起雾了,空气中好像汇集了很多白烟白雾。我打开了远光灯,免强可以看见前边的路,唉,靠近公园的地方就是湿气大……还安静没有一点响声,我再次透过车的后视镜向后看了这个女军人,发现她还和刚上来时的坐姿表情一样,一动也不动,眼睛看着窗外,只是身体随着车体的晃动机械的跟着晃几下,象木头人一样。我突然感觉车内静的可怕,车发动机的声音都几乎听不见了,车外一个人和车都没有,我甚至都产生了有点恐惧的感觉。正想着想着,我突然发现车前方的路面上有个阴井没有盖子,我连忙打方向想绕开,没想到车体据烈的震动了一下,卡住开不出来了……

我连忙下车看了一下,右前轮大半个轮子掉进阴井里了。看这情况,如果不来其他一辆车帮忙拖一下,或者倒车时,有人在车前在前面推一下,开出来是不可能的。可是大半夜的到哪找其他车帮忙拖一下?

我突然想到了,我车后面坐了个军人呢,干脆让她帮忙开着我的车倒,然后我在前面推吧。我连忙打开车后门,发现车后排没有任何人!不可能吧,这女军人啥时离开的,跑的也太快了吧。可是一想,不对呀,我才下车半分钟不到,她如果想离开,我也能看见她下车呀?再说她是军人,不可能见死不救、自个跑了,她为什么不辞而别?

我再一抬头看周围,发现车刚刚到达东山公墓附近,雾很大,能见度只有十几米,阴森森的感觉,奇了怪了,难道见鬼了?我冒了一身冷汗,连忙上车,我加了一脚油,试了试倒了一下车,突然车开始向后移动了,我又加大了油门,车竟然从慢慢的从阴井里倒出来了,好像有人在后面推在前面推一样,很快我就脱离了阴井。我不敢停留,调头加速朝住的小区的方向驶去,在开车的过程中,路上的雾已经没有了,我好象始终感觉车后排座上,有个人……

那是3年前的7月,那天是我的生日。我跟我好多朋友一直玩到半夜2点多,2点多我们还在一起吃饭。

说也奇怪,原本很高兴的我就感觉很不舒服,就好像要感冒了似的,身上发冷,能感觉到衣服里面还有冷汗。(当时是7月,根本就不会冷的)总之就是想回我房子,想睡到被窝里。于是我硬说服大家,让我先回去。

走出饭店,我还抱着一个大娃娃。但是还是感觉冷。还有点昏昏的,所以也没有打车,就往回走。等我走到我房子楼下大门口,猛地才发现我身后紧紧地跟着一个男的,有20多岁,没有表情。吓了我一跳!我看了他两眼,他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我,我赶紧回头不看他,就按响了门铃。

房东睡眼惺忪地给我开了门,还说了一句:“我以为你今天不回来了。”我没回答就直接上楼。(我在5楼)那个男的还是紧跟在我身后,我上第3个楼梯他就上第一个楼梯,我甚至能感觉到他挨着我。

他很陌生,不会是我们楼上的。而且一向多事的房东也不拦住他问问,我有点想快点回到房子。走到3楼,我本能地回头看了他一眼,他还是上着楼梯在我身后,而眼睛好像一直也没离开过,直愣愣地看着我。我一下有些紧张,我就一步上两个楼梯终于到了我房子门口,我迅速地开了门,连灯都没开,就进去“啪”地把门锁上。

我转身关门的时候还看见他往楼上走,他还是在看我。我莫名的害怕。我就站在我门后,好几秒才想起把灯打开。但是我却突然想起,我在5楼,再往上就是楼顶了,这么晚他上楼顶干吗去?而且楼顶是上锁的,只有房东有钥匙。

我就一直站在我门后,也不敢坐下。我静静地在听,外面没有一点动静,脚步声,开门声,下楼声...什么都没有。我在床边坐了几分钟,刚才在饭店的那种发冷出汗的感觉又来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就想,我今晚绝对不能睡在房子,我要出去。

于是我赶紧打通我朋友的电话,就又出门了。下楼时,我一直没敢回头看,只觉得很恐惧,我朋友那边似乎听不到我说话,不停在:“喂”。我只顾说我自己的,跑到楼下,我又要叫房东起来开门,房东很无奈,问我:“你干什么去?”我就想起来问房东,我说:“刚才我回来的时候是几个人啊?”房东好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我,说:“你自己不知道啊?”我又说:“那个你楼顶上有个人,你去看下是不是小偷。我先走了。不用留门了。”我就跑了出去... ...出去找到我朋友,他们都说那肯定是个人,说不定真是贼呢。

第二天中午我回去,房东就拉住我说:“昨天楼上什么人也没有,还问我出门怎么不关电视?”我楞住了,我昨天都紧张成那样了,哪有心情看电视啊,我根本就没开过电视。可我没敢说。我回到房子,实在很累,就睡了```等到晚上起来穿衣服的时候,无意中发现我的衣服上有几个血点,好像溅上去的一样。我在想我没有把什么弄破,我朋友也没有受伤啊。却又看见我昨晚抱回来的大娃娃的耳朵上和脚上都有血点,还不少。

我吓了一跳,实在不知道是哪来的血。我就赶紧打电话叫来我朋友,把事情告诉她。她也说真奇怪,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我换衣服的时候她看见我身上也有两小点血。都干了......把她吓的就让我去她家跟她住了。

我把我那个娃娃也扔掉了``

1,上初中时候,我经常去苏州叔叔家过暑假,常和叔叔的儿子出去到处游玩,苏州古城古迹甚多,由于有给苏州市民发的园林券,后我才得以免费进园(检票员还非要让我说两句苏州话,幸亏我妹妹教了两句吴侬细语方才过关)。

其中有个虎丘剑池,有一次我和我弟弟还有妹妹我们三人去那边游玩,后来绕到虎丘后面有个寺院,貌似记得叫华岩寺,要说的是我的弟弟比我小一岁也是初中生按照现在话讲叫非主流,总之就是叛逆少年吧,喜好偷偷抽烟,之后我们就进了貌似是大雄宝殿的大殿,我那时还不信佛,只是遇到就有样学样的学人家拜拜,佛前有个功德箱,我好像也有样般的投了些钱,这里要说的是我那个非主流弟弟,也投了,可是他投的不是钱,而是随手拿出的一根香烟,我说这怎么行啊。他说没事。

我心底下想这不是对神明不敬嘛,因他一贯嘻哈作风,后也就没有过于在意。

逛了一会儿我们就出了大殿,往景区的出口走。。奇怪的事情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不知从哪儿飞来的一只胖胖的大黄蜂,嗡嗡嗡得向我们三人呼啸而来。。。并且单单就在我弟弟身边转啊转,我们仨当然大惊失色,尤其我妹妹吓得,这个时候那个大黄蜂貌似选准了目标不偏不倚的对着我弟弟方才往功德箱里放香烟的手指上就是一口。然后很从容滴飞走了。。

2,第二个事也是发生在我上中学时候,那个时候我和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一起住,是在一个部队的大院(这片大院以前曾是清朝,民国,刚解放初期的三个历史时代的监狱),我们住的是那种苏联式的小二楼,是在推平修整后盖起来的一片干部楼,当时我自己独自住在一个房间,房间里有床,立柜和电脑,电脑桌,是那种上个世纪买联想电脑送电脑桌的那种蓝色塑料面板的电脑桌,有的同修朋友也许也有用过。

我要说的是夏天的某一天晚上凌晨了我仍然睡不着。玩过电脑以后,就看看报纸还是睡不着,就接着看书,就这个大约半夜三更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我就听到好像有手指像是弹钢琴那样波动手指在敲击塑料电脑桌的桌面,咯哒咯咯哒咯的响,(额要说明的是这个时候部队的大院里是鸦雀无声的。我的房间内更是静的只能听到钟表的滴答声)一开始我没有在意,这个像是手指在敲击塑料电脑桌的桌面的声音,停了一会儿,又开始敲,这个时候我既怕又要充胖子表现出不怕于是乎就大喊了两声 tmd,谁啊?谁?tmd。。。。此后就没有声音了。

3,第三个事情是也是发生在我初中时候,当时我们住在一楼是那种独栋的带小院子的二层小楼,那是1997年1月份,我的爷爷去世了。

我和爸妈住在一个房间,外面就是小院,有一天晚上窗户外面我就隐约听到有人很虚弱的呻吟的声音,唉,唉的。就是那种长期肺病的人的痛苦的声音。。这事发生在我爷去世以后的几天之后的一段时间。

4,第四个事情是我参加工作1年多以后,这时我已经在天津工作了我和妈妈一起住。就那个时候我有了一个女朋友,我和女朋友住在一个房间,我妈妈住在另一个房间。

我的床一边是靠着墙壁,床尾对着房间的门,抬头就可以看到床尾和房门,不是正对着,具体我发了图片了。我就是在A的位置,我的女友睡在B的位置,我妈妈在C的位置。

我想说的是夏天的某一天晚上由于蚊虫和炎热我恍恍惚惚听到有动静,在睡眼惺忪的状态下发现我妈妈穿着白色的真丝睡衣,走进来。缓缓走向我女友睡得方向,好像是在她后面依偎的也顺势躺下了。由于实在太困我也没在意,就继续睡了。。

第二天下班回来我就问我妈是不是昨天进来睡在XX身后了。她说怎么可能。。好好的,说我看花眼了。但仔细一想也有点不可思议。因为我女友睡得那个床是那种沙发床,放开放平变成床,一个人睡都很窄小,怎么可能后面再睡一个人?至今我也对那晚看到的不置可否。

5,第五个事情是发生在我工作几年以后,在家中的卧室里,一天晚上我关了灯独自一人坐在佛龛前的地藏菩萨像前诵念地藏圣号,当时是熄灯拉了窗帘,我有时喜欢这种宁静寂静的感觉。

当念到很投入的时候。。没有睁开眼,但是感觉到面对着的地藏菩萨像有一道光闪了一下,我赶忙睁开眼,确也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只是那个光在一片黑暗中太让我感到意外了。

那年夏天,放暑假,几个小伙伴,在一起玩耍,小时候好奇心比较重,对鬼神之类的东西特别感兴趣,我们童年的时候也没有什么玩具,所以也比较无聊,于是有个年纪大点的小伙伴提议去坟场玩耍,(当时正是大白天,我们也没多想就同意了一起去,)坟场里大概有好几百座坟,有一些坟没有墓碑,属于无名坟,也很少看到有人拜祭,我们就一个一个的坟看。

突然大家对一座坟特别感兴趣,那座坟,墓碑比较老,而且很大,一看就是有钱人家,再仔细看看,还是清朝末期时下葬的,(我们当时还开玩笑说,里面会不会有古董)就在这时,有个小伙伴突然觉的肚子痛,就直接在那座坟的墓碑前大便,完了就用地上的那些没烧完的冥币擦屁股,我当时就跟他说,这样不好,(小时候爷爷奶奶经常跟我说,对去世的人一定要尊重,所以我经过自家亲人的坟前,都会鞠躬或者磕头)可是,那个小伙伴就是不听,还取笑我胆子小,我当时看那座坟总觉得有些奇怪,心有余悸,心里还默默的说不关我事,别找我之类的话。

不知不觉天快黑了,我们也就回家了,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就跟我妈妈说了白天的事情,我妈很严肃的跟我说,以后别去那种地方,还揪了我耳朵,说着说着,有人敲门,我去开门,一看是那个小伙伴的爸妈,他们进门之后就问我,怎么回事,我当时以为怎么了?然后就把白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父母,他父母当时也没怀疑中邪了,他们就叫我爸妈去他们家看看,说小孩子不知怎么就生病了,疼的在床上直哭,我一下子愣住了,心想会不会跟白天发生的事情有关系,就跟着我爸妈一起来到小伙伴的家里,(我爸妈对这些比较懂,经历的多)过去就看到我的小伙伴在床上翻来覆去喊肚子疼,我爸妈问,看医生了没,他父母说,打了针了,但是没效果,我妈又把我们几个人去坟场玩耍的事情说了一次,他爸妈一听也知道,中邪了,(当时我那小伙伴,就觉得肚子痛,想大便,可是怎么都拉不出来)。

然后我爸就说,一起去坟场,当场赔不是,我一听老害怕了,都天黑了,谁敢去,但是也没办法,只好去了,我小伙伴的爸妈抱起小伙伴,我们就一起去了坟场,去的路程中,我一直抓住我爸的衣服,不敢松手,大概半个小时,到了坟场,我爸让我指出那座坟,我爸仔细的一看原来是他朋友爷爷的坟,就点燃了三支香烟,倒插在地上,还在墓碑前倒了一瓶白酒,然后让我和那个小伙伴,跪在坟前钱纸钱,(嘴里念到,谁谁他爷爷,别跟小孩子计较,多烧点钱给你用用,之类的话,然后我就看到烧的纸钱都飞了起来,当时没有风,)纸钱烧完了我爸就让我就跟我小伙伴在坟前磕头,然后就准备回家了。

走到半路我那个小伙伴突然蹲在路边,啪啪的拉起了便便,那个味道臭死了,把我熏死了,我跑的老远,方便完以后,他就好了,肚子也不疼了,真是太邪门了,跪拜!跪拜!跟我没关系!希望大家在以后在这方面注意点!阿尼陀佛!

这件灵异事件,也是我亲身经历的,(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总是经历这样的灵异事件,经历的这些灵异事件也给我的童年带来了不少恐惧)。

事情大概发生20年前吧,那个时候农村建设不是很好,人家也少,隔好远才有一户人家,还有不少草屋,有些人家连电都没有,我家用上了电,但是也经常停电,有时候都点油灯取亮,一到天黑,乌漆抹黑的,怪吓人的,所以晚上我们也很少出门,那天也是快过春节的一个晚上,我爸爸在村里开会,顺便领工资,发福利,(我爸是村里会计,所以经常在村里工作,工作后偶尔也在村里吃饭)大概十一点了吧,我妈见我爸还没回来,有点担心,怕我爸在村里酒喝多了,那个时候家里也没装固定电话,所以只好去村里找我爸。

冬天的晚上蛮冷的,寒风入骨,风高夜黑,月光也不是很亮,我妈叫我跟她一起去,因为我妈一个人走夜路也害怕,(村部所在的地方比较偏僻,要走好几里路,还要路过一片小树林,据我所知,树林里还有几座孤坟,晚上一个人走很是吓人)我一个人在家呆着也害怕,就跟我妈一起去了,(没有手电筒,唯一的一个手电筒,被我爸拿去了,)走着走着,我有些困了,我妈要背我,但是我还是蛮懂事的,没让我妈背我,就就拉着我妈的手边走边跟我妈说话。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那片小树林,我心里慎的慌,估计我妈心里也是,因为那地方太荒凉了,说是巧,正是巧,想什么就来什么,怕什么就来什么,我突然听到有个小孩子在哭,我问我妈听到没,我妈也小声的说听到了,我妈叫我别说话,继续走,就这样离那哭声越来越近了。

我隐隐约约的就看到有个女的坐在那里,穿的什么衣服没看清,就看清一个人影,怀里还像抱着个小孩似的,我很害怕,一直拉我妈衣袖,我妈一把我抱起来,大声的问到,是哪个啊!大半夜在这里干什么,没有回应,就一直在哭,我妈感觉不对劲,抱着我头也不回,迅速的通过了,(我姨婆说我妈人好,心地善良,还有我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喜欢我家,都夸我妈贤惠孝顺,他们去世的时候都说了差不多一样的话,保佑我妈,保佑我一家)。

我那个是时候心里就默默地喊着,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保佑我,没想到真的就过去了,一点事情都没发生,就这样我们心慌的到了村部,果然不错,我爸正在和村里几个干部在喝酒,我爸一看是我妈和我,自觉的很,立马不喝酒了,说实话那个时候我也饿了,更何况还有肉吃,我眼馋的不行了,我舅舅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迅速搬了两个凳子让我和我妈坐下一起吃,(我舅舅是村书记,所以吃饭自然少不了他)。

我坐下就迅速吃起来,吃的老香了,吃的几乎忘记了刚才发生的事情,我妈没吃,好像有点生气,又好像还有点心有余悸,就坐那边看着我吃,就这样,大概又过了一个小时左右,饭吃完了,大家各自回家了。

我爸推着自行车,(那个时候有自行车就不错了,凤凰牌自行车,老拉风了)但是我爸没有骑车,因为喝酒了再加上晚上视线也不好,所以就推着车,我就坐在后面坐凳上,感觉就像现在坐在宝马车里一样,还特别温馨,边走我妈边唠叨,让我爸以后少喝点酒,因为我爸有次晚上喝酒把车骑到河里了,把家里吓得不轻,所以我妈经常担心他,(不过现在很少喝了,年纪大了,心脏也不好,不怎么喝酒抽烟了,)。

就这样,边走边说,又走到那个树林了,我这时才突然又把刚才的事情想起来了,不由的又害怕了起来,(但是没有刚才害怕,因为现在有我爸爸在)我妈也不说话,就一直走着,我爸还不知道,刚才的事情我们都没和他说,不过这次倒没有听到小孩子的哭声了,也没看到那个女的,我想可能女鬼害怕我爸爸吧,可是不然。

没过一会我就看到有一个像人一样的东西在树林旁边的草地上转来转去,就一直在那转,我爸没在意,就一直推着车走,我妈就一把拉住我爸,让他往那边看,我爸喝酒了胆子也大,把车放好,让我妈看着我,他自己就走过去了,那一刻,我觉得我老爸好威武,(老爸带了手电筒,不过不怎么亮,灯光暗黄暗黄的,最多照几米远,)我就跟我妈站在路上看,突然我只听扑通一声,那个像人一样的东西掉池塘里了,当时天黑也不看清楚,我妈也吓了一跳,只看到我爸拿着手电筒,迅速的跑了过去,拿着手电在那个小池塘里照了几下,就喊我妈,说有人掉下池塘了,我妈听了立马抱着我跑过去。

刚跑到那个池塘边上,我爸已经把人拉上来了,(那个池塘不深,以前就是个小水塘,后面老有人在那边挖土,就变得大了些,)我爸用手电筒仔细的一照,原来是我们村里那个杀猪的,当时正是大冬天啊,那个杀猪的冻的浑身直哆嗦,身上都是泥巴,全身酒气,我爸妈也没问什么,以为他喝醉酒了,就把那个杀猪的,带到我家去,给他取暖先,冻了感冒也不好。

我妈就给他烧开水洗脸,我爸拿了套旧衣服给他穿上,我妈给他倒了杯茶,那时差不多深夜了,折腾了一会,那个杀猪的也差不多恢复了正常,就坐下来取暖,那个时候都是烧煤炉取暖,我妈就问他怎么会掉到池塘里,问他是不是喝醉酒了,那个杀猪的的说,他去给一户人家杀猪,杀完猪就喝了点酒,也没喝多,就准备回家了,谁知道走到半路(就是那个小树林)感觉隐隐约约的听到一个小孩在哭,还有个女的好像在哄小孩,他当时也知道那个地方有点邪门,所以他就想快点走开,可是他感觉他走了好久都走不出去,(他说他知道自己撞邪了,他就破口大骂,说他是杀猪的,别惹他,可是好像没什么用)他还是走不出去,反而感觉更慎的慌,还累的不行,他说他刚准备坐下来歇下,抽支烟再走,就看到有道光朝他走来,他就准备朝着光那边走去,谁知道感觉像是有人在后面推了他一把,他就掉池塘里了。

我妈当时听完就说了,我也抢着说,我们刚才也听到了,但是没发生什么事情,我爸听了,也不觉得颤抖了一下,因为我爸经常要从那个地方过,以前也遇到过类似的事情,但是没那么严重(我爸有一次回家也是的,也是半夜了,到家门口,没进门,满头大汗,我妈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话就让我妈拿两个碗给他,他往地上一丢,然后说了句,他到家了,叫谁谁别跟着他了,我爸说他也是骑车到那个小树林,感觉越骑越累,最后骑不动了,好像后面坐了人似的,他就不停的按车铃,最后还是骑到家了,那时也是冬天)。

后来我爸很少深夜回来了,要是晚了就在村里住,(现在那个树林被推掉了,改成了农田)那地方也没那么邪门了,那个杀猪的现在对我家很好的,说我家救了他一命,要不然说不定他就死掉了,所以我家每次去买猪肉,都会便宜点,有时候还会多给,时不时叫我爸去吃饭,我也蹭了好多次,总而言之,我就觉得,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身正不怕影子斜,所以大家多做点好事吧!写的有些乱,大概经过就是这样的,大家将就着看吧!


长按下方二维码,快速关注微信。

喜欢昙记万事屋宝贝的朋友,长按下方二维码,直接进入店铺。多款热卖物件儿,包邮送礼。如果您有灵异经历,欢迎与我们分享,一经采纳,均有礼品相送。


详情可以微信咨询小白wangtantan520520



发表